姜迎春: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 科学辨识错误社会思潮

姜迎春 2018-02-10 浏览:
同错误社会思潮进行斗争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一项重要工作,对这一工作的任何懈怠和失误都会给党和人民的事业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招致失败。全党必须坚决捍卫党的基本路线,对否定党的领导、否定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改革开放的言行,对歪曲、丑化、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言行,对歪曲、丑化、否定党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人民军队历史的言行,对歪曲、丑化、否定党的领袖和英雄模范的言行,对一切违背、歪曲、否定党的基本路线的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

姜迎春: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 科学辨识错误社会思潮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实践进程中,错误社会思潮严重泛滥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这个成绩来之不易。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由于多年的积累和沉淀,错误社会思潮的存在将是长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错误社会思潮的斗争也必然是长期的,其间我们仍会遇到种种矛盾和困难。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是错误社会思潮的重要理论特点,辨识和批判错误社会思潮应紧紧抓住这一重点,科学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一“看家本领”,透过纷繁芜杂的理论表象看清错误社会思潮的本质。

一、正确把握虚假意识的颠倒性

不论是何种错误社会思潮,它在理论上总是要以一定的“精神武器”为基础,比如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理论就是多种社会思潮共同的“精神武器”,这个武器成了许多人的精神信仰,他们以为运用这个武器就可以战胜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这些人的错误就在于他们根本不顾社会存在和社会历史的发展,即割裂社会意识与社会存在的有机统一。割裂思维和存在的联系,思维就成了超越存在并凌驾于存在的东西,这种颠倒了思维与存在相互关系的思维就是虚假意识。

恩格斯在1893年7月14日致梅林的信中,深刻揭示了虚假意识的发生学原理,“意识形态是由所谓的思想家通过意识、但是通过虚假的意识完成的过程。……因为这是思维过程,所以它的内容和形式都是他从纯粹的思维中——不是从他自己的思维中,就是从他的先辈的思维中引出的。他只和思想材料打交道,他毫不迟疑地认为这种材料是由思维产生的,而不去进一步研究这些材料的较远的、不从属于思维的根源。而且他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在他看来,一切行动既然都以思维为中介,最终似乎都以思维为基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26页)在各种错误社会思潮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恩格斯所揭示的这种理论现象即“虚假的意识完成的过程”。在这里,某种思想被独立化、抽象化和普世化。比如,“经济关系反映为法的原则,同样必然是一种头足倒置的反映。这种反映是在活动者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生的;法学家以为他是凭着先验的原理来活动的,然而这只不过是经济的反映而已。这样一来,一切都头足倒置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02页)在西方宪政民主思潮中,一些人不研究西方宪政民主产生和发展的社会环境和实践基础,不研究西方宪政民主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相应的政治制度的内在关系,一味强调西方宪政民主的普世性。近代以来,中国走上了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社会发展道路,形成了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文化,而所谓西方宪政民主理论和社会主义道路、制度与文化是根本不相容的。

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每一个学科的发展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材料,“这些材料是从以前的各代人的思维中独立形成的,并且在这些世代相继的人们的头脑中经过了自己的独立的发展道路。当然,属于本领域或其他领域的外部事实对这种发展可能共同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这种事实本身又被默认为只是思维过程的果实,于是我们便始终停留在纯粹思维的范围之中,而这种思维仿佛顺利地消化了甚至最顽强的事实。正是国家制度、法的体系、各个不同领域的意识形态观念的独立历史这种外观,首先迷惑了大多数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27页)各种错误社会思潮也是“始终停留在纯粹思维的范围之中”,它们“完全不越出思维领域”,本应是出发点的社会存在成了它们随时消化的对象,颠倒了思维和存在的关系,必然导致思维错乱,必然导致在理论与实践、历史与现实相互关系上的认知错乱。在当前中国的现实中一些人之所以会对错误社会思潮津津乐道,就是颠倒了认识与实践的关系。

二、正确把握历史创造的条件性

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这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事物存在和发展的一个基本观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人类创造历史的理论严格贯彻了这一基本观点。恩格斯在1890年9月21—22日致布洛赫的信中,对历史创造的条件性作了科学阐述,“我们自己创造着我们的历史,但是第一,我们是在十分确定的前提和条件下创造的。其中经济的前提和条件归根到底是决定性的。但是政治等等的前提和条件,甚至那些萦回于人们头脑中的传统,也起着一定的作用,虽然不是决定性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6页)由此可见,一定的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是我们创造历史的前提和条件,起决定作用的是以一定的生产方式为核心的经济因素。那些信仰错误社会思潮的人,也想创造历史,但是他们是想在脱离前提和条件下创造历史,具体到当代中国,就是表现为脱离中国国情创造历史,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姜迎春
姜迎春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