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网络渗透左右舆论,严重威胁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夏自军 2018-02-03 浏览:
作为互联网的起源地,美国利用其拥有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规则制定权、文化话语权等优势,对华输出“网络自由”理念,进行文化和意识形态渗透; 扶植亲美网络舆论代理人,左右我国网络舆论导向; 研发“网络自由技术”,突破我国网络关防; 把“网络自由”与我国网络审查制度挂钩,或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 结成价值观同盟,形成威胁我国网络安全的国际氛围。美国“网络自由”渗透形式多样化,导致我国国民信仰危机或信仰转移,网络意识形态话语权和领导力受到冲击,网络意识形态争论频率加大并呈现网上与网下并行的态势,以及网络舆论管控难度加大。因此,应对美国“网络自由”及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必须揭穿美国“网络自由”的虚伪性、欺骗性,增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保障能力,构建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风险防范与预警体系,坚持一手抓“技防力量”、一手抓“心防力量”。

据维基解密网站公布的文档显示,美国极景公司研发的翻墙软件“无界浏览”( 简称“无界”) ,被指具有“法轮功”背景。“无界”是在加密技术基础上,采用动态节点技术获取与境外网站联通的IP地址表,并通过该地址表与软件开发商“美国极景公司”的后台根服务器连接,从而达到访问境外网站的目的。“法轮功”网站宣称,一些翻墙软件,如自由门和无界网络,是两家由“法轮功”成员建立的公司开发的。[4]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010 年5月12 日报道,美国务院向“法轮功”设立的软件公司拨款150 万美元,协助其研发“翻墙”软件。[4]

总之,美国与我国境内的法轮功等反动势力内外勾结,遥相呼应,千方百计地研究“破网”技术,突破我国网络关防,通过捏造事实、造谣中伤、恶意攻击等手段诋毁我国的意识形态,企图达到弱化、消解我党在思想政治工作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力、影响力。

(四) 把“网络自由”与我国网络审查制度挂钩,或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

把“网络自由”与我国网络审查制度挂钩,是美国对华“网络自由”渗透的惯用伎俩。现实社会中没有绝对的自由,虚拟社会中也没有绝对的网络自由。网络自由的边界是法律,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没有不受法律监管约束、完全放任自由的网络。互联网是国家重要基础设施,中国境内的公民、法人和社会组织在享有网络自由的同时,也应当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依法对网络进行审查是国际通行做法,中国对包括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道德的网络内容进行审查是合理合法的。但美国往往把“网络自由”与我国网络审查制度挂钩,对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如,有美国官方支持背景的互联网巨头谷歌打着“网络自由”招牌,以遭到黑客攻击为由栽赃中国政府“幕后操纵”,进而攻击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并以此为由退出中国市场。而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就“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演讲,指责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公开支持谷歌玩政治把戏,干涉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把“网络自由”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是美国对华“网络自由”渗透的又一重要形式。美中分别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的经贸合作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推进器”,两国经济相互合作,两国贸易互利共赢,不仅对于各自的发展至关重要,对于全球的经济发展都有重要意义。但美国常常把“网络自由”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在对华贸易和投资中夹带“网络自由”私货,中国无疑正成为这种捆绑销售的一个主要受害者,中美关系无疑也将会受到重大影响。近年来美国对中国企业跨国经营活动进行限制,就是以阻碍“网络自由”“信息流动自由”为借口。美国财政部前执行秘书长泰娅·史密斯就对新华社记者坦言,美国把“网络自由”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等某些贸易限制措施,“可能会使我们国内相关企业感到高兴,但长期来讲却会损害我们整个国家”。[5]

(五) 结成价值观同盟,形成威胁我国网络安全的国际氛围

美国不仅利用“网络自由”对华进行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渗透,还“维持在冷战时期形成的盟国体系”[6],形成威胁我国网络安全的国际氛围。

随着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第五战略空间”,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出于政治考量,结成价值观同盟,人为地夸大网络空间的整体、开放、无界和安全,鼓吹“互联网自由”“人权保障”,而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有关国家依据本国法律对互联网的审查和管理加以指责,以争夺网络治理的主导权和绝对控制权。美国公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就是以西方集体利益为核心,体现价值观立场相近国家的网络“法治”观,如互联网使用应顾及“法治、人权、基本自由和保护知识产权”[7]等。美国和欧盟各国利用全球网络空间治理大会( Global Cyberspace Conference ) ———即伦敦进程( London Process) 召开之际积极开展“价值观外交”,鼓吹网络空间属于“全球公域”,反对网络空间属于“主权领域”; 鼓吹非政府行为体主导的多利益攸关方治理模式,反对政府主导的“多边治理”; 鼓吹西方主导的“一元治理文化”,反对平等协商的“多元治理文化”。为此,他们试图推动《欧盟网络安全战略》成为一项全球性的公约,并“另起炉灶”,企图在联合国框架外建立网络空间国际规则体系,反对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在互联网治理方面的主导作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