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却妄谈人性自私——对张五常回应的回应(一)

李达希 2018-02-02 浏览:
张五常最近撰文《自私三解》回应周新城,引来许多不明觉厉的人拍手叫好,仿佛张五常三招两式就驳倒了周新城,其实不然。现代实验经济学的“最后通牒博弈”实验等都已经证明人性并非张五常所言“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人具有很强的公平感和利他倾向,随着生物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已经逐步揭示了人类互惠利他追求公平的生物学发生机制。演化经济学也通过计算机模拟仿真驳斥了张五常所谓“自私是自然淘汰的结果”。而被张五常认为已经“奄奄一息”的马克思的许多论断却不断地得到经济学、生物学发展的印证。所谓“自私三解”不过是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导致的过时的三谬论而已。

与道金斯对人性的悲观判断相反,实际上,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实验经济学与行为博弈论的发展,经济学家发现,人类相当一部分带有利他倾向的行为,无法用亲缘理论和互惠理论解释。其中最重要的是一种被桑塔费学派经济学家称为“强互惠”(strong reciprocity)的行为,这种行为的特征是:在团体中与别人合作,并不惜花费个人成本去惩罚那些破坏合作规范的人(哪怕这些破坏不是针对自己),甚至在预期这些成本得不到补偿的情况下也这样做(Gintis,Bowles,Boyd,Fehr,2003)。强互惠能抑制团体中的背叛、逃避责任和搭便车行为,从而有效提高团体成员的福利水平。但实施这种行为却需要个人承担成本,并且不能从团体收益中得到额外补偿。从这点看,强互惠是一种明显具有正外部性的利他行为。随着催产素与镜像神经元的发现,人类利他行为的生物学发生机制不断得到揭示。

叶航(2005)等人也早就指出,道金斯等主流生物学家的观点存在着明显的疏漏。个体选择理论断言利己行为比利他行为具有更大的适应性,也许产生于一个长期的偏见和误导,因为这一结论得以成立的前提,是孤立地考察利他行为与利己行为对适应性的贡献。而这个前提是不正确的。生物适应性是一个全面、综合的评价指标,它不应该而且也不可能被某个单一的事件或关系所决定。具体地说,一个利他者的生存适应性不仅取决于他与自私者的个别交往,而且取决于他与其他利他者的交往,由于这些交往更容易达成合作从而使双方享受到合作剩余,只要这个剩余足够大,就能弥补利他者损失的进化优势。同样道理,一个自私者的生存适应性不仅取决于他与利他者的个别交往,而且取决于他与其他自私者的交往,由于这些交往很难达成合作从而使双方无法享受合作剩余,如果这种损失足够大,就会使自私者攫取的进化优势损失殆尽。叶航等人用模型揭示了即使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是生物个体,利他行为也可以通过合作剩余条件下的整体补偿机制获得相对的进化优势,即“自私并不是人类惟一的天性!经过自然选择和进化产生的人类心智与人类行为,不仅与自利心相容,而且与利他心相容。” 

4、“马克思奄奄一息了”?

张五常曾叫嚣“马克思奄奄一息了”“最蠢不过马克思”,而实际上马克思对人性的看法却远远高于张五常。有不少人认为,马克思对人性的假定是“利他论”,这是对马克思的严重误读,马克思在谈到“人性”时,从不去纠缠什么“利己”还是“利他”,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从来不把“人的本质”或人性当作历史的出发点,相反,他把“人的本质”当作历史的结果。比如,在谈到资本主义背景下的人性时,马克思说,“这里所涉及到的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曾写到,“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在本文开头部分给大家介绍的“最后通牒博弈”实验中已经可以看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生活的人要比仍处于半原始非私有制生活的小型部落中的人更为自利,这不是所谓“人性自私”使然,而是后天所处的社会关系使然。

行文至此,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出,张五常的“自私三解”不过是自私三谬论而已。之所以用这么长的篇幅逐一批驳,是想告诉读者不要再被张五常这种“三十年不读书”的人所蒙骗,企图用人的本性是自私这个结论否定共产主义,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达希
李达希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