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却妄谈人性自私——对张五常回应的回应(一)

李达希 2018-02-02 浏览:
张五常最近撰文《自私三解》回应周新城,引来许多不明觉厉的人拍手叫好,仿佛张五常三招两式就驳倒了周新城,其实不然。现代实验经济学的“最后通牒博弈”实验等都已经证明人性并非张五常所言“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人具有很强的公平感和利他倾向,随着生物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已经逐步揭示了人类互惠利他追求公平的生物学发生机制。演化经济学也通过计算机模拟仿真驳斥了张五常所谓“自私是自然淘汰的结果”。而被张五常认为已经“奄奄一息”的马克思的许多论断却不断地得到经济学、生物学发展的印证。所谓“自私三解”不过是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导致的过时的三谬论而已。

更有甚者,2001年,密歇根大学的Joseph Henrich做了一项跨文化的田野调查研究,考察了五大洲12个国家中的15个小型社会的公平感。这些小型社会包括,采集型社会、刀耕火种社会、游牧社会和小型定居农业社会。结果显示,研究中的任一社会均不符合简单的经济人假设,且不同社会中,人们的行为差异比此前研究发现的大不少。巴布亚新几内亚的Au部落,提议者平均愿意给予对方43%的份额,而回应者拒绝的比例却达27%。印尼和巴拉圭的两个部落最和谐,平均愿意给予对方58%和51%的份额!

还有劳动市场博弈(Fehr,Gächter and Kirchsteiger, 1997)、偷袭者博弈(Falk,2002)等都印证了类似的情况,只可惜“三十年不读书”的张五常不可能知道这些打脸的事实。

萨缪·鲍尔斯(Samuel Bowles)和赫伯特·金迪斯(HerbertGintis)教授认为,人类行为具有的这种特征,可能是我们这个物种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特定的行为模式。当严酷的生存竞争迫使人类把合作规模扩展到血亲关系以外,而普遍存在的单次囚徒困境又无法为互惠行为提供条件时,由基因突变产生的强互惠或利他惩罚,有效维护族群内部的合作规范,显著提高族群的生存竞争能力。为了证实这个猜想,他们通过计算机仿真技术,模拟了距今10—20万年以前游猎-采集社会的人类生活,实验结果支持了这个假设。

而张五常“自私三解”中第二点却写道“自私是自然淘汰的结果。这是源于亚当•斯密一七七六年出版的《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其意思是说在社会中人不自私不容易生存。一九五〇年,我的老师阿尔钦发表了一篇重要的文章,把斯密之见伸延,影响了一代经济学者在经济科学方法上的争议。阿尔钦说人类争取利益极大化是自然淘汰的结果。这观点对我影响很大”。但在斯密自己更为重视的《道德情操论》中,他主张人性既不是完全利他,也不是完全利己,利他心与利己心都是人性中自然存在的不同侧面而已。而所谓的自然淘汰说更是对达尔文的曲解,达尔文并没有像以后的生物学家那样,把《物种起源》揭示的逻辑始终如一地贯彻到人类和人类天性上去。1871年,《物种起源》出版12年后达尔文出版了《人类的由来》,在解释人类的道德感时,他说“道德水准较高,多数人奉行道德规范的部落,绝对比其他部落更为有利。无疑地,一个部落若有许多热爱群体、忠于群体、服从群体,既勇敢又体恤他人,随时准备互相支援并为共同利益自我牺牲的人,必能战胜其他大多数部落。这便是天择”(Darwin,1871)。如果人人自私,则最先被自然淘汰的将是整个人类族群。在百万年前的东非大草原上,面对大自然的严酷与周围猛兽的袭击,毫无个体优势的人类祖先只能选择利他合作行为。应当庆幸,我们的祖先中少有张五常这样的人,否则人类将很难繁衍生存到今天。

3、所谓“自私的基因” 

回过头来再看张五常的“自私三解”的第一点,“第一个看法是,自私是天生的。这是源于一九七六年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出版了一本名为《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的书。这本书重要,博大湛深,也很有说服力”,所谓“自私是天生的”上面已经批驳过了,我们来讨论一下道金斯那本所谓“博大湛深,也很有说服力”的《自私的基因》,这本书影响很大,影响很坏,影响了许多不明觉厉的人。

生物学与经济学内在的逻辑相当接近,达尔文和华莱士都是受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启发,才萌发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进化论的基本思想(Bowler,1984)。达尔文在自然选择中坚持的是群体选择观点,而道金斯则代表了个体选择一派。道金斯认为,“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也就是自我利益的基本单位,既不是物种,也不是群体。从严格意义来说,甚至也不是个体,而是基因这一基本的遗传单位”(Dawkins,1976)。“如果你认真研究了自然选择的方式,你就会得出结论,凡是经过进化而产生的任何东西,都应该是自私的”,“对整个物种来说,普遍的爱和共同的利益在进化论上简直是毫无意义的概念”(Dawkins,1976)。从演化均衡角度看,道金斯说,即便一开始存在一个没有叛逆者的利他主义群体,我们也很难阻止自私个体的侵入,因为不能保证不会由突变而产生一个自私的个体;只要产生了一个叛逆者,它不但拒绝做出任何牺牲,而且还会利用别人的牺牲为自己牟利;按照定义,它就会比其他成员有更大的机会生存下来并繁殖自己的后代,而这些后代都会继承其自私的特征;这样的自然选择经过几十或几百代以后,利他的个体就将被自私的个体湮没,利他的群体与自私的群体就没有办法分辨了(Dawkins,1976)。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达希
李达希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