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却妄谈人性自私——对张五常回应的回应(一)

李达希 2018-02-02 浏览:
张五常最近撰文《自私三解》回应周新城,引来许多不明觉厉的人拍手叫好,仿佛张五常三招两式就驳倒了周新城,其实不然。现代实验经济学的“最后通牒博弈”实验等都已经证明人性并非张五常所言“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人具有很强的公平感和利他倾向,随着生物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已经逐步揭示了人类互惠利他追求公平的生物学发生机制。演化经济学也通过计算机模拟仿真驳斥了张五常所谓“自私是自然淘汰的结果”。而被张五常认为已经“奄奄一息”的马克思的许多论断却不断地得到经济学、生物学发展的印证。所谓“自私三解”不过是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导致的过时的三谬论而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打脸张五常:“三十年不读书”却妄谈人性自私——对张五常回应的回应(一)

1、狂妄的张五常及其人性自私论

张五常一贯地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想、运动、社会制度。例如,多年以前,张五常在吉林大学、暨南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演讲时,都非常狂妄地宣称:“世界上,马克思最蠢”;“马克思理论早已盖棺定论,我张五常不过是在马克思的棺材上再加几个钉子而已。”再例如,张五常曾在《马克思奄奄一息》等文章中说:“我一向以为在对中国民生有影响的理论中,马克思为祸最深。……他的分析推理能力可算是低手,但他却把理论写得似懂非懂,似通非通”。“马克思由头错到尾”,“严格地说,马克思的理论不是过了时,而是从未对过”。“在马克思与高斯(即科斯)的一场智力角赛中,无论是逻辑或实证,高斯均全面胜出。”“中国大陆的共产经验一败涂地”。“我一向认为共产制度迟早会瓦解”,“在中国,马克思的理论是奄奄一息了。”“关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的概念,我曾经用过三招两式,使它‘片甲不留’。”

正如左大培先生所正确指出的,分析张五常的著作、演讲和文章,一方面可以看到此人是不学无术,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其智识智商也是十分劣等和低下的(读不懂马克思)。如此一劣等文人和段子手,竟然被大陆整个经济学界奉为天人,真可谓是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

张五常一贯倡导人性自私论,他曾写道,“经济学上最重要的基本假设是:每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在局限约束条件下争取他个人最大的利益。说得不雅一点,即每个人的行为都是一贯地,永远不变地,以自私为出发点。.....在经济学的范畴内,任何行为都是这样看:捐钱、协助他人、上街行动等,都是以‘自私’为出发点。”“生物学现已开始找到证据,证明和皮肤色素一样,人性自私是遗传而不可以改变的;事实上,这是所有动物最重要的生存特征。”“共产主义错估了人类的本性。”“到了此时今日,中国还在搞什么‘精神文明’,什么八二开的报喜不报忧,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什么主义坚持,等等,又怎能不教人悲从中来?”

张五常近期在回应周新城的文中又写到,“自私源于经济学的一个武断假设。在这假设下,究竟人类是不是天生自私或是不自私不能生存,皆无关宏旨。深入一点地说,这个武断的自私假设是经济学说的在局限下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似乎给人的感觉其不再坚持人性自私而只是“武断假设”而已,然而马上又说“你给一个小孩子两个选择,同样的糖果他可以选一颗也可以选两颗,如果他选二弃一,就是自私了”,玩弄半天文字游戏,无非想表达还是人性自私,故而那个小孩子将理所当然的选二弃一。只可惜张五常自诩聪明过人、“三十年不读书了”,不知道现代实验经济学家早就做过类似的实验,只不过结果大大出乎张五常们的意料。

2、最后通牒博弈

最后通牒博弈实验始于1982年的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在该校经济学系的古斯(WernerGuth)等三位教授的支持下,42名学生每两人一组参加了一项名为“最后通牒”的博弈论实验。实验中两个人分4马克。其中一个人扮演提议者(Proposer)提出分钱方案,他可以提议把0和4之间任何一个钱数归另一人,其余归他自己。另一人则扮演回应者(Responder),他有两种选择:接受或拒绝。若是接受,实验者就按他们所提方案把钱发给两人。若是拒绝,钱就被实验者收回,两个人分文都拿不到。

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这个博弈的均衡点是很明确的:对于回应者来说,分给自己的钱数,不管多少,只要不为零,则接受比起拒绝来,总有更大的利益,他应该选择接受;既然回应者能接受任何不为零的钱数,那么提议者为自己利益计,分给对方一点小钱就够了。

然而实验的结果是提议者提出给回应者的比例平均为32%,只有2位提议者提出平均分配;只有1位提议者提出给回应者的金额小于1马克,该提议被回应者拒绝;3个给回应者1马克的提议被拒绝了;此外还有1个给回应者3马克的提议也被拒绝了,共有5个提议被拒绝。

这一实验结果显示,不论是对提议者还是对回应者的行为,博弈论对最后通牒博弈没有得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而且也不能对现实世界中的人们的真实行为提出满意的预测。主持实验的古斯等教授指出原因在于受试者是依赖其公平观念而不是利益最大化来决定其行为的。实验中人们所表现出来的公平分配的倾向与传统经济学中“经济人”的假设明显不相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达希
李达希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