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我们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本质是与国际资本及其“第五纵队”打的文化反击战

朱佳木 2018-01-26 浏览:
近些年来,史学领域中出现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的问题,历史虚无主义等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甚嚣尘上。这种局面一方面使马克思主义史学话语权受到严峻挑战,另一方面也为创新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话语提供了大好机遇。我们应当抓住机遇,努力推进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话语体系的建设,不断增强马克思主义在史学领域的话语权。

朱佳木:我们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本质是与国际资本及其“第五纵队”打的文化反击战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必须旗帜鲜明地加以坚持。”同时他又指出:当前“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论坛自2012年成立伊始,便明确宣布了自己的三项基本任务,即第一,促进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的学科发展;第二,培养和壮大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人才队伍;第三,发挥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对史学界的引导作用,密切关注、及时研究、积极回应史学研究领域内带有倾向性的问题。从过去三届年会的会议主题、人员构成、会议成果、社会反响中可以看出,本论坛的努力方向正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上述要求。今后我们要继续朝着这一方向,更加主动地面向问题、面向实际、面向高校,使论坛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关注和回应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等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号召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社会科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具体到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界,我们理应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当前,史学领域中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现象不少,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更是甚嚣尘上。这种局面使我们的史学话语权面临严峻挑战,也为我们深入学习、切实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进一步创新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话语提供了大好机遇。本届年会的主题正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毛泽东也说过:马克思主义“是在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同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进行斗争,就会使马克思主义发展起来。这是在对立面的斗争中的发展,是合乎辩证法的发展”。这说明,带着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谬论的问题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不仅对我们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基本原理有帮助,也有助于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理论。我们应当抓住机遇,努力推进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话语体系的建设,增强在史学领域的话语权。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在中国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和世界史研究的话语体系建设中,取得了许多显著成果。就拿中国现代史研究领域来说,我们党和党领导的学者曾提出过一系列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并在学术研究和教学中取得了一定的话语主导权。例如,提出“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使中华民族大踏步赶上了时代前进潮流,迎来了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提出“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在关于建设的指导思想、方针政策、实际工作上虽有很大差别,但二者本质上都是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绝不能将它们彼此割裂、相互对立”,等等。但我们也要看到,在许多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等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还有很大市场,我们要增强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下面,我以国史研究领域的问题为例,谈谈通过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谬论建立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的体会。

一、关于如何评价中国提前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

在如何看待中国提前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上,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领导人的主观意志。因此,使中国“走了弯路”。这是极其错误的观点,通过对其批判,树立这是我们党为中华民族追赶世界先进工业国水平抓住的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的观点。

唯物史观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同时,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它们之间的这种矛盾运动,是历史发展的根本动力。恩格斯说:“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我们对中国由新民主主义提前向社会主义过渡这一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同样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到有关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

中国自近代以来,由于封建统治的腐朽顽固和世界先行工业化国家的不断侵略,逐步陷入深重灾难。因此,要摆脱困境,必须先行解决国家独立和工业化这两大问题。世界上大多数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这两大问题都是由本国资产阶级来解决的。但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资产阶级由于自身的软弱性而无法完成这样的历史使命,因此作为工人阶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不仅担起了阶级解放和人民解放的重担,而且担起了实现国家独立和工业化这两大历史任务。其中第一个任务,是通过28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完成的。对于第二个任务,毛泽东等领导人在新中国建立前夕和建立初期,考虑到当时中国现代工业只占经济的10%左右,且资金匮乏、人才奇缺,不具备马上进行大规模工业化建设的条件,因而设想先用10年至15年左右时间实行新民主主义政策,通过土地改革调动农民积极性,提高农产品商品率;利用私人资本主义发展轻工业和商业,逐步积累可以投入重工业建设的资金;同时加紧发展现代教育,培养尽可能多的大学生和科技与管理人才,等待大规模工业化建设条件成熟后,再实行社会主义政策,并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完成工业化任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