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特种部队、马丁·路德金与颜色革命——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钟成 2018-01-18 浏览:
实际上,无论是彼得雷乌斯在伊拉克战场的军事战略,还是吉恩·夏普在全世界发动的颜色革命,本质上都是对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颠倒性借鉴和应用。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把共产党传统的政治工作及发动人民群众打人民战争的基本原则,进行了真正的学习、研究、消化、吸收,并进一步进行花样翻新的创新,并反过来用它们来对付中国。

通过马斯特秘书这一身份,夏普得到了去挪威工作的机会,先后在奥斯陆大学哲学与思想史研究院和奥斯陆社会研究院进行研究工作。1960年夏普赴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师从著名学者艾伦·布洛克,此人将斯大林视作是希特勒一样的恶魔。美国情报部门智囊、著名外交事务专家、国家安全专家、经济学家托马斯·谢林注意到了夏普,并邀请他去哈佛,正是在这个阶段,夏普完全改变了自身的立场,与左翼彻底划清了界限。夏普在哈佛完成论文,并于1968年在哈佛获得政治理论哲学博士。他的研究侧重点包括独裁体制和极权主义、抵抗和革命运动的理论和哲学等等,这其中当然会涉及到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和人民战争理论。其毕业论文长达1428页。1973年夏普把长论文的部分内容编纂成三册出版,取名《非暴力抗争政治》,这是他“198个非暴力战斗方法”的初次面世。[Mary Elizabeth King.Why we need Sharp’s Dictionary[EB/OL].wagingnonviolence.org/feature/why-we-need-sharps-dictionary/,2014-10-30.(引用日期)]

1983年,夏普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转折。在这一年,他开始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问题中心主持一个有关非暴力抵抗的研究项目,建立了爱因斯坦研究所,出版了《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一书,最关键的是他得到了冷战之父、遏制理论和和平演变理论始作俑者乔治·凯南的高度赏识。在此书再版时,乔治·凯南亲自为其作序:

【“尽管在书中,夏普把这种非暴力运动主要设定在欧洲,但在欧洲之外,这种方式拥有更大的潜力。”[王晋燕.“精神教父”20年的阴谋[EB/OL].paper.people.com.cn/hqrw/html/2008-02/16/content_45839081.htm,2014-10-30.(引用日期)]】

随后在乔治·凯南的正式运作下,美国情报机构以巨额资金扶持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当然这个研究所的精神实质已经和爱因斯坦秉承的社会主义理念南辕北辙。名字定成“爱因斯坦研究所”只是遮人耳目,其实是“乔治·凯南研究所”,其主要任务是如何将乔治·凯南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控制第三世界政权的战略落到实处。从1953至1983年,先是联邦调查局的镇压修理,后来是中情局的大力扶植,叛逆的左派青年夏普终于变成了忠实的帝国鹰犬。

应该说,美国冷战教父乔治·凯南是最早提出颜色革命及和平演变主张的美国人。1947年乔治·凯南的那篇著名电报和论文《苏联行为探源》是美国二战后对外战略的第一块基石。此文的一个核心要点,便是如果影响苏联内部的局势来对苏联进行遏制和和平演变。凯南的策略主要有两点,首先,他认为苏联高层的政治权力移交并不稳固。“一种巨大的不确定因素给苏联的政治生活蒙上了阴影。那就是把权力从某个人或一批人转移到另一个或另一批人手中的难以预测的局面。”凯南指出,政治权力从列宁到斯大林转移,是当时的苏联所经历的唯一一次,而且斯大林为了巩固这次权力转移却用了十二年时间,苏联也为此付出重大代价——“它牺牲了几百万人的生命,动摇了国家的基础,余震波及整个国际革命运动,对克里姆林宫本身也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乔治·凯南.美国外交[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97.]】。凯南在这里显然指的是列宁去世后苏联高层的内斗,如斯大林与托洛斯基间的恶斗导致托派第四国际分裂出去,影响了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苏联后来的历史印证了凯南的敏锐,苏联最高权力转移中果真出现了“难以预测的局面”,先是出了彻底否定斯大林的赫鲁晓夫,后来是彻底否定共产主义的戈尔巴乔夫,美国则趁机利用这些人大做文章,最终将苏联肢解。

其次,凯南着眼于如何影响苏联群众基础,他说:

【“必须做出以下推论,即甚至在一个象共产党那么纪律严格的组织里,在新近加入这个运动的党员群众和一班自我延期盘踞高位的少数人(这些新党员绝大多数跟他们从未见过面、谈过话,不可能建立政治上的亲密关系)之间,在年龄、观点和兴趣方面必然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分歧。……一旦分裂侵入了党的肌体并使之陷入瘫痪状态,俄国社会的动乱和弱点就会以难以描述的形式暴露出来。因为,我们已经看到,苏联政权只不过是掩藏着一大群乌合之众的空壳,这些人不得建立独立的组织结构。……结果是,要是发生什么破坏党这一政治工具的团结和效力的事件,那么苏联便可能在一夜之间由最强变成最弱最可怜的国家社会之一。”[乔治·凯南.美国外交[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9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