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特种部队、马丁·路德金与颜色革命——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钟成 2018-01-18 浏览:
实际上,无论是彼得雷乌斯在伊拉克战场的军事战略,还是吉恩·夏普在全世界发动的颜色革命,本质上都是对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颠倒性借鉴和应用。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把共产党传统的政治工作及发动人民群众打人民战争的基本原则,进行了真正的学习、研究、消化、吸收,并进一步进行花样翻新的创新,并反过来用它们来对付中国。

在此基础上,凯南明确建议,美国不应坐以待变,而是要主动地影响苏联国内的发展,美国必须给全世界的民众造成这样的印象,美国的体制是成功的、有活力的,借此来打击共产主义支持者的热情和希望。

乔治·凯南虽然最早提出了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原始主张,但是将其最终变成一整套可执行操作方案的,却是吉恩·夏普。这也是乔治·凯南在80年代初和吉恩·夏普一拍即和的根本原因——美国情报机构一直想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但是只有在发现了吉恩·夏普后,他们才最终将梦想变成现实。

六、美国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高度重视

夏普“非暴力战争”理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它是美国精英阶层系统性学习和模仿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产物。二战以来,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接连惨败于毛泽东的中国人民军队后,美国军事精英和政治精英接连掀起过数波学习研究毛泽东军事和哲学理论的高潮,以至于今天美国的各大军校都开设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课程。美国的目的是通过学习研究对手,最终制定系统应对方案以最终打败毛泽东及整个社会主义运动。例如,夏普在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的主要重点研究方向,就是如何利用共产党的革命理论和哲学打败共产党的“极权”政权和组织。

当时,很多美国精英都注意到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中蕴含着包括心理战、政治战在内的丰富的的总体战战略思维,正是据此,美国逐步发展出了自身的全频谱总体战大战略。例如,在1958年,当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顾问的基辛格博士出版了《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一书,其中毛泽东思想进行了高度评价,并着重强调了心理战的作用。他说,“值得注意的是,共产主义军事思想的最完善的理论性言论不是在苏联的著作中,而是在中国的著作中。”基辛格称毛泽东的军事学说“是高度的分析能力和稀有的心理洞察力以及冷酷无情的结晶。”他敏锐地指出,“毛泽东的军事学说反对那种以纯军事考虑为基础而进行的迅速决战的观念,这种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战略思想的基础。这种学说充满了这样一种主张,认为战争的心理等分与物质等分同样重要;实际上决定战争的不是实力,而是巧妙地加以运用并置敌人于最大之不利地位的能力。”[基辛格.核武器与对外政策[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60.319.]基辛格于1969-1974年任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973-1977年任美国国务卿,在整个六七十年代对美国的军事、政治、外交、情报工作都产生过直接的深远影响。

当时热衷于研究毛泽东的美国精英非常多。例如,乔治R.斯托泽中将曾任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美国第5集团军司令。他曾在1972年发表了《游击战与暴乱理论》一文,文章称:

【毛泽东是“公认的当代最伟大的游击战实践家和理论家”,“毛泽东提出并运用了一种革命战争的思想,这种思想将军事、政治和心理等方面的原则和方法融为一体。”】

他认为,毛泽东研究过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列宁、孙子(或许还有劳伦斯)等人的著作,

【“但是成功地把政治、军事思想变为影响世界进程的哲学和学说的人却是毛泽东。……从一开始就将军事和政治思想结合在一起、构成一种高明战略的人却是毛泽东。……毛泽东不但提出了这些思想,还丰富和发展了游击战术。他的战略的正确性很快便显示出来,全世界的革命者都研究、修改和运用他的战略。”】

当时,另一位高度重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是爱德华·L·卡岑巴赫二世。此人出身显赫,其父亲担任过新泽西州的司法部长,其叔叔曾是特伦顿市长和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法官,其弟弟尼古拉斯被认为是负责谋杀肯尼迪的关键人物之一。尼古拉斯·B·卡岑巴赫担任过肯尼迪时期的美国司法副部长,肯尼迪遇刺后,尼古拉斯与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等人组织了沃伦委员会,主导了肯尼迪遇刺案的整个调查。肯尼迪遇刺后,尼古拉斯被遇刺案最大获利者约翰逊总统任命为美国司法部部长。

卡岑巴赫二世在国防部任职前是哈佛大学国防研究计划的主任,他经常在美国培养高级军官的海军学院、空军学院为美军精英们讲课。1955年9月他发表论文《毛泽东的革命战略》,其中指出“在印度支那的胡志明市中,在菲律宾虎克军团中,在马来西亚的叛乱武装中,毛泽东著作的简化版就是军事圣经。”1956年10月他又发表论文《时间、空间与意志——毛泽东的政治、军事观点》,他认为工业化的西方的弱点是对时间、空间与意志关注较少,而毛泽东则关注最多。毛泽东解决了没有工业化的国家如何打败那些工业化的国家:政治动员是赢得战争胜利的最根本条件,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他认为毛泽东机动灵活地组织空间从而为自己争取了时间,而又组织时间使广大民众产生斗争意志。有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及正确运用两者的革命意志,毛泽东可以准确地把握战争的节奏和最终结局。[E.L. Katzenbach, Jr.Time, Space, and Will: The Political- Military Views of Mao Tse-tung[J] .Marine Corps Gazette ,1956,(10):36-40.]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