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一带一路”所面临的各种巨大变数与风险

江涌 2018-01-09 浏览:
“一带一路”是一项宏大实践,对于中国及利益攸关方的重大意义的诸多评估并不过分,但是“一带一路”所面临多种变数,不只是一般风险评估,而是超出一般风险评估,我们似乎还没有认真透析。正是基于对总体国家观的深入学习,作者方才觉察到这些变数的存在,而且越来越清晰。基于同样的逻辑,作者认为,经由总体国家观的科学指引,我们能够找寻到应对这些变数的可行办法。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江涌:“一带一路”所面临的各种巨大变数与风险

“一带一路”倡议应是战略、战役和战术的集成,然而毕竟是“初出之物”,是快速发展的中国于新时期试图引领塑造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处女秀,必然会招致内外诸多猜想与质疑,也必然招致内外诸多因素制约,因此面临着诸多变数。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统筹安全发展两件大事,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统筹陆地海洋两大战略,是思考与应对“一带一路”变数的重要理论指南。“一带一路”当然也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实践,理当检验丰富总体国家安全观。

一、道与路

古丝绸之路的形成与兴盛,因为东西方生产力的落差,经过商品经济规律的投射,相关商品在东西方出现价值与价格的差异,东方的寻常物在西方被视为奇货,逐利商人借机渗透进来,不断拓展利润空间。价格利润牵引着商人不辞辛苦、不畏艰险从事长途贩运,利来利往,熙熙攘攘。“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鲁迅《故乡》)东西方与阿拉伯商人接力走出了丝绸之路,于是乎驼铃商队、黄沙落日、夜星晓月、绿茵雪山,一副副恢弘的历史画卷,在亚欧大陆的腹地被细致描绘,被次第展开。丝绸之路绵亘数万里,接续千余年,承载的不仅是商品与利益,更有文化与文明,路以载道,是道与路的融合。

市场与政府矛盾的变数。根据著名史学家卡尔·波兰尼的研究,市场尤其是大规模跨区域市场,多半是政府培育、政治干预的结果,没有政治的积极介入,或政府的不作为或消极作为,小市场很难生长成为大市场,跨区域的大规模市场则更难形成。古丝绸之路,因为缺乏政府的持续干预与有效协调,东西方贸易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时断时续。历史经验显示,在沿线各国,倘若有强国政府支持(如罗马帝国、波斯帝国等),那么东西方贸易乃至文化交流便兴盛繁荣;倘若有强国政府抵制(如土耳其帝国、蒙古帝国等),那么东西方贸易乃至文化交流便趋于萎缩。政府政策攸关市场盛衰,古丝绸之路做了很好的脚注。

今天,正在走向伟大复兴的中国,出于自身发展安全的考虑,出于地区发展安全的计较,出于地区乃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担当,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适时推出“一带一路”,让古丝绸之路所凝聚的文化精神,在21世纪重新焕发生机与光辉。正是因为中国的积极有效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甫一推出,迅即得到沿线乃至诸多非沿线国家的积极响应,成为逆全球化之浊水溪中的一股清流。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积极努力,包括一系列政策协调、规划对接、机制建设、项目实施等等,使得有关“一带一路”之市场(贸易、投资等经济交流合作)快速成长,蔚然大观、壮观,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史、国际关系史上的奇观。

然而,必须注意到,市场尤其是跨域规模市场的形成与发展,虽然与政府的干预介入密切相关,但是这类市场一旦形成,往往就会依照自己逻辑、自身规律,相对独自成长,这种市场属性、市场逻辑(核心指向商业利益)与政治属性、政治逻辑(核心指向国家利益)相区别,甚至截然不同。倘若没有意识到两者的不同,不仅会带来实际的困扰,在算经济账(小账)、政治账(大账)乃至战略账(总账)上来回纠结,而且很有可能产生方向性迷惑,尤其是国家战略利益被商业利益牵着鼻子走。

市场逻辑是在最有效率、最有利可图的地方或时间开展经济活动,政府逻辑是控制经济发展和资本积累的过程,以便增加国家的权力和福利,经济主体的经济效益最大化与政治主体的政治利益最大化,亦即市场逻辑和政府逻辑之间,极可能产生矛盾、发生冲突。虽然有着共同的利益与目标的政治经济混合体(即利益集团)的存在与发展,诸如通过政府补贴或相关优惠政策等形式,可能使钱权之间形成某种联合,达成一定平衡,缓和市场逻辑和政府逻辑的对立与冲突。但是,“一带一路”由政府策划谋划规划,最终都是要由企业去实施执行,企业的经济账与政府的政治账以及战略账之间的矛盾始终存在,尤其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之上的企业利益,与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政府利益,本质上就是对立的、难以调和的,而且延伸到境外,在本国政府治权鞭长莫及的地方,则更是难以协调,将国家战略、政治利益托付给那些总是盘算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企业,自然有着更多的变数。

全球化进退的变数。以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为其内核的经济全球化,是各国各地区参与国际分工、开展经济活动的大前提、大背景,同时也是大跃进、大结果。全球化已历经多个发展阶段(趋势说),抑或多轮全球化(周期说)。近代以来的全球化近乎都是资本主义全球化,即以人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等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为外在表现形式的全球化,以进行资本积累、实现剩余价值、获取超额利润为主要内容的全球化,以跨国垄断资本控制中小民族资本、广大发展中国家依附少数发达国家为本质特征的全球化,当下正在盛行的全球化深深地打上了美国烙印(如美元霸权),所以有很多学者又称时下的全球化为美国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