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生态基本纲领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系统化新解

鲁品越 2018-01-08 浏览: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马克思经过长期思考的结晶,蕴含着马克思所创立的“新唯物主义”的基本纲领和总体轮廓,是我们今天重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理论依据,这就是以实践为基础、以人的社会关系为核心、以改变世界为历史使命的新哲学。《提纲》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 1—3 条) 将实践概念引入哲学的本体论、认识论和历史观,是整个新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总纲。第二部分( 4—7 条) 通过对费尔巴哈的批判,提出了以社会关系为核心的唯物史观原理; 第三部分( 8—11 条) 指出了“新唯物主义”以改变世界为中心的三大本质特征。那种将《提纲》中的“市民社会”解释为“资产阶级社会”,将“人类社会”解释为“共产主义社会”的观点,是对《提纲》的曲解。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生态基本纲领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系统化新解

习近平指出,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以下简称《提纲》) “是一篇对辩证唯物主义主要原理进行高度概括的经典性文章,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由此而初步创立”[1]。它虽然是马克思“匆匆写成的供以后研究用的笔记,根本没有打算付印”[2]( P266),但的确是马克思长期思考的结晶,堪称人类哲学史上的珍贵文献,蕴含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最基本的“思想密码”。即使到了今天,解读这篇文献的“思想密码”,我们仍可得到极具启发性的哲学观念。《提纲》总体上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 1—3 条) 的关键概念是“实践”,确立了“实践”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基础地位; 第二部分( 4—7 条) 的关键概念是“社会关系”,确立了唯物史观的核心思想; 第三部分( 8—11 条) 指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特征。

一、以实践为基础重建本体论、认识论与历史观

旧唯物主义的形而上学世界观的错误根源是什么? 为什么经不起贝克莱和休谟的否定? 唯心主义哲学的错误根源又是什么? 马克思发现,其根源恰恰在于它们在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上违背了现实,由此必然导致其在本体论、认识论、历史观上的一系列错误。这正是《提纲》第一条的内容: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 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 的主要缺点是: 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因此,和唯物主义相反,唯心主义却把能动的方面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的。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想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对象性的[gegenstandliche]活动[3]( P499) 。马克思这段话的含义是: 主体与客体之间本来是实践关系,实践是能动的对象性的[gegenstandliche]活动,即主体通过客观物质对象来表现自身(使自身对象化)的活动。而旧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均未认识到主客体之间的这种“实践关系”,从而造成了它们的一系列错误。而一旦以“实践关系”为基础,就可以建立起全新的哲学。

“新唯物主义”的首要任务是破除旧哲学的本体论,确立了以实践为基础的辩证唯物主义本体论。旧唯物主义把主客体关系理解为二元对立的直观关系,从而产生了其在本体论上的两大错误: 一是不彻底性或二元论残余。因为旧唯物主义“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客观对象,虽然坚持了外部世界是客观的自然物质世界,但把人的主体排除在外; 它把主客体关系理解为“直观”关系,而不是“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从而也把主客体之间的互动过程(实践)排除在自然物质之外,于是还保留了自然物质之外的东西。这是唯心主义二元论的思想残余。第二个错误是它的形而上学性:因为它把客观世界理解为由独立于人类之外的客体所构成,故而认为必须祛除一切主观因素(“祛魅”)才能发现“纯客观”的客体,而未从实践关系角度来理解客观物质世界,于是其所得到的是一个个自我独立存在的客观事物及其集合,恩格斯称之为“既成事物的集合体”[2]( P298) ,并用条分缕析的概念来标记与描述这些客体,于是得到由一个个外延明确、内涵不变、意义单纯的僵化不变的概念体系所描述的世界。世界被概念化———形而上学化了,由此得到一个由“孤立、静止、片面”的概念所描述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必然陷入诸如“飞矢不动”之类的悖论。

唯心主义“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没有看到主客体的实践关系,因而不承认客观物质世界的存在,或者将客观世界仅仅理解为精神观念的展现,其本体论当然违背了现实本身。英国的贝克莱、休谟只知道人们的主观感觉,寻找作为这种主体感觉的对立面的客体,由此得到了否定客观物质的存在性(或这种存在不可知)的结论。德国唯心主义也未能看到这种实践关系,而设想能动的精神用自身的抽象发展来把握甚至创造物质世界——莱布尼兹的“单子”、康德的“先验理性”、费希特的“自我”、黑格尔的“绝对精神”都是如此,而未看到人类精神只能在客体的制约下进行实践活动去改变世界。所以马克思说,“和唯物主义相反,唯心主义却把能动的方面抽象地发展了”。这违背了主客体关系的基本现实,导致了否定唯物主义世界观的错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鲁品越
鲁品越
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