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答客问—以毛泽东思想为线索

白钢 2017-12-27 浏览:
欲解决近代中国所遭遇的全局性危机,必须首先完成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的转化,否则任何形式的政权更替,都无法保证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也不能改变中国在世界格局中被殖民-被支配对象的地位。唯有借革命之伟力,摧折扫荡一切阻碍,方能实现上述目标。正因其摧枯拉朽之势,不免泥沙俱下,其中当然有暴力、杀戮和黑暗,有无辜者的鲜血和死亡,这是历史的现实。但这一切无损于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历史从来不是可以用简单的道德判断便能加以通约解释的。

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答客问—以毛泽东思想为线索

【前言: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国实践,从来便与诸多质疑相随。因而要体认这一实践之于中国历史乃至世界文明史的真正意义,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对于具有代表性的系列质疑做出有效回应。有鉴于此,本文选择问答的形式探索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之关联。

有客自海上来,倾心吾国传统之礼乐名教,亦常留意近世以来东西关系之升替迁变。尝与余论百七十年来中国之历史,疑虑非浅,发以十问。余不揣冒昧,强勉答之。谨录如下。

:单就经济总量而言,中国直至19世纪60年代仍居世界首位,兼以中国幅员之广阔、人口之众多、传统政治经验之丰富,为何自鸦片战争爆发后,即陷入对西方列强乃至新兴之日本屡战屡败之困境。常言“落后就要挨打”,究竟中国在近代落后在何处?

:梁漱溟在《乡村建设理论》中曾非常敏锐地对于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之得失做出总结:

【“若特指其(即中国)失败之处,那不外两点:一是缺乏科学技术;二是缺乏团体组织。更无其他。而近代西洋正是以科学技术和团体组织见长,也更无其他”。

科学技术之缺乏,直接导致了器物层面的差距,形诸战争最深切著明者即是西方的坚船利炮。而团体组织之缺乏,影响更为深远,坚船利炮尚可购买仿造,而团体组织必待自生而有效。两次鸦片战争之败,或可归咎于武器装备差距过大,而甲午海战失利,全在组织动员不力。故后者,为要中之要。

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答客问—以毛泽东思想为线索

中国传统之国家以文明而非族裔为根本纽带统合而成。国家之权首在治官而非治民,其治止于县乡,而县乡之治则主要依托于宗族乡绅。维系社会之根本在伦理与家庭(家族)。因而,个人与国家之关系较疏远,而国家认同也较淡漠,其状态有类于《击壤歌》所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此则传统中国社会之特色,长处短处俱在。伴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现代国家兴起,国家对于社会资源的攫取利用与整体动员能力有极重大之提升,一种如臂使指般直接有效的国家-个体支配关系被迅速确立。在面对具有优势武器和现代国家组织动员机制的帝国主义列强之际,传统中国社会的无组织状态遂成 “一盘散沙”之局面,故中国资源人口总量虽大,却无法形成充分有效的全民动员和组织整合,也就无力形成对于强敌的有效抵抗,进而陷入越来越被动的战略态势。

:中国自秦汉以来两千余年,颇不乏以外族入侵而导致政权更替之情况,但中华文明粲然自立,道统不绝如缕。何以自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非但国势衰颓,文明认同也难以维系?

:前现代世界历史的一般规律是,军事上征服了文明民族的野蛮民族被前者之文明所征服。以西方经验言之,即罗马大诗人贺拉斯的名句Graecia capta ferum victorem cepit被征服的希腊征服了野蛮的胜利者以中国经验言之,即“夷狄而合乎中国,则进而中国之”。这也正是中国文明可以经历包括蒙元、满清在内的多次异族入主得以保全延续发展的原因所在。

伴随着近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兴起,这一规律被彻底颠覆。由西方列强主导的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世界体系,不但将世界一切非西方民族通过暴力方式强行摄纳到这一体系之内,更提供了一种带有强烈目的论特征的世界历史解释体系。在其所描绘的世界历史图景中,以希腊-罗马-基督教为轴心的西方文明被标示为人类文明之正宗,现代资本主义被视作西方文明自我逻辑的唯一与必然的实现形式,而对于已经进入成熟阶段的现代化进程,一切其他人类民族以及所属的文明都只是旁观者和被动者,或者说,都是“东方”的。它们唯有放弃自我成为“西方”,才可能真正将进入“现代”。

现实中西方对于东方的殖民-被殖民、支配-被支配关系,被视作对应于彼此文明之高-下、尊-卑、优-劣,从而具有了文明论意义上的合理性。传统中国建立在自我文明优越性基础上的对待外来民族武力征服的政治经验,在面对现代性及世界资本主义逻辑时变得无所适从。不但在武力上打不过,更面对在道理上讲不过的困窘。这是自中国文明自周秦确立成熟以来从未遭际过的全面文明挑战,诚所谓“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日本与中国同遭此“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何以日本借明治维新而建立现代国家,步入列强之序,而中国无法同样行自上而下贯彻之变法而求自强?

:中日遭遇之情势有同有异。相同者,均面临无法以传统方式加以解释和应对之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侵迫,国家之独立主权领土完整乃至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经济制度以外力之介入而受到严重威胁。相异者,日本系较典型的单一民族国家,这与建立在西欧经验上的以单一民族为基础构建现代国家的理念相合,其天皇制具“万世一系”的特征,这有利于日本在遭遇外来强敌的情势下,依托于既有的制度与传统,迅速确立与强化以天皇为至高权威的军国体制,而这一体制正可以满足现代国家有效整合一切社会资源、实现全民动员与组织的根本要求。因而,日本向现代国家的转化相对阻力较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