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从乡土文学论争到“乡愁”的面纱

陈映真 2017-12-17 浏览:
近日,一位台湾诗人逝世,借由一首寓意思乡、期盼祖国统一的诗歌,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和公众的纪念。但另一方面,了解这位诗人履历以及经历“白色恐怖”的台湾人民,却披露出这位诗人不为人熟知的一面:攻讦左翼人士,乃至告发论辩对手,借由当局力量恐怖镇压新生力量。回顾当年历史,论者意不在揭逝者之短,也无意呈现一幅“文人相轻”的画面。呈现文学与政治互动的历史,有助益于两岸同胞理解台湾文坛、政坛如何走向今日之怪现状。

陈映真:从乡土文学论争到“乡愁”的面纱

陈映真在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受难者秋祭会场上讲话(李文吉摄)

向内战·冷战意识形态挑战

──七〇年代文学论争在台湾文艺思潮史上划时代的意义

整整二十年前﹙一九七七﹚的四月,银正雄在“仙人掌”杂志上发表了《坟地那里来的钟声》,针对王拓的小说《坟地钟声》提出乡土文学从“清新可人”、“纯真”和“悲天悯人”“变质”为“赫然有仇恨、愤怒的皱纹”﹔有“变成表达仇恨、憎恶等意识的危险”,打响了从政治上、思想开攻击乡土文学的第一声炮火。同一期的“仙人掌”也刊出朱西宁的《回归何处?如何回归?》,讽刺乡土文学“流于地方主义,规模不大,难望其成气候”。同月,王拓发表《是现实主义文学,不是乡土文学》﹐五月,王拓﹙以李拙为笔名﹚又发表《二十世纪台湾文学的动向》﹐为台湾乡土文学发展历程和性质做了一番整理。同月,叶石涛发表《台湾乡土文学导论》,提出了他的日据台湾文学性质论。六月,陈映真以《乡土文学的盲点》,就教于叶石涛。七月,彭歌在《联合报》副刊上发表的连续专栏“三三草”中﹐刊出要儆戒“赤色思想渗透”的杂文多篇。同月,陈映真发表《文学来自社会·反映社会》,对战后台湾当代文学的政治经济学背景、性质和发展做了概括。八月十七日开始,彭歌一连三天发表了对王拓、尉天骢和陈映真长篇公开点名的思想政治批判。八月二十日,余光中发表《狼来了!》控诉台湾有人提倡中共的“工农兵”文学,一时风声鹤戾,对乡土文学恐怖的镇压达到了高潮。

文坛的白色恐怖并没有吓到当时的文学界和文化界。八月,南亭﹙南方朔﹚发表《到处都是钟声》,登高望远地为乡土文学的发展表态支持。九月﹐王拓公开发表《拥抱健康的大地》,十月,陈映真发表《建立民族文学的风格》,对彭歌的攻击提出驳辩,并要求立刻停止对乡土文学诬陷和攻讦。此外,从八月到十月,文艺界如尉天骢、黄春明、齐益寿和其他许多人,都发表文章、参加座谈发言,热情、勇敢地支持了乡土文学。但在同十月,一贯以“自由民主”派的面貌示人的台大留美教授张忠栋、孙伯东、董保中都纷纷对乡土文学论扣政治帽子。

九月,胡秋原先生发表《谈人性与乡土之类》,公开驳斥官方打手白色恐怖各论,为乡土文学辩护。十月,徐复观先生发表《评台北“乡土文学”之争》,批判文坛的侦探和密告者,至此恐怖的阴霾渐开。十一月、十二月,陈鼓应发表批判余光中诗作的长文。同月,胡秋原接受访谈,整理成《谈民族主义与殖民经济》,在理论上深化了乡土文学派。十二月,王拓发表《“殖民地意识”还是“自主意愿”》,就台湾社会经济问题,向孙伯东提出驳论。

翌年元月,国民党集党政军特,召开“国军文艺大会”,会中对乡土文学大肆挞伐之余,受到胡秋原、徐复观和郑学稼等老一辈理论家、学者的劝阻,据说最后这样地定了调﹕乡土思想“基本上是好的”。但动机要纯正,尤其切防为中共所利用,云云。而一场剑拔弩张的肃杀之局,至此渐为缓解,幸而没有以逮捕、拷讯与监禁终局。

二十年后回顾,特别在八〇年代以降台湾文学批评和台湾文学论的豹变条件下,七〇年代的文学论争——包括七二年以迄七四年的现代主义论争——在台湾战后文艺思想史上,显示了划期性的意义。

这篇小论的目的,在整理七〇年代文学论争留下来的文艺思潮的标高,并思考当年留下来的突破性文艺思潮对当前时代依旧生动犀利的启发。

一、在战后台湾公开树立现实主义旗帜的重大意义

在帝国主义时代,在强国、大国凌掠弱国和小国的时代,第二世界各族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文学艺术,大多采取抵抗、批判的现实主义手法。半殖民地的中国文学如此,做为中国半殖民地构造之一部分的日本殖民地台湾的文学,亦复如此。

但是,尤其在民族和阶级斗争的形势严峻的时候,往往就会发生坚持批判、抵抗和反映严厉现实的现实主义路线,和声称主张文学艺术的纯粹性、艺术性与非政治性的唯美主义之间的路线斗争。三十年代的大陆发生过围绕着“文艺自由”问题的广泛论争。朝鲜的三〇年代,据说也发生过唯美文学和使命﹙工具﹚文学论之间的争论。

一九三一年,台湾的抗日民族、民主运动遭到日帝当局全面镇压﹐台共和农组溃灭。从崩坏的战线上四处奔窜流亡的党人,涌向台湾左翼文学和文化战线,艰苦奋斗,发行刊物、成立组织,一面推展无产阶级文学和文化思想运动,一方面伺机恢复组织生活。在这个历史背景下,杨昌炽等人组成“风车诗社”,搞起现代主义。一九四三年,台湾时已纳入日本侵略战争的战时体制,一些诗人组成“银铃会”,搞起现实主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