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中的启蒙:人民觉醒、人民民主和社会改造——对“救亡压倒启蒙”论的质疑

梁孝 2017-12-05 浏览:
“救亡压倒启蒙”是一个传播非常广泛的观点。它认为,在以政治、军事为主要形式的革命斗争中,五四启蒙运动中高扬的自由、民主、个体尊严、个人权利等价值观念被忽视,甚至走向反面。但是,中国革命胜利的关键就在于人民的觉醒,起来争取自己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翻身解放。人民战争、人民觉醒、人民民主、社会改造是内在统一的。中国革命对广大工农进行了最广泛启蒙,进行了最广泛的民主探索和社会改造,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以被压迫者的价值和尊严为中心。中国革命中蕴含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必须予以肯定,并继承发扬。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革命中的启蒙:人民觉醒、人民民主和社会改造——对“救亡压倒启蒙”论的质疑

【说明:本文已经发表于《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11期。发表时根据评审意见有删节。作者觉得删节部分也有参考价值,所以补充在文末。为了便于阅读,每节前面添加了小标题提示内容。】

“救亡压倒启蒙”是李泽厚先生提出的一个非常有影响的观点。他认为,五四运动有两个性质不同的运动。一个是新文化运动,它是彻底的反封建的启蒙运动,要唤醒民众,传播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自由、民主、个体独立等价值观,其主角是纯粹的知识分子,焦点在文化。另一个是学生反帝爱国运动,它属于以政治为中心的救亡运动。最初,二者相互促进。但是,随着民族危机不断加剧,救亡压倒了启蒙。

【“救亡的局势、国家的利益、人民的饥饿痛苦,压倒了一切,压倒了知识者或知识群对自由、平等、民主、民权和各种美妙理想的追求和需要,压倒了对个体尊严、个人权利的注视和尊重。”[1]
【“在如此严峻、艰苦、长期的政治、军事斗争中,在所谓你死我活的阶级、民族大搏斗中,它要求的当然不是自由民主等启蒙宣传,也不会鼓励或提倡个人自由人格尊严之类的思想,相反,它突出的是一切服从于反帝的革命斗争,是钢铁的纪律、统一的意志和集体的力量。任何个人的权利、个性的自由、个体的独立尊严等等,相形之下,都变得渺小而不切实际。个体的我在这里是渺小的,它消失了。”[2]

在这个历史过程中,封建主义悄悄渗入革命的肌体,以另一种面目回归。

“救亡压倒启蒙”这个观点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视为上个世纪80年代“新启蒙运动”的“破题”之作。它带有这一时期的思想局限,即以西方历史进程和思想观念梳理、反思中国近现代史。“救亡压倒启蒙”这一观点一经提出,就得到自由主义者的广泛认同,并不断被引用、传播,似乎成为“定论”,成为历史的“常识”。但是,这个观点对中国革命性质存在着严重的误解,存在大量的主观臆测,因此,它实际上极富争议,被很多学者批评质疑。历史虚无主义的核心就在于否定中国革命,而“救亡压倒启蒙”已经成为质疑、否定中国革命的最重要的“常识”之一。因此,对这一观点存在的根本性错误必须加以分析、澄清。下面,就从中国革命中人民的觉醒,人民民主的探索和社会改造等几个方面来探讨这个问题。

一、革命是人民自己起来解放自己

“救亡压倒启蒙”论没有认识到中国革命的目标和中国革命的动力,没有认识到,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关键就在于唤起以工、农为主体的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建立人民政权,进行广泛的社会改造,进行人民战争。中国革命的进程是人民自己起来解放自己的进程。没有人民的觉醒,就不可能有中国革命的胜利。中国革命对工农,尤其是对农民进行了最广泛的启蒙。就此而言,根本不存在“救亡压倒启蒙”的问题。这是由中国社会的性质、革命的目标和革命的动力决定的。

中国社会的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外国资本主义的冲击和压迫下,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解体,城乡商品经济虽然有些发展,却不能走上正常的资本主义道路。帝国主义的最终目标不是要中国发展资本主义,而是要把中国变成它的殖民地。封建地主阶级、买办阶级是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支柱。因此,中国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以及其他一切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理人。封建主义有着强大的经济力量、政治力量、军事力量和文化力量,而帝国主义更是进入了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仅拥有强大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力量,而且拥有现代大工业和现代军事力量。中国革命的敌人是异常强大的。中国革命必须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进行反对封建主义的阶级解放战争,而且必然是长期的、残酷的武装斗争。没有这种斗争,人民任何政治、经济、文化权利都无从谈起。由于封建主义是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支柱,反帝和反封是内在联系,不打倒帝国主义,就不能彻底消灭封建主义,同时,不打倒封建主义,不帮助农民推翻封建阶级,不变革封建土地所有制,就不可能打倒帝国主义。中国革命的动力,就来自于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剥削和压迫的各阶级。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指出,无产阶级作为最有觉悟和最有组织性的领导阶级,它应该懂得,要胜利,“他们就必须在各种不同的情形下团结一切可能的革命的阶级和阶层,组织革命的统一战线。在中国社会的各阶级中,农民是工人阶级的坚固的同盟军,城市小资产阶级也是可靠的同盟军,民族资产阶级则是在一定时期中和一定程度上的同盟军”。[3]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孝
梁孝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