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者的现实观察与当代使命 ——访英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教育家、活动家大卫·希尔教授

金伟 2017-12-03 浏览: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有一段名言:“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那么,今天,在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社会里,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及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呢?

[受访者简介]

大卫·希尔(Dave Hill),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教育家和活动家。现任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教育学教授,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英国伦敦密德萨斯大学、希腊雅典大学客座教授,国际研究与教育研究所(IIRE)研究员,国际批判教育会议(ICOS)和左翼教育者Hillcole组织创建者,《批判教育政策研究杂志》主编。13次当选英国和欧洲等工会地区领导人,多次领导和参加工人罢工和示威。主要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危机、批判教育学、马克思主义教育等。出版著作25部,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主要代表作有《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时代下的阶级、资本以及教育》《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对英格兰社会和教育的影响》《新自由主义和新的教育常识:基于马克思主义批判》《阶级、新自由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以及教育者和知识传播者的角色》《马克思主义者论新自由主义、阶级、种族、资本主义和教育》《批判教育学、批判教育、马克思主义教育》《保守主义教育重启:政策、意识形态以及对英国的冲击》《资本主义贫困化、积极主义和教育:抵抗、起义与复仇》等。2016年11月大卫·希尔教授在英国伦敦参加第13届历史唯物主义年会期间,金伟对其进行了采访。

[访谈者简介]金伟,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  武汉  430072)。

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

 金伟:大卫教授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采访。新自由主义曾经在英美等发达国家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甚至在不少发展中国家被视作是“救世良方”。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影响,特别是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渗透、影响和危害是极其严重的。我看到您的一些文章批判了新自由主义,可以请您谈谈对新自由主义的认识以及它对世界各国发展的影响吗?

大卫·希尔(以下简称“大卫”):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关注的问题。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资本主义的主要形式表现为“新自由主义”,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受其影响采取和实施了一些政策,比如,生产、分配和交换手段私有化;让私营部门参与到学校、健康服务、储蓄银行、空中交通管制、养老金、邮政服务、监狱、警察、铁路等社会福利、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务体系管理中;通过创建和扩大各种教育“机会”控制了受教育的渠道,并摄取文化资本;以企业管理模式(模型)为基础重建国家福利管理体系,并将其称为“新公共管理主义”;在媒体上嘲笑和镇压那些有反霸权主义倾向的思想家和活动家;在政府内诋毁和嘲笑公共服务;在执政期削减战后福利、取消国家补贴和支持、缩减公共支出。在国际上,新自由主义还要求拆除针对国际贸易和资本主义企业的壁垒,认为国民经济所有部门都应该为任何国家的公司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制定对他们自己有利的贸易法规,例如“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其目的是对抗不公平的贸易政策,然而美国和欧盟则保留了对这些规则的豁免权,他们可以越过配额限制,并继续补贴自己的农业产业。

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银行倒闭之后,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遭到了某种程度的打击。但是,很显然,在美国和欧洲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并没有放弃新自由主义,他们企图通过追求新自由主义政策重新回到资本主义的繁荣时代。对新自由主义者来说,“利润就是上帝”,在资本主义社会,政策的宗旨并不是为了公众、福利和社会公益,对利润的追求往往是其政策运转的动力,例如铁路系统、医疗和教育服务、供水系统、天然气和电力供应系统等公用事业的私有化,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所有者和股东的利润和回报最大化,而决不是为公众“提供公共服务”。

实施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我认为主要是扩大了全球范围内的不平等,导致了各国之间、国内各阶层之间的不平等现象急剧增加。自1929年资本主义危机以来,无论是全球还是英国国内,财富从工人身上转移的速度令人咋舌,英国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之间的阶级鸿沟越来越大。连续多年的统计数据报告显示,美国社会不平等现象令人震惊,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其规模自大萧条以来从未出现过。《福布斯》发布的2015年的400名最富美国人排行榜显示,上榜者的总财富达到2.34万亿美元,超过以往任何时候,比2014年增长5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上榜者的人均财富为58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1亿美元。美国智库政策研究学会(IPS)2015年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20个人的净资产总额高达7320亿美元,超过1.52亿底层美国人的财富总和。据英国《卫报》2015年9月的报道,美国贫困数据令人担忧,全国仍有4670万贫困人口(美国贫困人口标准是四口之家年收入低于24 008美元),创历史最高水平。2016年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又称乐施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62位超级富豪所拥有的财富超过了全世界一半人口所拥有的财富。在英国,最富有的1%人口的财富相当于57%最贫穷人口的财富之总和,这些财富都是以剩余价值或利润的方式从工人的劳动力中榨取的。由于工人的工资被削减,导致他们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他们不仅要遭受相对经济贫困的痛苦,还要遭受绝对经济贫困的痛苦,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没有足够的收入或财富支付足够的食品、取暖、住房和衣物等开支。相比之下,在全球范围内,资产阶级则成功地减少了税收支付,他们不仅减少了员工的工资,而且还减少了“社会工资”——公共福利支出、社会和公共服务支出。为什么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呢,主要在于政府代表了他们的阶级利益,政府通过削减这些服务的实际支出,通过私有化和公共服务部分私有化做到这一点的。在英国,尤其是英格兰地区,这个问题表现得更为突出,由于向私人出售和预售国民医疗服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所有权,引起了人们的不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