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分化中朝关系的楔子战略与朝核危机的可行解决方案

马钟成 2017-12-01 浏览:
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都不做实质让步,中国就不要期望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向中国作出任何妥协和让步,也不要期望美国会放弃对中国的贸易战和全面围堵。中国继续加大对朝制裁乃至配合美国以颠覆朝鲜政权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其结果只能是美国的萨德和核武器部署到鸭绿江边。幻想美国颠覆朝鲜政权、解决朝核问题后,会把朝鲜半岛北部让出来形成另一个亲华或者中立的北朝鲜政权,这是与虎谋皮。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分化中朝关系的楔子战略与朝核危机的可行解决方案

察网编者按:2017年12月1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进一步制裁朝鲜需等安理会决断》,针对日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所提出的对朝鲜新的制裁方案进行了相关评论。美国代表“呼吁所有国家中断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并要求中国停止与朝鲜的原油贸易”,对此,《环球时报》该文分析指出:
“美韩日都希望中国给朝鲜断油,其目的之一是促使中朝彻底翻脸,中朝友好变为敌对关系,鸭绿江取代三八线吸附半岛乱局的大部分能量。一旦美国对朝动武,也能更放得开手脚。中国决不可这样变成他人的战略棋子。”并提出了中国的底线:“中国已经根据安理会决议大幅限制了对朝石油供应。现在正值冬天,如果完全对朝鲜断油将沉重打击朝鲜的民生,甚至可能引发人道主义灾难。这是中国断不可走的一步,我们相信中俄代表不会在安理会支持美方的这一提议。”
对于《环球时报》这一冷静客观的认识和建议,我们表示认同和支持。为呼应《环球时报》,我们特发《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分化中朝关系的楔子战略与朝核危机的可行解决方案》一文,结合历史和现实分析朝核危机的本质和根源,供读者参考。

、前车之鉴:美国当年分化中苏同盟的信息心理战今天仍在发挥作用

美国在朝鲜半岛战略,是服务于至少是配合于美国的对华战略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否定抗美援朝战争与中朝特殊关系的重要论据,就是认为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本来打算放手台湾争取中国,但斯大林及金日成阴谋策划了朝鲜战争,将中美拉入对抗状态。这种观点既不符合历史,也不符合美国一以贯之的远东战略。

早在二战进行中的1942 年,美国著名战略大师、耶鲁大学国际研究所主持人斯皮克曼便出版了《世界政治中的美国战略:美国与权力平衡》一书,其中提醒美国,战争的结束不是权力斗争的结束,以中国的大小、地理位置、天然资源与人力来预测,中国将成为大陆强权,“一个现代的,焕发活力的,军事化的四亿人口的中国,不仅仅是日本的威胁,更是对西方权力在西太平洋地位的威胁。……流行的观点或许会继续将日本看做最大威胁,但以后平衡将导向中国一方,我们将不得不在远东采取曾经在欧洲的政策”,即像当年援助英国对抗欧洲大陆那样援助日本对抗中国。①

1943年,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开罗会议期间,罗斯福曾提议将琉球群岛交给中国管理,蒋介石提议中美共管。然而美国最终采取的战略是自己独占琉球,顺便也独占属于中国台湾的钓鱼岛。这里体现的正是斯皮克曼的战略,在日本还没有投降的情况下,美国就已经开始重新提防中国的崛起,这个中国,不仅仅是共产党中国。1943年时,在中国大陆,国民党政权仍然占有优势。可以想象,假如内战中国民党一方获胜,美国对国民党的中国仍然会采取一半利用来对抗苏联、一半限制甚至肢解的策略。只有打不败的对手才是朋友。斯皮克曼对华战略的实质,是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有庞大的人口、广阔的领土、丰富的资源、独立的文化传统及初步的工业体系的全球性大国,无论走什么道路、实行什么社会制度,必然是美国及西方遏制、围堵乃至肢解的对象,尤其是当它投靠美国的时候:美国面对强硬的斯大林的苏联和毛泽东的中国,只得被迫承认其国家利益和势力范围,但对戈尔巴乔夫的苏联及叶利钦的俄罗斯则毫不犹豫下手进行打压和肢解。

1949年12月16日,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父毛泽东抵达莫斯科开始对苏访问,当时的中国面临两件主要大事,国家的完全统一及国内工业化建设。解放台湾,当然是当时最迫切的问题。美国某些部门担心中苏结盟,曾主张采取“楔子战略”(包括政治、心理、经济等一系列手段),要把新生的共产党中国从社会主义阵营中分裂出来。

1949年12月23日,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美国国务院和军方关于台湾问题的意见出现分歧:双方原则上都主张要阻止中共解放台湾,防止台湾落入共产党人手中,但国务院主张暂时采用外交和经济手段,缓用军事手段,从而给离间中共和苏联的关系留下战略空间;而军方则主张采用军事手段干预。②也正是在这一天,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国防部三方提出了NSC/48号文件(六天后该文件得以修改),这份文件更多地体现了国务院的意见:一方面美国应继续承认和支持台湾国民党政权,拒不承认中共政权,同时也阻止其他国家承认中共政权。另一方面,“美国还要通过恰当的政治、心理和经济的渠道利用中共与苏联之间、中国的斯大林分子和其他分子之间的一切嫌隙”“在适当的时候,应使用隐蔽和公开的手段来达到分裂中苏的目的”。③为此,美国不得不释放某些放手台湾的假信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马钟成
马钟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