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再理解

吴宣恭 2017-11-27 浏览:
恩格斯认为马克思设想的未来社会的“个人所有制”是建立在协作和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之上的生活资料的所有制,这个解释同马克思的系统理论是相一致的,对它的几种质疑是站不住脚的。对此问题要得到科学的答案应该准确认识公有制的主体和基本特征。

吴宣恭: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再理解

按:恩格斯认为马克思设想的未来社会的“个人所有制”是建立在协作和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之上的生活资料的所有制,这个解释同马克思的系统理论是相一致的,对它的几种质疑是站不住脚的。对此问题要得到科学的答案应该准确认识公有制的主体和基本特征。公有制的主体不是单独、分散的个人,而是联合起来形成一个社会整体的个人。在这场讨论中,有些人利用对恩格斯解释的否定,篡改马克思的观点,大力鼓吹生产资料归个人私有,对此必须加以揭露。

吴宣恭: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再理解

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阐明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必然被替代的趋势以及未来社会所有制的特点。他说:“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在这段话里,马克思设想未来社会仍然存在个人所有制,但它不同于以前的、生产资料归劳动者私人所有的个人所有制,而是建立在协作和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之上的。

这个论述在当时就遭到杜林的攻击。他辱骂马克思主张“既是个人的又是公共的所有制”,是“混混沌沌的杂种”。恩格斯运用唯物辩证法,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多方阐述了否定之否定的客观发展规律,还击了这种污蔑,指出:“对任何一个懂德语的人来说,这就是,公有制包括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制包括产品即消费品。”

恩格斯的解释完全符合马克思设想的本意,得到马克思的首肯,无论在辩证逻辑或形式逻辑上都是正确的,在很长时期被国内外马克思主义理论界所接受。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出于对改革方向的不同主张,对马克思那段论述作了多达几十种的不同解释,在我国引发了如何理解“重建个人所有制”的争论,把马克思本来已经表达得很清楚、很容易理解的话,搅成混乱不堪的所谓经济学的“哥德巴赫猜想”。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意见分歧是从质疑恩格斯的解释开始的,要澄清认识就得从这个源头开始。

吴宣恭: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再理解

一、恩格斯的解释符合逻辑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认为恩格斯将“个人所有制”解释为消费资料所有制是一种误解的观点,归纳起来,主要理由有三:第一,马克思在考察社会变革时,一贯侧重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革,消费资料所有制只是派生的。在“重建个人所有制”问题上,马克思论述的主题应该是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革,不可能仅仅指消费资料所有制。第二,马克思讲的是“个人所有制”的辩证发展,即否定之否定。初始是生产资料的“个人所有制”,到最后阶段却变成消费资料,在逻辑概念上是不一致的。第三,即使在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制度下,消费资料也是归工人个人所有,不存在重建的问题。所以,只用消费资料去解释“个人所有制”是行不通的。这些质疑是从概念的逻辑辨析入手的,但它们本身就存在逻辑上的错误(当然还有理论上的错误)。

1.剖析第一个质疑

马克思和恩格斯总结人类历史发现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的确是始终强调生产资料所有制在社会生产关系中的基础性决定作用。他们一贯地沿着生产社会化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矛盾分析资本主义从发展到最终必然趋于灭亡的过程。在设想替代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时,首先考虑的当然是生产资料的所有制。恩格斯在《法德农民问题》中指出:“必须以无产阶级所拥有的一切手段来为生产资料转归公共占有而斗争。”在那段否定之否定的名言中,马克思的立足点正是这样的。他明白无误地指出:“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表明他正是以生产资料为客体设想未来社会的所有制,即生产资料归社会共同占有的所有制。在这里,马克思的表述是非常清楚的,即从生产资料归劳动者个人所有的私有制发展为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第一个否定;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而建立劳动人民共同占有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就是否定之否定。至于这段话提到的“个人所有制”,只是完成了否定之否定后在新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基础上”形成的。不难看出,这里谈到的所有制实际上包含了两个层次:前一个是归属于全体劳动人民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是新建立的生产关系的基础,是否定之否定的主题;后一个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形成的“个人所有制”,是从属于生产资料所有制这个主题,由主题派生出来的。这两种所有制的主体、客体及其在生产关系中的地位是不相同的,不可能都是生产资料所有制。这可以从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关系的系统理论和那段话的行文得到佐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宣恭
吴宣恭
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