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住资本的

鄢一龙 2017-11-12 浏览:
当然要根本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有一个期待,就是把党政系统里面的信访部门、基层组织、社区组织以及民政部的部分职能中跟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部分进行整合,形成一个党的群众工作委员会,它代表了群众利益,不是按照一套科层制的方式来运作,这个是实现中国式民主密切联系群众的有效方式。所以说理解党的生命力实际上是要从党群关系中去理解,就是怎么样保证党植根于人民。我觉得解决了这三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实现了我们所说的我们不但要创造更高的经济发展水平,还要创造更高的政治文明。

就民生的领域来说,你要都按资本的逻辑来运作会出现大量问题。包括房价也是这个问题,你要按投机资本的利益那就是希望暴涨,但是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从普通人的利益出发,那就是中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要强调房子的使用价值,而不是它的金融价值,商品价值都有点偏离了,现在变成金融价值了。它必须有这么一套体制,它必须有校正,就是不能完全按资本的逻辑来干预,这个体制是我们在新中国成立前三十年,就是毛时代、计划经济时代确立的,这个体制不是按资本的逻辑来运作的,这套体制它还存在,而且还在重构。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住资本的

(制图:东方IC)

这在西方实际上也出现了,像卡尔·波兰尼说的社会反向运动,当资本力量太强的时候,社会力量会起来保护自己,不让资本成为统治一切的力量。中国原先就有社会主义的力量,现在进一步去强化它,新时代很大的一个含义就是说我们进一步去强化它。当然从上层建筑角度,除了政治主体性角度以外,很重要的也有意识形态的问题,劳动阶级与资本的力量竞争领导权的问题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根本含义,这个政权本身是为劳动阶级服务的。意识形态要和政权的诉求建构相一致,所以需要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这一点决定了人的行为方式。

但从长远来说,能够实现对资本的驾驭是科技力量,因为经济基础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是由现在的科技条件所决定的,随着科技的发展,生产的社会化程度会远超过现在所设想的状况,所以它跟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这也是为什么共享经济、共享的潮流越来越盛的原因。物质会越来越充裕,一旦你进入一个相对充裕的阶段,私人的产权意义就不大了,大家不一定会把竞争性产权和排他性消费作为追求,这个实际上是对私人资本力量的消解。

问题三: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成效卓著,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您对进一步激活党的创造力和战斗力有什么具体的思路和建议?

鄢一龙:对这个问题我们也做了一些思考,我们的看法就是要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坚持党的领导,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来讨论党的长期执政所面临的几个挑战:第一个挑战就是权力腐化的问题,因为你处于权力的中心,没有竞争性对手你的权力很容易腐化,你怎么解决?第二个挑战就是党自身蜕变的问题,你的初心怎么变化?在整个市场经济的考验中有些党员干部本身会变化,失去原先的一些意志品质。

第三个挑战就是脱离人民群众的问题,党执政意味着进入一个科层系统或者官僚制,他跟人民群众之间产生一种脱离,怎么解决脱离人民群众的问题?这是三个根本性的问题。

这三个问题解决之后,就会使中国的政治体制成为最有生命力的体制,而且这实际上是对西方的政治体制构成一个真实意义上的长远挑战的体制。因为它首先很有效率,这方面大家都看到了,假如党解决了权力腐化的问题,那就会是一个权力运行既高效又清廉的政党。

十八大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大的希望,未来包括十九大提出就是要朗朗乾坤,就是要风清气正,就是要形成压倒性的胜利,那要怎么样去做呢?因为反腐不仅仅是要反腐,它是要探索解决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的一些根本问题。我觉得要从这几个方面去做。

一是制度建设,就是说怎样把权力进一步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面,包括制定党内的法规。对此我还有一个看法,制度建设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即在宪法中怎样进一步把党的领导地位明确及规划。因为现行的宪法主要是在序言中规定了党的领导,但在正文中它没有对党的领导做出明确的规定,也没有说党的领导、国务院和全国人大是什么关系,这样就会存在一个党的领导的宪政地位不明确、规范不够有力的问题,我期待这在未来会有一个明确的解决。确立了党的领导的同时也是规范了党的领导方式,这样使得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更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但还有其他方方面面的制度建设。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住资本的

另外,中国走了一个很重要的路,走监督的路子避免权力腐化。三权分立的体制避免权力腐化的方式是通过权力制衡,把权力分开再相互盯着。我们走的路是什么?权力监督。权力授权给你,但是信任不能替代监督,就像中纪委说的那句话“我还得盯着你”,现在我们的监督体系越来越严密。

所以十九大做了一了个系统的梳理,包括巡视的监督、审计的监督、同级的监督等等,这些还都只是内部的监督,包括我们现在还要设立监察委,这其实就是纪委监督的权力向全部公职人员延伸,把它跟群众监督、媒体监督、人大的监督结合起来就是一个非常严密的体系,我觉得能够解决我们说的第一大挑战。

第二大挑战就是说怎么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丧失初心跟活力,这就是党的建设伟大工程里面提到的不忘初心。加强理想信念的教育,然后在市场化的环境中仍然使得党员能有超越性的追求,在市场化的环境中不忘理想信念和初心。同时我期待中国未来可以从传统文化中得到借鉴,就是党员能够形成一套自身的修养体系,马克思说“通过改造客观世界来改造自己”,作为党员他怎样通过在自己的工作历练的过程中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这样始终保证党员的先进性。同时还可以借鉴礼乐体系,因为信念价值观这种东西是通过一套教育、仪式、表彰、优待、惩罚和生活规则的方式来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我期待党更有效地建立起来这一套体系以便我们解决第二个挑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