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住资本的

鄢一龙 2017-11-12 浏览:
当然要根本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有一个期待,就是把党政系统里面的信访部门、基层组织、社区组织以及民政部的部分职能中跟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部分进行整合,形成一个党的群众工作委员会,它代表了群众利益,不是按照一套科层制的方式来运作,这个是实现中国式民主密切联系群众的有效方式。所以说理解党的生命力实际上是要从党群关系中去理解,就是怎么样保证党植根于人民。我觉得解决了这三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实现了我们所说的我们不但要创造更高的经济发展水平,还要创造更高的政治文明。

第四个治理的优势是网络治理。网络治理就是让党的8900万党员以及几百万党的基层组织构成一个人与人的互联网。因为现代组织的基本方式是分工专业化,专业化有它的好处,但是它也带来了组织跟组织之间的结合问题,那就很成问题了。而党的基层组织能够延伸到社会不同类型的组织中去,不管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人企业还是政府机关,它都有个共识的纽带来使得整个国家形成一个共同的方向往前走。

这四个方面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治理的优势,但归结起来就是这样一个大国要是离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任何事情都是办不成的,国家就会四分五裂,反过来还需要保证党做到“来自人民,依靠人民,为了人民”,增强对“三个人民”的信仰和行动能力。

问题二:我们知道,如果不借助资本的力量,中国经济发展难以取得今天这样伟大的成就。当前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势。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在党的领导下,“资本”事实上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如何给资本套上社会主义的笼头,使它不会变成与人民为敌的洪水猛兽,中国共产党与社会主义中国是如何有效驾驭资本为人民服务的?或者说,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因素体现在哪些方面?

鄢一龙:这个问题实际上跟我们前面讨论的第一个问题一样的,如何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得肯定在现在这个阶段,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力量,它体现为企业家精神,资本的投资能促进经济繁荣,带来就业。所以说当代的阶级关系我个人认为是阶级之间的协作,它比阶级之间的斗争更重要,但是肯定还存在阶级斗争,只是阶级之间协作更重要,所以首先要肯定资本的力量。我们搞市场经济能成功,一定程度上也是承认资本力量的作用,所以首先我们必须要在肯定资本的同时有效地利用资本。反过来你刚才说到了那些资本带来的问题包括马克思的相关论述,因为对资本不进行制约的话它会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所以说核心是既利用资本又驾驭资本。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住资本的

2017年10月19日,北京,十九大部分代表团讨论向中外记者开放。从左到右: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与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参加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讨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怎么样做到这个“中道”呢?我的个人的看法是要区分两个东西:第一个就是要保护资本,或者更准确地说要保护财产与契约的权利。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条件,利益的利只有保证这个,然后有恒产者才有恒心,大家才会去投资,才会去发展经济,才愿意做各种创新,社会才能繁荣。

第二个就是我们要看到资本它不仅仅是权利,利益的利,它更是权力,力量的力,它的权力表现为马克思说的“不可抗拒的购买的权力”。这个是当代社会所有搞市场经济的国家中最大的力量或者说最大的权力,我把它称为“总体性权力”。

什么叫总体性权力?就是它对别的力量构成支配性作用,因为只要有商品交换,或者只要有交换,它就能发挥作用。你可以看到,那个是媒体的力量在起作用、那个是政治的力量在起作用、那个是信息的力量在起作用、那个是组织的力量在起作用,但是你仔细分析会发现它们背后都有老板,那就是资本力量在操控,所以说它才构成了支配性作用。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市场经济国家或者说资本主义国家会是一个资本占据支配性地位的体制,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跟它抗衡,是资本在坐庄。

但在中国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权力恰恰也是一个总体性权力,是一个上层建筑层面的总体性权力。所以这次十九大报告就明确重申“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的权力也是总体性的权力。正因为两者都是总体性权力,所以我们就可能去期待在上层建筑中反作用于资本的力量,要形成驾驭资本的格局,既利用资本又驾驭资本。在这个条件下,我们才可以深刻理解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判断,十九大又重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是党的领导,因为没有党的领导会导致资本的力量过于强大。

至于怎么样有效地去驾驭资本:首先要坚持党的领导,然后让党的力量向社会有效延伸,所以在力量上必须保证不让党的领导弱化、虚化、边缘化。

第二个要保证党自身的主体性,就是党自身不被资本所同化,反过来还有能力去同化资本,这说明全面从严治党很重要。十九大报告提到的党的初心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就不能变成为资本利益最大化服务。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怎样做到不变质,这次十九大报告也谈到了一些,包括不能用商品交换法则来混淆党内的政治生活原则。

第三条实际上很重要,这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体制不是按资本的方式运作的,不能什么东西都市场化,因为市场化实际上是确认了资本是最强大的力量。市场化固然没错,相当多领域也都有市场化,但是市场化在有的领域是不行的,比如说事业单位的体制,比如民生领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