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理性很油腻,前景很黯淡

赵磊 2017-11-11 浏览:
虽然资本主义的理性十分油腻,但资本主义越来越糟糕的现实,却预示着黯淡的前景已然迫近。欧洲的失业率很高,西班牙青年人的失业率高达40%以上。同时发达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已经不需要投入更多的劳动力,减少劳动是社会的必然趋势。由于由于减少劳动投入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失业问题将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头号难题,在资本雇佣劳动关系的框架内,失业问题又是无解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作者按:

在中国共产党的入党宣誓中,有一句令人刻骨铭心的誓词:“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不知从何时起,这句铿锵有力的誓词渐渐淡出,人间蒸发,不知所终了。我注意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流行的影视剧中,但凡有入党宣誓的场面,誓词中多半会少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一句。

难道,“共产主义”也成了敏感词?

把“共产主义”从誓词中剜掉的做法,与苏联解体、东欧易帜以及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的现实,不无关系。用时髦的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经济人”看来,别看马恩论证的共产主义理想很丰满,但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现实却很骨感。骨感的意思是:势单力薄,弱不禁风。

与“骨感”的社会主义相比,当代资本主义貌似兵强马壮,一呼百应,于是趾高气扬、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很多年前,当福山教授信心满满地宣布:“资本主义一定会终结人类历史!”那气势,那阵仗,摆明了资本主义不仅是此岸世界的人间仙境,而且也是彼岸世界的最终归宿。一句话,既然资本是赢家,那么现实与未来,老子通吃!

但是接下来,我要给资本添堵了。

何谓“现实与未来”?现实者,今天也;未来者,明天也。现实正在当下,而明天尚未降临。所以嘛,未来只能用“理想”来承载。

资本主义的理想在哪里?虽然资本主义使了吃奶的劲要把自己给“普世价值”了,可是,一门子心思琢磨发横财的经济人到底有没有“理想”?这还真是一个疑问。不过,经济人有“理性”肯定是没有疑问的。这个理性不仅很丰满,而且十分地油腻——就像四川的老油火锅,面上漂浮的和锅底沉淀的都是百年的腻子,油乎乎的。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反讽的是,虽然资本主义的理性十分油腻,但资本主义越来越糟糕的现实,却预示着黯淡的前景已然迫近。用布雷默在最新一期《时代》周刊(2017年11月13日出版)封面文章上的话说:“如今,美国和欧洲的模式看起来越来越不正常。”

何谓“不正常?”所谓“不正常”,就是反常、颠倒、畸形的意思,属于变态一类。“越来越不正常”,就是越来越变态,越来越不被人们所接受。借用时髦的话说:“理性很油腻,前景很暗淡”。

布雷默何许人也?布雷默(Ian Bremmer),美国政治学者、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创始人兼总裁,《时代》杂志特约编辑,还是CNN、BBC、福克斯新闻等西方媒体的常客。

为了有助于同志们准确把握资本主义的现实与未来,我把我在几年前写的系列博文《“中间道路”在哪里》的最后一集,加上了小标题,重新挂出来,供大家一哂。

正文:“中间道路”何处去?——“中间道路”在哪里(之七)

一、资本主义很纠结

《“中间道路”在哪里》从2014年挂出第1季开始,加上被毙掉的第6季,到现在已经进入第7季了。在新常态的背景下,“中间道路”向何处去?想必是国人都比较关注的问题。所以,展望未来,是本季的中心任务。

关注拙文的朋友,也在翘首以待我的答案。先别着急同志们,与其直接回答“‘中间道路’何处去”,不如先来看看发达国家未来将向何处去。为什么?既然发达国家正在引领世界潮流的方向,那么,拿发达国家的未来说事,恐怕会更有说服力。

左边的同志可能会有意见:不是说要有自己的“特色”吗,干嘛非要以别人的马首是瞻?我说别激动同志们,强调“特色”很有必要,但既然都是“市场经济”,就有一个“一般性”在里面吧?按照“谁主导世界游戏规则”,我们就得有“清醒认识”,并“尊重这个规则”的逻辑,你不把“一般性”讲清楚,右边那拨人能答应吗?所以,必须滴。下面,我先谈谈“一般性”,最后谈谈“特殊性”。

问:“现在主导世界的游戏规则是谁?”答曰:“普世价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