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

吴恩远 2017-11-02 浏览:
库利科夫强调:俄罗斯人知道,西方从来不承认俄罗斯人有与他们平等的地缘政治权利。整个20世纪,俄罗斯一直在为击退敌人而斗争。这场斗争始于20世纪初,一直延续到今天,而在斯大林时期取得了从开始到中间阶段的胜利。当年与西方的“冷战”今天还在进行,实质仍然是维护俄罗斯人的生存权。担忧这场斗争能否再次取得胜利,正是俄罗斯人对斯大林给予前所未有的肯定的原因。

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对俄罗斯和苏联的攻击

2017年6月26日,俄罗斯各大报纸刊载了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38%的俄罗斯人在回答“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时,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宁名列第三。在此期间,普京会见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时说道:对斯大林的过度妖魔化就是攻击俄罗斯和苏联。这句话几乎颠覆了半个世纪以来苏联和俄罗斯对斯大林的评价。俄罗斯民众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新的认识,必将对俄罗斯社会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一、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普京:对斯大林评价的变化

苏联对斯大林的争论始于赫鲁晓夫1956年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攻击和批判导致苏联社会和国际共运思想混乱,并影响到戈尔巴乔夫等后人,可以说苏联解体“始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从对斯大林个人的批判发展到对“斯大林模式”和整个苏联体制的全盘否定,1989年苏联社会对斯大林的正面评价只占8%,灭史亡国,殷鉴不远。

苏联解体给俄罗斯社会带来的悲剧,令无数俄罗斯人怀念苏联时期的大国气概和稳定生活,对斯大林的认识更趋理性和客观,斯大林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开始逐步回升。此后多次民意测验表明,俄罗斯人对苏联社会的评价日趋正面,斯大林则稳居杰出历史人物前列。

同以前相比,“列瓦达中心”这次民意测验特点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俄罗斯民众对斯大林评价出现新的升级。俄罗斯过去有过很多次类似的民意调查,斯大林被列为第一位并不鲜见(最近一次是2017年3月评价百年来俄罗斯最伟大领袖人物,列宁、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位)。但以往俄罗斯的民意调查主要是测评自己国家的历史人物,这次范围扩大到全世界和全部历史发展阶段的杰出名人。世界各国、各民族对此当然有自己的标准,俄罗斯民众这个答案不一定被他人接受,但斯大林的地位在俄罗斯人眼里超过他们心中的“神”——彼得大帝,超过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普希金等俄国历史人物,甚至被认为其贡献应当居全世界所有杰出人物之首,把斯大林抬到这么高的地位在俄罗斯的民意测验中还是很少见的。

一次民意测验也许不能说明多大的问题,但如果多年来、多种民意调查机构的多次测验都是同一个结论,就确实代表了广大民众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俄罗斯人对斯大林的看法,已经产生过山车式的急剧转变。正如2017年6月28日《俄罗斯——波罗的海》报写道:“在俄罗斯现代史上,特别在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时期,人们始终对斯大林镇压的罪行感到恐怖并且咒骂这个血腥的暴君。但在新的斯大林式的普京体制时期,斯大林的个人威望从已经触底又得到了复兴。有这种感觉,我们国家对斯大林的评价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第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评价有新变化。普京对斯大林第一次正面评价是在2002年。他一方面谈到斯大林的“专制、独裁”,另一方面则肯定:“正是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才取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与他的名字相关联。忽视这一现实是愚蠢的。”此后,他对斯大林的多次评价基本上都在这个尺度之内。

2017年6月16日,普京回答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关于评价斯大林的问题时说:斯大林时代发生过悲惨事件,今天的俄罗斯确实还带有斯大林主义的某些遗毒。但是,我们大家不都带有各种遗毒吗?任何人都难免犯错误。他还指出:“在世界历史上都存在有争议的人物:英国的克伦威尔,法国的拿破仑。克伦威尔是独裁者和暴君;拿破仑当了皇帝后,把国家引向民族灾难,遭到完全失败。但是他们两人在国内仍然受到尊重。”这就表明了他对待斯大林的态度。他举例说道:丘吉尔尽管有其反对苏联的立场,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坚决主张与苏联合作,并把斯大林称为伟大的统帅和革命者。所以,普京强调:“斯大林是适应时代需要而产生的人物。那些过分妖魔化他的人,实际上就是在攻击俄罗斯和苏联。”

这是普京对斯大林新的评价:首先,承认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现象,而且“很过分”;其次,把对斯大林评价放到与国家平行的地位,指出对斯大林的攻击就是对苏联和俄罗斯的攻击。再次,强调斯大林的所作所为是顺应了时代的需要。

第三,抬高斯大林地位的不仅是左派、不仅是俄共,而是各级政权。2017年6月27日的《俄罗斯报》报道:最近关于斯大林的消息占据了俄罗斯各报头版,仿佛是在进行军队大元帅竞选。“斯大林从地下冒出来了”,俄罗斯报纸通栏大标题这样报道。几乎每一天,斯大林的各种挂像、雕像突然冒出在各个地方。但主导这种行为的,不是左派,也不是俄罗斯共产党,而是各级政权。在莫斯科国际法学院,把原先取下来的斯大林挂像又挂回原处,就是校领导的决定。2015年7月3日,俄罗斯当地政府在特维尔州勒热夫区竖立了一座斯大林胸像。俄罗斯政府现任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梅金斯基为此专门撰文,阐述建立斯大林纪念碑的原因。他写道:“我们社会不需要以丑化、回避的态度对待祖国的历史和历史人物,特别是对斯大林的不实评价。以前靠随意推测或谴责性的论调对斯大林评价的那种情况在现实社会中早就不能立足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恩远
吴恩远
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