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梅荣政 2017-10-23 浏览:
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 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关系,借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物质武器和精神武器、头脑和心脏的关系,也可说是“体”和“魂”的关系。这种关系反映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上,就是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为何没有马克思主义“ 真经”,迷念“西天取经”,就会贻误大事?

第一,马克思主义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人类至今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阐明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有马克思主义“真经”在胸,就能运用正确的世界观、方法论观察和解释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各种现象,从而揭示蕴含在其中的规律,依规律而行。抛弃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犹如“盲人骑瞎马”,必然违规律而动。同时因为没有确立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理论的定盘星和理想信念的压舱石,没有铸就“四个自信”的主心骨,因而在识别各种唯心主义理论的思想观点上,自然也就不能抵御病毒的侵袭。

第二,从总体和本质上说,西方思想文化理论是西方经济政治制度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总想着“西天取经”,一味接受西方思想文化理论,必然不可避免地接受维护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思想观念而走入迷途。

在这个问题上,一些学者总轻信西方学者公正无邪,“不偏狭于阶级”,唯真理而求索。实则这是一种天真的善良愿望。相反,一些严肃的西方学者却不这样看,如最著名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凯恩斯就曾声明:“如果当真要追求阶级利益,那我就得追求属于我自己那个阶级的利益。……我是站在有教养的资产阶级一边的。”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尼也说:“社会科学家和其他人一样,也具有阶级利益、意识形态的倾向以及一切种类的价值判断。但是,所有的社会科学的研究,与材料力学或化学分子结构的研究不同,都与上述的(阶级)利益、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有关。不论社会科学家的意愿如何,不论他是否觉察到这一切,甚至他力图回避它们,他对研究主题的选择,他提出的问题,他没有提出的问题,他的分析框架,他使用的语言,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的(阶级)利益、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应该说,这些论述是坦诚而真实的。在阶级社会和有阶级存在的社会里,“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够不站到这个或那个阶级方面来”。(《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35页)我们一些学者之所以犯迷糊,关键在于“不应该离开分析阶级关系的正确立场”。( 《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0页)

第三,迷念“西经”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被“三化”“三失”,而各种冒牌的“马克思主义”就粉墨登场了。诸如形式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的 “马克思主义”, 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生态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等等。这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就出现过的现象,当时邓小平和一些马克思主义专家就曾给以其严厉的批判,使之受到重创,但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进入新世纪以后,在高校包括马克思主义学科在内的一些学科中,也出现了把前述种种思潮视为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创新而予以热捧,甚至称之为马克思主义“新境界”,用这些观点来解读马克思主义,并且作为判断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是僵化还是思想解放的标准。不用说,这只能引发严重的思想混乱。

究其实质,这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某个方面,如生态方面的、环境方面的、妇女方面的原理和观点,从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中、从它同其他原理和观点的联系中、从它同具体的历史经验的联系中抽离出来,肢解成了各种碎片,而后再用折中主义的手法,从现代西方哲学、美学和神学中摘取一些以主观唯心主义、特别是抽象人性论为理论基础的思想观点,生拉活扯嫁接到马克思主义头上,随心所欲地编造成自己所称道的“马克思主义”。

从事情的本质看,马克思主义概念被严重泛化、滥用,是20世纪30—50年代西方一股通过伪造马克思主义来反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延续。当时,新黑格尔主义、存在主义、实用主义、新实证主义、结构主义、弗洛伊德主义、基督教和法兰克福学派等资产阶级流派,竞相用被他们加工、伪造、杜撰的思想观点来对马克思主义作阐述、“新解”和“补充”,目的是批判和反对马克思主义。这股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当时竟被西方称作“马克思的第二次降世”。其实,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特别是它赢得广大工人阶级拥护以后,一些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流派就用这类把戏来糟蹋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一生都在同这些流派作斗争,列宁在批判俄国的马赫主义者时也揭露过这类把戏。列宁说:这些人“从折中主义残羹剩汁里获得自己的哲学,并且继续用这种东西款待读者。他们从马赫那里取出一点不可知论和唯心主义,再从马克思那里取出一点辩证唯物主义,把它们拼凑起来,于是含含糊糊地说这种杂烩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53页)这些糟蹋马克思主义的学派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诋毁也是全面的,包括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剩余价值理论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梅荣政
梅荣政
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