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教训的世界观方法论立场视角

项国兰 2017-10-23 浏览:
苏联解体的教训包括斯大林在一些个别问题上有偏差,没有被纠正并形成理论体系和思维模式左右苏联的内政外交;赫鲁晓夫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立场没有被纠正并被其继任者写在宪法里,在苏联泛滥30年,这使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思想乘虚而入,客观上从政治思想组织上为戈尔巴乔夫的背叛做了准备。马克思主义要求其执政党务必:观点科学、彻底,能为建立公平正义、理想的社会提供指导;方法与实际契合;立场大公、无私、为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苏联解体教训的世界观方法论立场视角

社会主义国家建立的理论依据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和立场。本文拟以此视角分析苏联解体的教训。包括五个方面

一、 缺乏世界历史视野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视野着眼于世界历史发展的规律,强调世界历史发展的辩证与统一关系,把社会主义看作一项世界历史性事业。苏联从建国之初便遭遇外国武装干涉,之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后来是冷战,而解体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作为外部条件和戈尔巴乔夫作为内应出卖的结果。苏联的建立和解体其意义都是世界历史性的。但是除列宁以外的历届领导都不同程度地缺乏这种世界历史视野。表现如下:

没有资本主义能做到一切。1927年,斯大林在《十月革命的国际性质》一文中提出:“无产阶级能够不要资产阶级并且反对资产阶级的情况下顺利地管理国家,能够不要资产阶级并且反对资产阶级的情况下顺利地建设工业,能够不要资产阶级并且反对资产阶级的情况下顺利地领导整个国民经济,能够不顾资本主义包围而顺利建设社会主义。”③这段话非常典型,这是斯大林面对西方对苏联千方百计围追堵截,发展苏联现代化的一个主要思想。这在当时是合适的。问题在于这个思想延续下来,并且是几代苏联领导者坚守的准则,这导致了苏联的封闭,也因此产生一系列理论误区。

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贸易就是出卖自己。斯大林甚至把上述思想推广到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未果。“而统一的无所不包的世界市场瓦解了”和出现了“两个也是对立的世界市场”的观点,则进一步割断了苏联与西方经济的密切联系。1945年,在研究战后发展的国际会议上,美国一宣布完“马歇尔计划”,时任苏联外长的莫洛托夫在没有同与会其他各国进行任何协商的情况下,便拂袖而去。④后来见证这一场面的法国外长回忆起这件事时非常惋惜地说,莫洛托夫为什么不留下来与我们共同协商,讨价还价?

市场经济和私人资本是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前途不相容的。这是斯大林关于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关系的一个主要观点。1924年斯大林几次提出,为了实现工业化,应当尽快发展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等作为工农业结合的中间环节,应当坚决排斥包括小商人、小摊点在内的一切资本主义成份。到1937年,社会主义经济成分在苏联全国各种经济比重中占98.5%至100%。联共(布)第18次代表大会的决议说:“苏联……彻底消灭了一切剥削阶级,完全铲除了人剥削人的现象和把社会分为剥削者与被剥削者的根源。”⑤

上述思想持续至勃列日涅夫时期。其间有过的几次改革一旦触及其核心,便停止。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为理解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要求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应自觉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认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辩证关系及世界经济的一体性、相互依存性和开放的不可移易性,明白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在整个过渡时期不同阶段的任务。客观地看,斯大林时期西方封锁围剿,与其交往的客观条件欠缺,但是比起列宁时期要好得多,关键是主要领导者缺乏世界历史视野。

二、对时代的认识有偏差

时代是后发型国家发展的国际背景。它要求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一是要明了时代的本质,二是要把握时代不同阶段的特点。偏差有以下两点。

只看到本质引起的偏差。斯大林在对时代本质的把握认识透彻,把握准确,有时也能看到时代具体特点,比如意识到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一方面对苏联封锁、围剿,同时又准备发动战争,因而在国内动员一切力量,优先发展重工业,实施加速发展的现代化战略。当时是否进行现代化关系到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存亡。战时苏联已经成为能够对抗西方强大国家联盟的、新的自主力量的中心。这样,在法西斯德国入侵时,斯大林的战略拯救了苏联。再比如,斯大林由于对帝国主义的本质有深刻认识,提出只要帝国主义还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而为了避免战争的可能发生,要有相应的威慑力量。因此采取非常措施加速制造核武器,后来美国解密的文献表明斯大林的决策是及时、正确的,也因此在他执政时期没有贻误苏联现代化的全面发展。偏差表现为有时看不到不同发展阶段的特点。这种偏差使斯大林对帝国主义国家可能侵略苏联时刻有一种忧虑。二战后有所减缓,但仍把备战作为苏联的首要任务。这种情况在其后任者那里有缓和,有加剧。总之,这种偏差导致对战争的或然率估计过高,遂使苏联的政治经济体制带有浓重的战备色彩。

缺乏对不同阶段特点的分析。斯大林在他执政的近30年里一直谈资本主义总危机的观点。观点没错。但他对不同阶段具体变化的特点总体缺乏分析。在偏差没有得到及时纠正的情况下形成一种理论体系和思维模式左右着苏联的内政外交。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不仅需要看到资本主义发展的总趋势、时代的本质——这是国家发展长期战略的需要,而且也需要对其不同阶段特点进行准确分析,这是国家短期发展政策策略需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