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体系的内爆:生态维度

蔡华杰 2017-10-20 浏览:
资本主义体系在生态维度上的内爆作为一种客观现实性,也引起了资产阶级的警觉,迫使资本主义进行资本维度内的改革。恩格斯曾经分析过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的改革,他说:“猛烈增长着的生产力对它的资本属性的这种反作用力,要求承认生产力的社会本性的这种日益增长的压力,迫使资本家阶级本身在资本关系内部可能的限度内,越来越把生产力当作社会生产力看待。”

至此,解决资本主义体系在生态维度上的内爆,从根本上看,破解的药方不应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寻找,而应从超越资本主义的替代物——社会主义的框架内探索,而这种具有生态友好性特征的社会主义,从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关系,以及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和价值的关系看,应重新考虑如何在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对立统一中,以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结合的全新方式实现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当然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转型甚至巨变的过程。显然,这一过程带有“革命”的韵味,而通常情况下,革命的发生只有在矛盾极其尖锐的状态下才会发生,而资本主义体系内生态维度上的双方——资产阶级和“环境无产阶级”的矛盾似乎还未及这一程度,可能的原因一方面来自资产阶级近几十年来持续不断地“洗绿”行为,掩盖了资本主义体系内的生态矛盾,另一方面来自环境无产阶级对自身环境权益遭受伤害的感受具有渐进性特征。

不过,无论如何,资本主义体系在生态维度上的内爆作为一种客观现实性,也引起了资产阶级的警觉,迫使资本主义进行资本维度内的改革。恩格斯曾经分析过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的改革,他说:“猛烈增长着的生产力对它的资本属性的这种反作用力,要求承认生产力的社会本性的这种日益增长的压力,迫使资本家阶级本身在资本关系内部可能的限度内,越来越把生产力当作社会生产力看待。”(马克思、恩格斯,2009)就生态维度而言,我们可以将恩格斯的这段话改成:持续不断出现的自然限制对资本属性的这种反作用力,要求承认生产力的生态极限本性的这种日益增长的压力,迫使资本家阶级本身在资本关系内部可能的限度内,越来越把生产力当作生态生产力看待。因此,就有了当前在资本限度内进行改革的“生态资本主义”的出现,其本质是资产阶级为了巩固和完善自己建立的社会制度而在生态领域采取的革新措施,尽管它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但却为过渡到生态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打下一定的基础,其最终的归宿必然是打破资本主义体系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海派经济学》2017年第1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