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白钢 2017-10-19 浏览:
中国文明西来说就其所依凭之语言、器物、文化证据言,以今日之学术视之,根基虚浮而多臆想凿空之论,本不足待言;唯其于中国近代思想史所产生之影响及其折射之文明认同意识,颇有可道者。 本文试图稍稍勾勒其生成流播之轨辙,进而讨论其与文明认同特别是中国文明自我认同之关联。中国文明西来说,并非某种孤立的有关文明发生-流播的表述,而是整体性的世界文明一元论之分支。发源于西方的现代性的文明一元论意味着确立世界诸文明间的高低上下尊卑的等级关系;西方,作为普遍文明的成熟形态,被自然地置于这一等级关系的顶端。

中国文明西来说就其所依凭之语言、器物、文化证据言,以今日之学术视之,根基虚浮而多臆想凿空之论,本不足待言;唯其于中国近代思想史所产生之影响及其折射之文明认同意识,颇有可道者。

本文试图稍稍勾勒其生成流播之轨辙,进而讨论其与文明认同特别是中国文明自我认同之关联。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中国文明西来说,并非某种孤立的有关文明发生-流播的表述,而是整体性的世界文明一元论之分支。

这种一元论就其实质而言,是将某一系列特殊的文明属性上升为普遍的人类共同文明经验的冲动,是具有高度自信的特殊文明体将自我意识外化为它者并构成一整全体的理论实践。尽管这种冲动几乎蕴藏于每一种特殊文明的核心处,但将其明确地表述出来并现实地构成对世界各种文明的历史解释,则确乎是发肇于西方的现代性将世界各民族都裹挟嵌入其所规定的世界历史后的结果。

在这一背景下,文明一元论意味着确立世界诸文明间的高低上下尊卑的等级关系;西方,作为普遍文明的成熟形态,被自然地置于这一等级关系的顶端。

在文明起源论上,这种一元论则呈现为更复杂的形态:世界文明的源头,并不被确立在欧洲或西方,而在被欧洲人习惯于称作近东-中东的领域。那里并非西方,但是又天然地与西方有着密切关联,这里是西方自文明肇生后便可及与可知的东方,是西方自我意识生成所不可或缺又不可分离的它者。有关它们的古老历史、文明以及对西方源初影响的记述,已经进入了西方历史记忆的深处并构成了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相比照而言,处在 “远东”的中国,其文明谱系的确认则要困难得多。它既是某种强大、持久而现实的文明,又与着西方文明有着太多的差异和不可理解之处。历史学家到底不能如黑格尔那样,径直以精神的停滞状态来解释这种文明差异。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近东-中东某古老民族东迁入而化成中国文明的理论模式出现了,文明的特质被溯归于种族的特质。

对应于整体文明起源的泛埃及论和泛巴比伦论,中国文明西来的源头也主要被定在埃及和巴比伦。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埃及说发端于德国耶稣会士柯切尔(Athanasius Kircher)。在其于 1652-55年发表的《埃及之俄狄浦斯》(Oedipus Aegyptiacus)与1667年发表的《中国图说》(China Illustrata)这两部规模庞大的作品中,他从中文与埃及象形文字相似之处出发,认为中文是埃及文字的某种变体,中国人是远徙至东方的含(Ham,诺亚的三子之一,被认为是含米特人的祖先,埃及人即属于含米特人)的后裔,孔子即为希腊之赫尔墨斯神(Hermes)与埃及之图特神(Thoth)的结合体Hermes Trismegistus(直译可作“三倍伟大的赫尔墨斯”)的化身,也即是摩西(Moses)。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1716年法国学者尤埃(Pierre-Daniel Huet)著《古代商业与航海史》(Histoire du Commerce et de la Navigation des Anciens),通过对于古代海上商路的研究,提出古埃及文明经印度传入中国的传播路径,认为中、印皆为古埃及人之殖民地,两国民族大多具有埃及血统。著名法国汉学家德经(J.de.Guignes)极力赞成其说,于1758年11月14日发表题为《中国人为埃及殖民说》 (Memoire dans lequel on prouve, que les Chinois sont une Colonie Egyptienne)之演讲,也从汉字与古埃及象形文字之相似性立论,进而宣称中国人为埃及所殖民而习得文字,中国之古史即埃及史,甚至考证出埃及人迁居中土之具体年代在公元前1122年。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此外持类似观点的尚有S.de.Mairan(1759)、Warburton(1744)、Needham(1761)等人。其说之根据,一则为旧约有关诺亚子孙散布于世界构成大洪水后人类祖先的宗教传说及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认为人类语言同出一源的假设,一则为同属象形文字的古埃及文字与汉字之形式相似性,二者伴着各种有关古老东方的奇异想象与穿凿附会,杂糅交错在一起。

随着埃及象形文字的解码及对于古代埃及语认识的深入,埃及文字与汉字的相似性不再被视作二者对应之语言的同源关系之体现,此说亦不复为学人所信。

当埃及说式微后,巴比伦说代之而兴,主张中国文明源于以巴比伦为代表的两河流域。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起,法国东方学家拉克佩里(T.de Lacouperie)发表了若干论著,试图系统论证中国文明的古代近东-中东之起源,而于1894年出版的《早期中国文明的西方起源(公元前2300 年~公元200 年)》 (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 from 2,300 B.C. to 200 A.D.)一书,可谓其中之集大成之作。

中国文明西来说的流播与文明的自我认同

该书提出:

公元前2282年(或更早),原居巴比伦与埃兰(Elam)地区的巴克族(Bak Tribe)在其酋长纳洪特(Kudur Nakhunti)率领下大举东迁,从土耳其斯坦,经喀什噶尔(Kashgar)(即疏勒),沿塔里木河(Tarym)达于昆仑山脉之东方,逐步进入甘肃、陕西并进而将其势力拓展至黄河流域,纳洪特其人便是黄帝(Huang Di),盖黄帝名有熊氏,而熊之上古汉语音nai是从nak转化而来,故有熊氏黄帝之称号即源于Nak-huang-di,为Nakhunti之名的讹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