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矛盾论》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阶段

吴斌 2017-10-14 浏览:
用《矛盾论》和《实践论》来分析今天中国的现实形势和具体条件,可以发现,我们客观上处于和改革开放的第一个三十年不同的发展阶段,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另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客观上要求我们必须将新中国前两个三十年的优点都继承下来,避免其各自的短板和不足,真正做到两手抓,两手硬,为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提供更加坚实的思想、物质、制度保障,只有如此,在新的三十年里和新的阶段里,才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从《矛盾论》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阶段

《矛盾论》中指出了抓住主要矛盾的重要性,并且指出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我们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很大程度上就是正确认识了主要矛盾。

正如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曾深刻指出的:

【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新中国刚建立后,美国不仅仅加快武装国民党,而且准备武力阻扰中国解放台湾,还曾计划用武力消灭北朝鲜政权,让国民党军队以朝鲜半岛为跳板反攻大陆。据2010年日本学者香村正光在日本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日本人将军》一书披露,在1949年5月,美国驻韩大使穆乔同韩国国防部长申性模、内务部长金孝锡进行了会晤。穆乔指示韩国做好准备,“努力促进‘三八线’以北总攻击时机的早日到来”。驻韩美国军事顾问团团长威廉·罗伯特特意向韩国陆军参谋长丁一权推荐了旧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次长河边虎四郎,参谋军官有末精三、田中新一、小野良三等四人,由他们组成名为“KATO”(即上述四人姓名的打头字母)的智囊团,协助“北进”计划的细化工作。据KATO成员有末精三的遗著介绍,“北进”计划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将10个师主力集结于三八线,在美军(计划时美军未撤退)配合下,实施美韩联军直取黄海道西登陆作战;第二阶段,美韩联军将在平壤地区粉碎朝军,直进鸭绿江边,统一朝鲜半岛;第三阶段,在蒋介石军队配合下跨过中朝边境线,对中国东北实施美蒋韩联合“扫共作战”。这一北进战略,就是美国介入朝鲜内战的根本动机和战略计划,只是由于新中国的抗美援朝,没有实现其帮助蒋家王朝反攻大陆计划而已。

在前三十年的相当多的时期内,我们面临美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不得不在经济上将重工业、国防工业放在优先位置并做好战争准备,并将政治上的反腐败、反质变、反和平演变放在核心位置,有些阶段反腐败、反质变和反和平演变的工作甚至压倒了经济工作成为中心工作并走向“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端,这导致了“左”的错误。然而,正是因为我们在前三十年在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打败了美国,迫使尼克松和基辛格在内外困局下不得不向新中国低头让步,这就客观上为改革开放创造了一个更加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国际环境。正是因为我们在朝鲜及越南战场战胜了美国,正是因为有了两弹一星核潜艇来保障国家安全,改革开放才有了一个和平与发展的国家环境,我们在改革开放年代才能够集中精力改善人民生活(压缩投资大见效慢的重工业和国防工业),我们才能够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才有资格能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现了整个党、整个国家主要矛盾的大转换,并取得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

此外,我们还必须指出,前三十年的三反、五反等反腐败、反质变、反和平演变工作给80年代初期的中国留下了一个清廉的、坚强的、受到人民广泛信任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难以通过软硬手段扳倒的执政党,给改革开放的80年底留下了一个分配比较公平的社会——89年的动乱没有导致苏东剧变的悲剧,跟八十年代中国执政党的清廉程度及整个社会平等团结程度,远远高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密切相关。这一切都是改革开放取得伟大成就的根本前提。

正因为如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特别强调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阶段的连续性、整体性,不能相互否定。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又进一步强调:

【道路决定命运,找到一条正确道路是多么不容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是党和人民在历史新时期把握现实、创造未来的出发阵地,没有它提供的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没有它积累的思想成果、物质成果、制度成果,改革开放也难以顺利推进。】

两弹一星核潜艇、完备的工业体系、清廉的执政党、相对平等的社会……这一切都是改革开放前的时代留下的思想成果、物质成果、制度成果。试想,如果我们五十年代跟着苏联亦步亦趋,学赫鲁晓夫那样做,那么到80年代,可能人民生活水平好一点,但是腐败严重,两极分化严重,意识形态混乱,那么我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很可能和苏联一块走入坟墓。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

【无论什么矛盾,矛盾的诸方面,其发展是不平衡的。有时候似乎势均力敌,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和相对的情形,基本的形态则是不平衡。矛盾着的两方面中,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他方面是次要的。其主要的方面,即所谓矛盾起主导作用的方面。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斌
吴斌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