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王中宇 2017-10-08 浏览:
当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体都走到这一步时,资本主义又还剩下寿命几何?作者“老蛮”显然感受到了这危机,他发现: “我们这么一条一条的分析下来,我大中国剩下的唯一的选择,竟然是QE:央行印钱,去购买我大中国政府发行的国债。然后政府拿钱去投资,去开办国企,去经营项目,也就是以我大中国自己的国家信用,来为人民币背书。人民币摇身一变,从依靠美元信用加持,变成所谓的主权货币。” “私营企业将如何自处?它们将无从获得央行的支持,它们只能在接下来的重新洗牌中排队破产”。 一句话,自由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走到了尽头。

友人提醒我注意署名“老蛮评论”的文章《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见http://www.sohu.com/a/192628164_534679),并希望听到我的看法。上网查了一下,此文被广泛转载,可见其影响力之广。

下面是我的回复。  

您提供的文章已阅读,我的看法如下:

一、此文的核心逻辑

(一)货币信用的基础

货币之所以能被社会成员接受,靠的是其信用。早期的货币信用建立在贵金属的基础上,而英镑、美元的信用建立在政府信用的基础上。

(二)人民币信用基础的演化

1、1986年至1994年,人民币的信用建立在中国政府的信用上。而中国政府的信用不被接受,导致黑市价格盛行。“到1993年,中国经济终于走到了崩塌边缘”。

2、1994年到2008年,人民币的信用逐渐建立美元信用的基础上,人民币的发行量主要取决于央行的外汇储备量(央行自有资产中,外汇占款的比重从1994年的24.2%一路上升,到2008年达到77.2%)。其间,“2001年底我大中国加入世贸,算是彻底打开国门,并完全放弃了主权货币地位。”。于是“外资的涌入解救了中国,资金链濒临崩塌的央行获得了庞大的外汇输入,就此变得财大气粗。”“人民币获得了美元的完全信用加持,牛气冲天,汇率不断升值”。

3、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美联储推出了大规模的QE计划,也就是大规模印钱,向金融系统补充流动性,但依然不够应付灾难。”“美元就此大规模回流”,央行资产中外汇储备占比2014年3月达到峰值83.32%,此后一路下滑,到2017年8月跌倒61.35%。这对人民币的信用基础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文章的以上论述,基于1986年至2013年的“央行历年资产表”。我去查历年的《中国统计年鉴》从2010年开始提供“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 (年底余额)”,起始年份为2008年。国家统计局网站从2007年开始提供“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 (年底余额)”(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从1999年12月开始,逐月提供“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不知此文中1999年以前的数据来自何处,或许作者经其它渠道获得。我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提供的数据,作出的央行资产主要结构演化图如下: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数据告诉我们,央行资产中:

外汇占款比重1999年12月为39.78%,此后一路上升,到2014年4月达到其峰值83.32%;此后一路下滑,到2017年8月降到61.96%。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对存款货币银行债权比重为43.49%,此后一路下滑,到2007年1月降到5%以下;直到2014年8月,都维持在5%附近,此后明显回升,到2017年8月已达24.82%。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对政府的债权占比大体维持在5.2%附近,其间有两次大的波动。一次是从2000年12月的4.02%急升至2001年2月的7.54%。此后波动下降至2007年5月的1.94%,到2007年12月又急升至9.65%。此后缓步下降至2017年8月的4.4%。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对其他金融机构债权占比1999年12月为10.84%,到2000年10月急升至23.17%。这期间金融业最大的事件是国家成立了中国华融、中国长城、中国东方、中国信达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接收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剥离出来的不良资产。此后占比下滑,到2005年4月降至10.45%。

到2006年5月又波动上升至17.98%。其背景是2004年建行、中行剥离不良贷款超过2000亿元2005年,工行进行剥离,共处理不良贷款超过7000亿元。此后占比一路下滑,到2017年8月为1.82%。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三)2008年后央行的应对措施与实效

失去了美元信用的加持,作者看到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央行的货币发行没了龙头,导致货币乘数(M2/央行总资产(即基础货币量))持续上升。

美国货币神话的破灭与自由资本主义的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作者指出“像美国这样可以向全世界发行纸币,并以其货币信用支撑起全球外贸的国家,货币乘数也不过是长年保持在3左右”,而中国的货币乘数已于2015年7月超过4,进入危险区域。现在已经在4.65到4.75之间波动了半年之久,这是个极为危险的局面。

央行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个危险,2013年在货币乘数接近3.5时。

“我国开始紧缩银根,央行开始减少向商业银行的借款,并通过一系列窗口指导,尝试打压银行的贷款冲动,并多次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压制地方债务扩张的冲动。到2013年底,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借款占总资产的比值下降到了4.1%。然而,这一次根本谈不上严厉的金融调整,却引发了非常严重的后果:2013年中,钱荒爆发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中宇
王中宇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