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左翼对特朗普与资本主义的愤怒和反抗——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评述

张新宁 杨卫 2017-10-08 浏览:
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于2017年6月在纽约召开,以“抵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和乌托邦”为主题。来自世界各地的4000余名左翼学者和左翼团体对特朗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替代资本主义的可行方案及左翼应采取的策略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探讨。我们应当辩证地分析西方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

西方左翼对特朗普与资本主义的愤怒和反抗——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评述

 2017年6月2—4日,2017年度纽约左翼论坛在纽约城市大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举行。该论坛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多重危机从而发生重大变化和美国新一届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给世界增加了极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召开的,来自全球的左翼学者在这个北美最重要的左翼学者年度盛会上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诉求。

一、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概况

 2017年左翼论坛延续了历届论坛的持续性、开放性、现实性、针对性等特征,参加者包括世界各地的左翼知识分子、左翼政党领袖、左翼学术组织代表、左翼社会活动家等4000余人,论坛采用大会主题演讲、专题讨论、剧场演出、书报展示等形式,运用左翼观点揭露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商讨左翼的抵抗策略,憧憬公平和正义,并在一定程度上探索资本主义社会的替代方案。

 2017年左翼论坛是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召开的第一次左翼学者大会,主题是“抵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和乌托邦”。论坛组织者声称,一个强大的反抗力量正在美国形成,大规模的抗议特朗普政权的活动层出不穷,使美国几十年来再次进入动荡不安的时代。抗议者的直接目标是新总统及其领导的危险政权和反动政权,其深层目标是铲除这位总统的腐朽制度。更为重要的是,抗议者正在考虑战略和战术等相关问题。抗议者发现,他们不但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险,而且还对迷失方向产生了困惑。与此同时,他们也迎来了巨大的良机,即组织正义和解放的反抗力量,以促进制度的根本转变。这些危险无处不在:白宫里的统治者是霸权领导者、种族主义者、歧视妇女者;共和党日渐趋于保守,使福利国家的梦想逐步破灭;一个独裁的美国新总统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同流合污者以便在重重危机中霸占资源和攫取利润。特朗普最强大的政治对手是那些渴望回到与俄罗斯冷战时代的人,以及那些在战争中有利可图的军火制造商、经销商和公共媒体人了。其他对手就是民主党人了,他们在总统大选中提名了一位最不受欢迎、最崇尚战争和最拜金的总统候选人,却排挤了一位广受欢迎的社会主义者,他们在与特朗普的游戏中自己打败了自己。不言而喻,这个腐朽的制度不利于劳动大众,不利于种族自由,也不利于生态恢复。由于统治者攫取了这个千疮百孔的制度里仅剩的一些财富,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办法,在这种新的不稳定的局势中建立我们的抗争力量。

 2017年左翼论坛围绕主题设立了九场大会主题发言。6月2日晚上的大会主题演讲分别是《迈向未来:科技与革命》、《你有投票权却无计票权:选举腐败与主流媒体的邪恶》、《当前葛兰西对左派的重要性》、《在运动中打击性别歧视和提升性别公平》,6月3日中午的大会主题演讲分别是《“美国分裂”系列纪录片:房屋与制度》、《回避和超越全球化:2016年丹尼尔·辛格奖(DanielSinger Prize)》、《抵制公司式的大学:学术自由、伊斯兰恐惧症和巴勒斯坦》,6月4日中午的大会主题演讲分别是《“美国分裂”系列纪录片:黑暗与被出卖的民主》、《核电的死亡与太阳能的诞生》。此外,本届论坛还邀请了黑匣子剧场的专场演出,用戏剧的形式表达了左翼学者和左翼团体对特朗普政权的不满以及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向往。

 与此同时,本届论坛设立了300多个专题讨论会场,讨论的议题涉及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对特朗普政府内政外交政策的评析,左翼学者呼吁左翼在特朗普时代组织、培育和塑造全美范围内的抵抗力量;二是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左翼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三是替代资本主义的可行方案及左翼应采取的策略,左翼学者认为应当制订统一的战略和战术,加快美国向社会主义转变。以下将对这三个方面的主要内容进行一一评述。

二、在特朗普时代组织、培育和塑造全美范围内的抵抗力量

 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北美左翼学者通过游行、集会等方式,表达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失望和愤怒。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上台执政以来,签署了一系列文件,如组建超级富豪内阁、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颁布穆斯林禁令、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引起了左翼学者的愤怒和声讨。在2017年左翼论坛上,批判特朗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是一个热点议题,主要有以下专题讨论:“特朗普时代”、“用民主抵制特朗普”、“杀死所有的正义与特朗普时代”、“特朗普的特权王国:种族、性别和阶级转型”、“‘反新自由主义左派’与特朗普主义”、“再次让民众买得起房子:从特朗普到德布拉西奥(DeBlasio)”、“特朗普时代的反法西斯组织”、“阻止特朗普的反贫穷战争:人民的重负”、“特朗普政权:与老的新自由主义一样还是有新的东西?”、“通过抵制来重建:特朗普主义时代的国家危机”、“唐纳德?特朗普与重建中的美国民粹政治”、“在特朗普时代建立学生运动”、“特朗普和马克思主义理论”、“世界战争和特朗普风格”、“伊朗和特朗普时代”、“禁止:特朗普时代的伊斯兰恐惧症和进步外交政策的未来”、“保存精力:我们如何在和平斗争中打败特朗普”、“在特朗普时代的堕胎权利斗争取决于我们”、“积蓄力量和坚持斗争:在特朗普时代拯救我们的国家”等。其主要观点如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