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个“帝国民族”的诞生及消亡

Gabriel Winant 2017-09-21 浏览:
讽刺的是,美帝国在境外的胜利也意味着其民族国家在境内的削弱。美帝国的成功,曾经成为划定美国领土,界定其公民身份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工具,但也在国内制造了各种不确定性和灾难。就在美国主宰世界其他地方的同时,美国的身份,主权和民主控制——特别在经济方面——也开始消解了。虽然国际霸权和民族国家的两种构造曾经并行不悖,但现在它们也表明,它们有能力将对方撕碎。

【导 言:美国的历史绕不开内战和废奴,所有历史和政治研究都不能否认这两个历史重大事件对美国宪法和美国社会的塑造。在当前民族主义复兴的语境之下,许多学者提出并强调美国的帝国性,试图从这个角度重新理解美国的历史及其政府在历史中的种种行为,并进一步用以探讨当前面临的问题和解法。

本文出自耶鲁法学院历史学博士Gabriel Winant之手,是对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史蒂文·哈恩(Steven Hahn)的新书《无边界国家(A Nation Without Borders)》的书评。哈恩一直致力于研究美国南部奴隶解放、乡村文化和社会变迁问题,在美国历史研究方面有相当的地位。本文简明地梳理了哈恩在书中提出的观点,指出美国是一个同时具有民族国家性和帝国性的“国家”,历史上曾出现的问题和当前面临的问题,都与这两种特性的同时存在具有根本联系。作者认为美国当前的问题必须从国际治理的层面入手解决,但想要真正理解问题,需要重新回顾和理解美国19世纪的历史。】

美国:一个“帝国民族”的诞生及消亡

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演讲时说:“一个没有边界的国家,不能称之为国家。”不要太快回应,这话至少有一些历史的真实性。

国家——更确切地说是民族国家——没有边界就什么都不是。在这个国家于19世纪中叶诞生,由穿越了欧洲和大西洋,最终在美国土地上落脚的工业资本主义所驱动。与世界上同时代的其他国家——俾斯麦治理下的普鲁士人,或清代中国一样,冉冉升起的美国从来没有真正的边界,也面临着一系列地方和国外的权威挑战。

同样的,它的扩张也似乎从未结束。这个国家一开始是一个游走在帝国边缘的移民联邦,之后变成了封闭的民族国家,又转化成为一个无边界的帝国。

美国:一个“帝国民族”的诞生及消亡

美国以民族国家出现,然后成长为一个帝国的过程,是纽约大学历史学家史蒂文·哈恩在美国19世纪史方面的复杂新工作——无国界国家——下的一个主题。企鹅美国史中,无国界国家下的第三个条目,就给我们讲述了从美国“民主”的杰克逊黎明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故事。

哈恩提醒我们,我们后殖民时代的小共和国,在诞生之初就有帝国倾向。从一开始,这个国家就在谋求占领新的土地和资源,并巩固它已经吸纳的领土。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源泉已经在其帝国性扩张中——首先是在美洲大陆,然后在境外——逐步建立起来。但哈恩设法展示了内战和这个国家消除奴隶制的斗争也适合这一叙事。

哈恩的新历史的概念核心是一个观点,即民族国家从来不是与帝国不同的稳定的政治形式。它持续出现,然后在帝国对新领土的征服之上维持其生存。正如19世纪欧洲民族国家必须掠夺和利用“第三世界”来平息国内的各种社会动荡,美国也需要去寻找境外的自然资源,新市场和廉价劳动力。

当然,讽刺的是,美帝国在境外的胜利也意味着其民族国家在境内的削弱。美帝国的成功,曾经成为划定美国领土,界定其公民身份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工具,但也在国内制造了各种不确定性和灾难。就在美国主宰世界其他地方的同时,美国的身份,主权和民主控制——特别在经济方面——也开始消解了。虽然国际霸权和民族国家的两种构造曾经并行不悖,但现在它们也表明,它们有能力将对方撕碎。

哈恩的专家历史提醒我们,19世纪也是如此。特朗普的竞选寻回演讲观察对本书标题的反映不是巧合。美国的境外帝国主义与境内民族国家建设,从一开始就相互冲突,只是如今才沸腾到表面。

美国:一个“帝国民族”的诞生及消亡

被解救的姜戈剧照

无国界民族国家的先例产生于墨西哥北部,在那里,人口稀少的广袤沙漠和格兰德河两岸的草原形成了帝国之间的十字路口。新墨西哥从南部蔓延生成,但由于后革命冲突的撕扯,它基本无法坚持自身对领土的法律主张。大量激进的美国奴隶制推动者从东方涌进来,想要获取任何可以获得的,包括德克萨斯棉花地在内的所有土地。在北部和西部,有马背上的科曼奇民族,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才是19世纪早期南方平原的真正统治者。

即使在德克萨斯1836年宣布成为独立的墨西哥共和国之后,并没有太多证据能证明其对该地区的传统主权(即强权垄断下的领土划分)。科曼奇骑手们在领土上自由行动,掠夺俘虏,货物和马匹。当地人口主要是英国来的种植业园主和他们的奴隶,每个种植园都是类主权性质的国中国,种植园主们利用种族和财产来行使暴力。从这一角度看,也很难说是谁控制着这个国家。更糟糕的是,德克萨斯独立之后,不仅美国人在考虑吞并它,连英国人也加入争夺,以期阻挡美国的扩张,保障棉花供应。

哈恩的开篇讲了德克萨斯这个通往民族国家的奇特中站的故事,是为提出他之后反复提及的观点。随着民族国家在19世纪初开始形成,主权——即最终控制权——往往很难被确认。在南边,种植园主通过加强军备来应对海地和北部大部分地区废除奴隶制的行动,这种军备的加强对美国形成了直接的挑战。在全国各地,特别是南部,都出现了类主权政治权威控制下的准军队和警察部队; 脱离思想和拒绝执行联邦法令的想法随处可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