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和创新需要厘清的几个问题

孙立冰 蒋岩桦 2017-09-19 浏览:
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出了迫切的时代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又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提供了坚强的理论支持和指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中国逐渐被边缘化,是与这一时代主旋律不相适应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必须要纠正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将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视为根本指导思想的错误性倾向,在此基础上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其重点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何为现代化?从社会形态的客观发展规律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经暴露出来的种种弊端和危机说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所代表的现代化遇到了不可逾越的矛盾,正在走向衰败;而代表社会主义文明的现代化方向正在逐渐向人们显现它的基本轮廓,如新型工业化道路、城乡化一体化发展、生态文明、共同富裕、以人民为中心的自主发展等,这是社会发展的现代化方向,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该走和正在走的现代化道路。

目前,我国理论界一些学者对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没有分析,对经济学现代化问题更没有深入地思考。有学者简单地把西方经济学等同于现代经济学,等同于发达国家的经济学,认为西方经济学是唯一科学反映现代化市场经济和现代化生产方式的理论,是优越于传统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这无异于给西方经济学贴上了科学的标签,要知道当代西方经济学的主流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就是导致资本主义世界发生全球性经济危机和拉美国家陷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罪魁祸首。仅以此方面看,西方经济学何谈优越、何谈现代、更何谈发达。正像有学者所指出的,把经济学的现代化简单归结为照抄、照搬西方经济学和使经济学数量化,是根本错误的,这些态度和做法已经成为“妨碍中国经济学现代化的新障碍”。

因此,对于“中国经济学向何处去”和中国经济学如何实现现代化问题的正确回答,就绝不是如何与西方经济学的接轨、使西方经济学“本土化”的问题。历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早已证明,一方面,无论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还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都存在严重的理论缺陷,在两者主张下建立的国家经济制度在历史发展中逐步显露出局限性;另一方面,西方经济学并不是经济学的现代化指向,它所代表的阶级的狭隘性限制了其对现代化生产发展规律和未来经济发展趋势作出正确的总结和预期。因此,西方经济学不可能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指导思想,也不可能解决中国社会主义理论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的现实难题。毫无批判地随意照搬西方经济学,只会将中国经济带入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周期爆发的怪圈中。中国经济学的唯一出路在于顺应时代的发展要求,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指导下,进行合乎马克思主义基本精神和中国国情的理论创新。

(二)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或“现代经济学”有国界

经济学有无国界,在西方经济学界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特别是德国历史学派都是有鲜明的国家界限的。事实上,即使在中国鼓吹经济学无国界的观点,也应区别对待,即真正坚持的是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无国界,可以适用于任何国家,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却有严格的国界性,绝不能被用于指导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建设。例如,有学者在《解读经济学在中国的现状》一文中认为:“据本人在美国以及其它国家跟各国人的交往,我不觉得人的本性会因肤色、语言或国界而异,只要人的本性是无国界的,经济学就只有人类的经济学,像物理、化学、数学不分种族和国家一样。”另有学者也认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方向是建立与国际经济接轨的现代市场经济体制。而现代经济学的核心内容正是研究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因此,“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分析方法和框架适用于研究中国的改革。”可见,两位学者都将现代西方经济学看作是能够解决中国问题的“普世经济学”。这里不能不提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西方资本主义。西方经济学对西方资本主义经济都未能做出正确合理的解释和指导,又怎能指望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有所建树。马克思曾经批判19世纪30年代的德国经济学家,“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变成了教条集成”,并“在一个实际上不熟悉的领域内充当先生”。那些无视经济学国别之分、企图用西方经济学指导中国经济改革实践的学者们岂不就是马克思在这里所批判的“德国先生们”。

首先,作为一种历史存在的经济形态,无论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二者确实存在一些共性的东西,即市场经济的一般性,比如价值机制和竞争机制等,但市场经济的一般性却不可独立存在,它总是而且必须是内置于一定的社会制度,也就是必须通过市场经济的特殊性表现出来。因此,市场经济特点的一般性概念是从历史上和现实中市场经济的特殊性中抽象出来的,它是作为一种思维而存在,我们运用这种思维来认识和改造现实的市场经济的时候,必须紧扣市场经济的特殊性,必须把市场经济和具体的社会制度联系起来。从市场经济的一般性出发,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普世性的经济理论,可以适用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其实是颠倒了存在与思维、个性与共性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只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的反映;只有存在特殊性的市场经济,才能从中抽象出市场经济的一般性。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摒弃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糟粕,而不是根据一般性的市场经济特征来塑造出一个具体的市场经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