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和创新需要厘清的几个问题

孙立冰 蒋岩桦 2017-09-19 浏览:
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出了迫切的时代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又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提供了坚强的理论支持和指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中国逐渐被边缘化,是与这一时代主旋律不相适应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必须要纠正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将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视为根本指导思想的错误性倾向,在此基础上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其重点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和创新需要厘清的几个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推进到了一个新阶段。在这种背景下,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从不同的角度,探索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并取得了许多积极的研究成果。但是,也有一些重要的原则性问题没有统一认识,这种状况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都有不利的影响。本文试图对其中几个重要问题进行探讨,以期能够对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进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构建作出应有的贡献。

一、中国经济学“西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南辕北辙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变革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开始的。改革开放之前,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国经济学界是不承认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有任何科学因素的。因此,在1978年之前,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研究领域里基本上没有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位置。随着改革开放事业的不断推进,我国学者试图在原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框架下把西方经济学的有关内容引进来。20世纪80年代,在大学课堂上出现了“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批判”,90年代后出现了范式危机和范式综合论的讨论。21世纪初,中国经济学教育“失控”,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研究工作的主导面不再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有什么批判,而是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全盘接受和吸收,并试图对其有所发展。那么,究竟应该怎样正确对待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如何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及其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以及如何正确处理这两个经济学范式之间的关系,不妨首先结合学术界的几种有代表性的错误观点来做些分析。

20世纪90年代,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和发展,我国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问题。当时中国经济学界热议的话题是,中国经济学向何处去?在回答这一重大问题时,一部分经济学家偏离了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正确方向。他们主张将西方经济学的“本土化”或“中国化”作为中国经济学“现代化”的构建目标,将中国经济学“西方化”作为“与国际接轨”的标志。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政治而不是学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中国经济学的改革方向,就是以现代西方经济学取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此,需要从三个方面予以厘清。

(一)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不是中国经济学现代化的方向

中国经济现代化的发展决定了中国经济学必然走向现代化。但何为现代化?怎样才算实现了中国经济学的现代化?有学者认为:“中国经济学的现代化是从引进、介绍和研究现代经济学开始的。最先引进的是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接着是各非主流学派的学说。”因此,在他那里,现代经济学就是以新古典经济学为正统理论的西方经济学,中国经济学的现代化改革自然就指向西方经济学。并且他认为,理性行为假定是所谓的现代经济学的本质特征,是“一切经济分析的基础和前提”,“中国经济学的现代化必须、也只能由此出发”,所有致力于中国经济学现代化的学者也都应该自觉地坚持这一基本立场,中国目前已经取得的成就也都是以此作为基本的理论前提,中国未来的发展更是不能离开这一根本基础。

同时,该学者认为,“中国经济学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也是中国经济理论工作者队伍重组和整合的过程。”他把“接受国外资助”和“进行合作研究”作为中国经济学术团队形成和发展的关键因素,并认为中国当前之所以还没有“形成独立的学术团体和学术派别”,“传统经济学的正统地位尚未动摇”,“经济学者的知识更新”还未完成,也是因为中国“经济学研究工作的组织方式、经费来源基本未变”。这种观点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利益指向性,谁出资即为谁代言、为谁服务。近些年来,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正是通过项目基金资助的方式,逐渐蚕食并俘获了少数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使其丧失了共产主义信仰,而成为资本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推行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等新自由主义思想的代言人。

现代化思潮起源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是美国企图以经济援助拉拢和影响战后新独立国家,将其纳入资本主义轨道的战略产物。现代化思潮受到美国政府和大财团的大力资助,直接服务于美国“第四点计划”。现代化理论将美国、欧洲等资本主义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简单地界定为现代化国家和传统国家,并把美国、欧洲等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模式奉为从传统过渡到现代的唯一道路,把人类现代化进程描绘为世界范围内不发达国家向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看齐和过渡的过程。帕森斯(T.Parsons)曾经指出:“现代化只有一种模式,那就是美国领导的西方社会体系……全世界的现代化,不仅应是‘西方化’更应是‘美国化’。”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过程就是以美国的发展模式为圭臬,不断西化的过程。事实证明,20世纪60年代后,一些亚非拉国家所谓的“现代化”进程,正是在这一理论的裹挟下进行的,这些国家非但没有走上现代化之路,反而成为新殖民主义下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因此,现代化理论与其说是一个学术问题,不如说是一个政治问题,它是美国资本主义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输出西方价值观和社会制度的工具和手段。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