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建设中的“革命化”

梁孝 2017-09-19 浏览:
工业化是世界发展的潮流。就一个国家的生存与发展而言,工业化是必须的。但是,就现实而言,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够完成工业化的。中国是人口过亿的第三世界大国唯一个初步完成工业化,建成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中国为什么能够突破第三世界国家工业化的瓶颈呢?能够以社会主义理想感召起人们的精神力量,最大限度地弥补物质匮乏,最大限度地以劳动代替资本,不断地进行工业积累,是一个绝对不可忽视的原因。

编者按:梁孝,哲学博士,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研究》一书为“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重点出版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研究”丛书之一,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授权察网发布部分节选。

引言:中国的国家主权、工业化、社会主义是三位一体的。中国的工业化发展道路必然会出现不同于欧美,甚至是“反”欧美的特征。理解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和新型工业化,不管是过去还是今天,都不能忽略全球资本主义的冲击,不能忽视赶超的历史进程,不能忽视赶超进程中大国间的博弈,不能简单地把欧美的发展道路、社会模式、理论框架作为标准抽象地评判中国道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在解决工业化所面临的问题中形成的、发展的。中国是一个落后的、贫困的农业国。在这样的一个国家进行快速工业化,领导人面临着什么样的国际环境?有什么样的国内条件?他们如何运用这些条件,如何创造条件进行工业化?当时的历史条件又如何影响他们的决策,制约他们的选择?在解决问题中,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代价,或者说是制度成本?什么是决策错误?这些讨论自然会远远超出单纯的工业经济和技术。

中国工业建设中的“革命化”

工业化需要积累资金。朝鲜战争后,美国在中国东部建立军事包围圈,进行军事和经济封锁。1960年,我国经济处于困境时,苏联突然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并追讨债务,以此迫使我国屈服。为了维护国家主权、民主独立,中国绝不能向美苏两霸的威逼利诱屈服。在这种国际环境下,我国的工业化已经失去了任何外部援助。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理想的感召下,发扬高度的主人翁精神,发扬高度的革命献身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以精神力量弥补物质力量的不足,以劳动代替资本投入,继续推进中国的工业化,初步建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为国家独立和发展建立了万世之基。其艰苦卓绝,其可歌可泣,其大气磅礴,值得我们后辈永远铭记。

(一)大庆·铁人

2009年,一部名为《铁人》的主旋律影片上映,受到观众和圈内人士好评。该片通过“铁人”再现了中国工业化的典型——大庆的史诗般的建设历程。

“铁人”不是一个虚构的典型形象,而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他是大庆油田建设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劳动模范,是一个在新中国工业化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的代表。

“铁人”真名为王进喜,是一位钻井队长,他的豪言壮语,“宁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今天听来仍然让人觉得荡气回肠。

在解放前,中国石油工业及其薄弱。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全国只有西北地区的甘肃玉门、陕北延长、新疆独山子几个小油田,西南地区的四川几个气田和东北地区几个人造油厂。油气产量只有12万吨,其中天然气7万吨,人造油5万多吨。石油职工总数1.6万日人,其中油田职工6000余人;各级各类工程技术人员623人,而地质勘探、钻井、采油技术人员只有172人。[1]

更为严重的是,美国美孚石油公司的技术人员和日本人在不同时期在中国进行过勘探,无果而终,最后得出了一个“中国贫油论”。他们认为,石油蕴藏丰富的国家地质属于海相沉积,而中国属于陆相沉积,海相沉积面积极少。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现代化工的重要原料。石油还是现代军事的战略物资,如果没有石油,汽车、坦克和战斗机、军舰无异于废铁。

经过第一个五年计划,我国石油工业有一定提高,并于1955年发现克拉玛依油田。1957年,全国石油产量达到145.7吨,其中天然油达到86万吨,人造油59.7万吨。石油职工14.1万人,石油勘探方面的工人、干部、技术人员有4.6万人,技术装备有所提高。

但是,我国东部工业较为发达地区无油,西部有油的地方又人烟稀少,荒僻遥远,难以运输。石油消费中,国产油只占38%,进口油高大62%,仅为进口石油花费1.34亿美元,占国家外汇总额的7%。

虽然石油部门不断努力,石油产量有一定的增幅。但是,我国的工业化正在迅速展开,石油缺口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1960年,全国原油需要1000万吨,全国只能生产500万吨,缺口500万吨。在当时的国际情况下,进口原油非常困难。也缺少外汇。很多地方烧木炭、酒精,北京的公共汽车背着煤气包。军用油品更是完全依赖进口。

1960年7月,苏联撕毁合同,撤走专家,中苏关系破裂。不要说中国缺少资金外汇大量购买石油,就是有,也很难大量买到石油,更不要说军品油。

中国工业化严重“贫血”,而且无处“输血”。

好在中国人并没有坐以待毙。中国人并没有迷信西方技术人员的“科学”结论,中国地质学者就提出“陆相生油论”。李四光根据自己创立的地质力学,提出石油勘探远景,认为康滇缅大地槽、阿拉善-陕北盆地、东北平原-华北平原,有可能存在大油田。根据我国石油现实分布和克拉玛依油田的发现,以及李四光的理论,我国把石油勘探重点东移。经过艰苦努力,终于在松辽平原发现大油田。1960年,石油部长余秋里决定抽调全国石油工业、科研院所的骨干力量,在松辽平原进行石油会战,以军事化的方式,争取一举拿下大油田。余秋里提出,“松辽石油会战,只能上,不能下,只能前进,不准后退,就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硬着头皮顶住”[2]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孝
梁孝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