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动了历史天枰的支点——说说911

邋遢道人 2017-09-13 浏览:
天枰必然移动和正在移动的征候是西方进入以钱生钱的虚拟经济阶段,到这个阶段西方建立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必然最终崩溃。之所以说是本拉登撬动了支点,是因为这个变化现在看来是从911开始的,西方列强建立剥夺人秩序的顶峰是上世纪末,那么结束就是本世纪初。本拉登偶尔动了一个支点,天枰开始向相反方向倾斜。这就如当年哥伦布和达伽马偶尔移动那个支点的时候,也没人认为这将改变世界。

谁移动了历史天枰的支点——说说911

发一篇911十周年时写的文章。

10年前的9月11日晚,几个哥们请贫道在深圳盐田港海鲜排档吃海鲜,酒足饭饱后坐在那里吹牛。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人讲美国的事情,贫道评论说美国现在太霸道,只相信物质力量,以为绝对军事优势就能永久统治世界。现在穷国越来越穷富国越来越富,物质差距越来越大,仇恨就越来越深,那天曼哈顿引爆个原子弹什么的贫道一点不吃惊。大约快十点了我们离开排档,刚走没多远,家里领导来电话说快看凤凰台,电视上说一架飞机撞到世贸大厦了。我说我不在宾馆,可能是事故。没一会儿电话又打来了,其他人也接到电话,说又一架飞机撞到另一大厦上,而且天上好多飞机等着撞呢,是恐怖袭击。电话刚放下,同车几个人就说:

这是你安排的吧,刚才你还说要在曼哈顿搞恐怖袭击。

美国会遭受大的恐怖袭击,不是贫道会打卦解签,而是历史必然。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

现在很多人还在议论美国人没有真正搞清楚为什么会遭到恐怖袭击,没搞清楚为什么那么多第三世界的老百姓看到世贸大厦坍塌时或欢呼庆祝或暗自欢喜。贫道看,911的真实意义并不是容易搞清楚的,放在历史大背景下也许有新的理解。

七百年前,当马可-波罗来到中国时,为东方古国发达的经济成就,先进的技术水平,深厚的文化积淀,井井有条的政治制度所叹服。当时,无论在经济技术政治制度等各方面,西方与东方都显示出巨大的差距。尚处在中世纪黑暗落后的佛罗伦萨人质疑《马可-波罗东游记》的真实性,说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人间天堂。

七百年后,当开放后中国第一批留洋学子们踏上美利坚国土时,他们找到了当年马可-波罗的感觉。从摩天大厦、高速公路,到民主制度和好来坞,都让这些经历了饥饿、动乱的年轻人油然产生了人间天堂的感觉。

“天翻地覆”这个词我们见多了,只有把它放在跨越几百年的东西方历史对比中,你才体会到它还包含着“震撼”的意思。好象历史的天平有一个支点,这个支点如果被移动,天平就向另一个方向倾斜。一旦这个倾斜发生,就会越来越快,直到有人又一次移动支点。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到什么时候结束?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是谁,是什么力量移动了历史的支点,还会有人向另一方向推动吗?今天,东西、南北的发展差距到了惊人的地步。马可波罗来的时候,中国一国的国民收入占世界一半。中东、北非的穆斯林无论在经济、技术、文化和社会组织上都远远优于欧洲。到了1850年,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差距已经扩大到5:1;1970年达到14:1。联合国1992年版人类发展报告提供的数字表明,1990年最富的10亿人同最穷的10亿人收入差距为150:1。上世纪九十年代,日裔美国人福山告诉我们:历史到此终结了,西方优越于发展中国家的局面将定格下来。他们甚至在华盛顿达到一个共识,研究如何处理落后国家几十亿累赘。

然而,历史从来没有过终结的先例。有起点就有终点,有终点就有起点。只是这么多代表同一文化取向的国家和民族集团,在跨越几百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的运动,让只能经验几十年世事变换的个人无法观察,唯有被卷在历史的泥沙中随波逐流。

能推动历史天平支点的只有上帝。但上帝总会假某人之手来完成它的杰作。有两个人替上帝完成了这项工作。他们都不是皇帝、总统。一个是哥伦布,一个是本-拉登。

以上看起来像是疯话,贫道就从疯话说起。

我们被告知的历史是:500年前虽然西方比东方落后,但西方人拥有自由精神、冒险精神并尊重法治,他们有良好的商业意识并尊重科学技术,给一点火花就会一发而不可收。实际上,500年前的欧洲除了少数人有海盗特征的冒险精神外并没有其他值得跨藏的东西。

欧洲人真的有自由精神吗?中世纪欧洲90%的人是农奴。性禁欲主义成为基督教的伦理基础。与妇女贞操神圣化直接对应的是贵族对农奴行使法定初夜权。甚至农奴妻女“行为不检点”都要受罚,因为“使领主的农奴血液遭受玷污”。直到18世纪末,因为嘲弄封建主的初夜权,《费加洛的婚礼》在欧洲各国禁演。中世纪的欧洲对领主完全依附的广大农奴和他们的妻女那里有一点自由。当奥斯曼的军队进入南欧时,农奴们选择欢迎而不是对抗,因为成为穆斯林比农奴自由。如果说这时的欧洲人“渴望自由”还有点对路,但数千年的奴隶、农奴地位只能培养出服从精神。德皇与不得不依法尊重某个平民财产权的帖子被人贴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中世纪的法律只在贵族、僧侣、平民间实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奴是贵族领主的“家法”里生活的。这与中国自皇帝以下均为“编户齐民”和所有穆斯林都按伊斯兰法成鲜明对比。

我们能看到的中世纪欧洲是佛罗伦萨等商业城市,但当时整个欧洲基本处于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中。数百数千人的庄园里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万事不求人,根本不用货币。商品交换只在城市里进行,主要是大宗商品和奢侈品交换,甚至城这头和那头的度量衡都不统一。欧洲人这时甚至很少有小面额的铜钱而只用金银。很难想象没有一个铜钱买个烧饼的交易会叫商业。最主要的是,整个中世纪土地不能自由买卖,怎么能叫市场经济?哪里会有充分交换的商业活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