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信念问题,是意识形态工作的核心--意识形态工作的核心问题是要在思想意识上解决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问题

丁堡骏 2017-09-06 浏览:
在思想理论上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根本思想保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思想,不能从普通人民群众的意识中自发地产生。它首先是要经过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结合工人运动的实践进行理论研究而揭示出来。然后,还要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理论工作者通过宣传和教育的途径在工农大众中进行传播和普及。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思想的宣传和普及工作,还要注意克服过去那种形式简单的政治说教。要通过文艺作品的艺术形式宣传和普及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思想。

编者按: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是丁堡骏教授学习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8月19日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和学习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2月对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十三次全国高等学校党的建设工作会议”的重要指示的体会文章。这篇文章完成于2015年6月,原文发表在《当代经济研究》2016年第9期。鉴于意识形态问题的极端重要性,也鉴于目前理论界对于意识形态问题认识上的分歧,因文章过长,特节选为三篇,分别推送以飨读者。

理想信念问题,是意识形态工作的核心--意识形态工作的核心问题是要在思想意识上解决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问题

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同志作为总书记曾多次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中央要求,要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建设,要把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作为战略工程、固本工程、铸魂工程来认真抓好。高校意识形态问题应抓住要害,对于高校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逐步被淡化、被边缘化,甚至有被逐步清除的倾向,要找到真正的病因。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内容和意义

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是一个从低级社会发展阶段向高级社会发展阶段不断发展过程。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一个社会发展阶段区别于另一个社会发展阶段的最本质的东西,就在于它所特有的占支配地位的社会生产。一个社会发展历史阶段的社会生产,从它区别于其他历史阶段的社会生产的角度来看,就是这个社会所特有的社会生产方式。一定社会发展阶段的社会生产方式,就是这个社会发展阶段最基本的社会存在。一定社会发展阶段的人们,通过概念、范畴和观点等对这种特殊的社会生产方式进行反映,因而就形成了这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社会意识。因此,一定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的社会意识,是由这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社会存在——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方式——所决定的。当然,社会意识也不是只是消极地被社会存在所决定,在一定的条件下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起巨大的反作用。在阶级社会里,全体社会成员是以一定阶级关系的形式存在的。一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意识形态,无非是一定社会发展阶段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对这个社会生产方式的反映。例如,奴隶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就是奴隶主阶级对奴隶社会的社会存在(即奴隶社会生产方式)的反映;封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就是封建地主阶级对封建社会的社会存在(即封建社会生产方式)的反映;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就是资产阶级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反映。在资本主义社会,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的观念、观点、概念的总和,包括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等意识形式,构成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的产生和发展是由它所代表的现代工人阶级作为一种独立力量登上历史舞台,作为一种代表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进步阶级,在与资产阶级进行以推翻资产阶级统治为目的的斗争中产生的。按照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其自身发展,必然要被一种新的社会形态所取代。这个新的社会形态就是工人阶级实现阶级解放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整个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中占有不可替代的核心地位。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指导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哲学基础,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从事政治经济学研究所要求证的科学结论。马克思的哲学世界观、科学社会主义的时代命题,都通过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通过《资本论》的逻辑论证得到了贯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内容上包括两个重要方面:一方面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政治经济学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理论。另一方面是由当代马克思主义者对全新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建设的实践经验进行概括和总结。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这两个方面内容之间是相互依赖、相互补充、相辅相成的。没有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分析,就不能导致人们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认识。没有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分析,也不能够从历史分析和借鉴中认识资本主义的本质,也就不能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积极地扬弃资本主义,避免重蹈资本主义的覆辙。从总的情况来看,关于以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的政治经济学还有待创造。我们必须要在深刻批判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必须在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成就进行总结的基础上,才能创造出科学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20世纪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们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他们的成功经验值得我们总结,他们失败教训值得我们记取。

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全国人民,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理论武器,按照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以巨大的流血牺牲为代价,终于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起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又经过社会主义改造才过渡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根据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国情,根据我们的社会生产力基础,对我们原有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进行了调整和改革。关于改革的性质,习近平同志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不断适应社会生产力发展调整生产关系,不断适应经济基础发展完善上层建筑。我们提出进行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适应我国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变化来推进社会发展。社会基本矛盾总是不断发展的,所以调整生产关系、完善上层建筑需要相应地不断进行下去。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很明显,习近平同志在这里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基本矛盾的观点来诠释我们的改革。因此,习近平同志的改革观,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改革观,是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观。可是,有人却把这种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歪曲成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中不断地引进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和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在一些人看来,中国一旦停止了引进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和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中国改革就停滞不前了。他们就要跳出来呼喊“重启改革”。不错,改革在一定范围内是不可避免地要吸收和借鉴一些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和经济关系,这是由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但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观,决不是能简单地理解为一个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资本主义化的改革观。习近平同志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思想,强调在经济、政治、文化、司法和社会治理等各个方面都系统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就已经有力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