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徐景安先生榷:中国再出发应该走什么路?

杨思基 2017-08-31 浏览:
徐景安虽然在他的文章中没有提西方资产阶级对我们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社会转型”概念,但他通篇文章讲的都是“共产党要从革命党的理念转向执政党的理念”,“要从政治统帅经济的发展观念转变到发展经济——即经济是第一发展要务的观念”,“从公有制计划经济转变到私有制市场经济”等等。他说的这些转变和转向实际无一不是陷于抽象的观念转变,陷于对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羡慕和向往,这无疑就是美轮美奂却毫无实际意义的新词新概念堆积与杜撰。如此荒唐荒谬的理论,竟然被不少人吹捧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理论与实践的顶层理论设计和创新”,并让他这样的理论家具体参与了中国改革开放具体政策的制定和设计,这是非常可笑的荒唐与悲哀?!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怎么走、全面小康目标如何实现、如何解决我国改革发展中所面临的诸多问题和矛盾、实现科学健康、和谐和平、民主法治、文明进步、公平公正、节约环保且有利于全国人民的发展问题,号称中国改革元老的徐景安先生最近抛出了他的一篇3万余字的长文:《中国十二个理论方针问题研究》(以下均简称“徐文”),他在这篇文章中以改革理论家和方针政策设计师自居,对中国如何改革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路,提出了他全面的研究思路与理论建言。由于他号称中国改革元老,参与了中国一系列改革决策文件的起草,又曾经在中央政策研究室任职,头顶一大堆头衔,所以他的文章自然引起我高度关注。但仔细拜读他的文章,却又令我对他的文章见解与主张不能不产生一些怀疑与担忧,尤其是对他主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和道路”产生强烈怀疑。下面就我对该文的疑问和批评整理如下,以就教于徐先生。有不妥之处,也望能得到大家批评指正。

一、何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的现代化与全面小康?

与徐景安先生榷:中国再出发应该走什么路?

徐景安这篇文章的前三部分,是回答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国的现代化”和“全面小康”问题,它对于全文显然有提纲挈领的重要意义。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把握“徐文”的理论基础和立足点即理论视角究竟是什么。

纵观“徐文”全文,徐先生大概很瞧不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他引用来说明问题的理论资源基本是西方思想家的说法。对于什么是现代化,如何实现现代化,徐景安认为在资源无限情况下,无论在资源占有方面出现怎样的不平等和不公正,人们也不会有什么不公的感受与反应,这样因私有制私人占有的不平等就不会引起人们反对,实现现代化也不会受到资源有限的限制。但现在的问题是资源不仅有限,而且十分有限,根本满足不了全世界目前70多亿人口在现代化生产条件下现代化的生活需要和消费需求,所以才出现人们对私有制私人占有资源财富严重不均而产生的不满,并由以形成反资本主义全球化、现代化的运动。照此逻辑,人们对资本主义私有制两极分化的弊病不满,那绝不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错,而是上帝或自然界没有给我们提供丰富资源和物产的错,而若是在人口稀少人均资源富足的古代社会,那就不应该存在这类矛盾,不存在广大劳动人民对私有制条件下人们占有资源极其不均所引起的不公感受和不满了。他引用丹尼尔·贝尔在所著的《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中的说法说,“当资源非常丰富,人们把严重的不平等当作正常或公正的现象时,这种消费是能够维持的。可是当社会中所有人都一齐提出更多的要求,并认为这样做理所当然,同时又受到资源的限制,那么我们将面临政治要求和经济限度之间的紧张局势”。所以,所谓的全球现代化,那当然“就是建立在少部分人富裕、大部分人贫困基础上的,当着全球人都想实现现代化,现代文明就崩溃了”。

对于丹尼尔·贝尔的上述观点,徐景安先生当然是赞成的了,所以他据此提出:“全球现代化之路不通,世界的出路何在?中国的出路何在?那就是要转换价值目标、价值尺度、价值标准,从追求资源有限条件下的财富最大化转为幸福最大化。以幸福为目标代替财富为目标,这样就可以让人类从物质追求的洪流中分流,也就是不单单追求物质层面的幸福,还可追求情感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幸福,实现不同地域、不同人群、不同职业、不同个性、不同爱好、不同兴趣的不同的幸福生活。”

他说:

【“人的终极目的是幸福,财富不是目的,只是为幸福提供基础和条件。人类需要一场理念革命,探索人类的幸福之路。对于人口众多、资源短缺的中国来说,尤其是要探索中国的幸福之路。这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中国的幸福之路可以为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提供示范和榜样。”

于是他要人们不只是追求物质层面的幸福,还要追求情感和精神层面的幸福,根据各地各业各群体和个人不同的条件与爱好而追求不同的幸福生活,让有条件的国家、地区、群体和个人即资产阶级发达国家、发达地区和资本大鳄为所欲为,满足他们一切欲望和需求,实现物质情感和精神的全面满足,让穷国、贫穷落后地区和个人当打工国家和雇佣工人,这样在满足不了他们物质需求时而只要求他们自娱自乐,满足他们某些情感和精神的需求,且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示范和榜样,这样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选择的现代化和发展出路!瞧,徐景安这样的设计安排与理念转换、价值与价值目标转换是多么符合资产阶级及其国家的需要!

至于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徐景安认为党中央与习总书记的表述是堆砌了绝大多数人都不懂的一堆概念,他要把它通俗化为大家都懂而且能接受的界定和解释。于是他说, 社会主义就是坚持公共利益至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