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与帝国主义的回光返照——纪念十月革命及列宁《帝国主义论》发表100周年

马钟成 2017-08-21 浏览:
美国2016年大选整个过程及特朗普上台以来的一系列动作,都非常明显地体现了美国金融资本对社会与政治的严密控制。二战后,资本主义及整个世界局势的发展变化,并没有超越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基本框架。特朗普的上台,标志着冷战结束后不断右翼化的美国政治,已经进入一个极端状态,罗斯福新政所开创的政党体系和政治周期已开始终结。只有透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美国大选中的重要特点(如部分白人工人对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政权的内政外交政策的本质、当今时代和平与发展问题的来龙去脉才能够得到透彻的解析。

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与帝国主义的回光返照——纪念十月革命及列宁《帝国主义论》发表100周年

察网编者按:特朗普也好,班农也好,只是浮在前台的政治代理人,最根本的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国顶级垄断财团的战略动向。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政治圈外人问鼎白宫,离不开共和党内右翼保守势力及相关的美国军工-石油-金融财团和军队-情报机构中保守势力的鼎力支持。特朗普在大选中及上台后所表达的基本政治理念,并非仅是特朗普的个人意志,而是共和党极右翼保守势力的共识。特朗普的上台,标志着冷战结束后不断右翼化的美国政治,已经进入一个极端状态。如果没有美国内外强有力的社会主义运动的阻击,美国或将进入一个长期由右翼势力主导的帝国主义“回光返照”的历史时期。而整个世界,也必将被拖入一个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极端的年代、危机的年代乃至动荡的年代。

早在1989年9月陈云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就曾指出,“列宁论帝国主义的五大特点和侵略别国、互相争霸的本质,是不是过时了?我看,没有过时。……那种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非常有害的。”[1](370页) 新世纪以来的历史,已经证明了陈云同志的高瞻远瞩。今天,我们要正确分析美国2016大选及即将到来的特朗普时代的本质,必须看到,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最根本的特征仍然是垄断,我们这个世界仍然处在列宁100年前所说的帝国主义的时代。实际上,特朗普当选所带来的一系列所谓的疑惑、不确定性乃至恐慌,只有结合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才能得到透彻的解释。

一、特朗普是如何上台的:垄断资本对美国社会的全面渗透

列宁在百年前的《帝国主义论》中指出,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必然导致生产的集中,生产集中导致垄断,银行垄断资本和工业垄断资本结合起来形成金融垄断资本和金融寡头,金融寡头必然会控制经济命脉、渗透社会、主导政府:“垄断既然已经形成,而且操纵着几十亿资本,它就绝对不可避免地要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去,而不管政治制度或其他任何‘细节’如何”[2](623页),“金融寡头给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所有一切经济机构和政治机构罩上了一层依附关系的密网,--这就是这种垄断的最突出的表现。”[2](684 页) 金融寡头在垄断经济命脉的基础上,通过控制媒体、教育、智库、社会组织、主流政党和政治运动,把控整个政治走势。美国2016年大选,深刻地体现了美国垄断资本对美国的社会的层层控制。

2011年前后,即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3年后,美国国内兴起了极左翼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场和平示威的群众运动,在酝酿阶段就被被FBI贴上“恐怖主义威胁”的标签并通报给了华尔街寡头们,随后就是阴谋渗透和残酷镇压。[3]几乎与占领华尔街运动同一时间段,美国还兴起了极右翼的信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茶党运动,他们认为美国当前的弊端都是社会主义病毒侵袭本来完美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体制导致的,他们把抗议的焦点指向政府干预经济限制资本的职能,要求自由市场、减税和削减社会福利,而不是全面限制华尔街的金融资本。

占领华尔街运动被财团和政府全力镇压,但茶党却截然不同:“茶党所提出的反对政府过多干预经济的主张和大财团的主张不谋而合。因此,该运动得到了很多财团的幕后支持。亿万富翁大卫·科赫兄弟、地产大亨特朗普为茶党运动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新闻大鳄默多克旗下的福克斯电视台及其《华尔街日报》成为茶党运动的积极传播者。”[4]占领华尔街运动被镇压后很快一蹶不振,而茶党的影响却与日俱增,并迅速被共和党所接纳成为党内重要政治力量,大批茶党成员当选两院议员,共和党在茶党推动下不断向极右方向转型,并一定程度上完成了群众动员。2016年民主党的失败,早在2011年他们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时就已经注定了。

特朗普7年前正是茶党运动兴起的第二大金主。而茶党第一大金主,则是美国仅次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美国顶级富豪、石油巨头大卫·科赫兄弟(其公司每年收入高达1000亿美元),也是美国极右翼保守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查尔斯·科赫和大卫·科赫兄弟俩各自以44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在《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并列第八,两个人的财富加起来超过了比尔·盖茨。这是特朗普集团和茶党运动背后的一位关键的美国顶级垄断资本寡头。

根据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的披露,科赫兄弟旗下的美国荣昌基金,从茶党的活动一开始就是其密切合作伙伴。科赫兄弟的父亲、石油寡头弗雷德·科赫是美国冷战时期著名极右组织“约翰·柏奇会”的组织者之一,这个组织带有浓厚的白人种族主义色彩,并狂热信奉和宣传奥地利学派的新自由主义自由市场理论。他们认为,美国民权运动及社会福利制度,都是共产主义理念,继承罗斯福新政的美国政府及民主党已经被共产主义分子渗透。“约翰·柏奇会”组织有非常明显的法西斯主义倾向,科赫甚至在文章中对法西斯主义创始人墨索里尼表示崇敬。[5]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马钟成
马钟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