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否定公有制的各种思潮?

周新城 2017-08-14 浏览:
面对某些人炮制的攻击、丑化国有企业的种种言论,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宣传公有制、尤其是国有经济的优越性。当前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资本主义国家大多数经济陷入衰退,而我国在世界金融危机冲击下却一枝独秀,经济仍保持快速发展,这充分表明,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我国经济稳定、快速发展的根本保证。

如何面对否定公有制的各种思潮?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必须坚持、巩固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即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基本经济制度是我们党几代领导集体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当前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经过几十年的艰苦探索,克服了“左”的、右的错误倾向,才得出的重大理论成果,我们必须倍加珍惜。这一基本经济制度,既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又符合中国的具体国情,实践证明它是完全正确的,大大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都应该毫不动摇地坚持基本经济制度。任何改革措施都必须为巩固和发展基本经济制度服务,而不能违背、削弱、更不能破坏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改革的基本要求,也是改革的底线。

但是,围绕着基本经济制度学术界存在着许多分歧,分歧的核心是如何理解公有制为主体的问题:什么叫公有制为主体?为什么要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反对私有化?与此相联系的,还有一个怎么看待私有制经济、尤其是私营经济的问题。有一些分歧涉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所以我们必须从一些最基本的道理说起。

必须重视所有制问题

基本经济制度说的是所有制结构。

改革开放以来一度出现一种倾向,即竭力淡化以至否定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意义。一时间“不问所有,只问所用”的论调颇为流行。仿佛什么公有制、私有制都是无所谓的,无关紧要,只要能够发展经济就行了。这成为不要问姓“社”姓“资”这个政治方向问题的“理论依据”,也导致经济学研究中一系列问题的失误,例如,研究分配问题,总的倾向是不讲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分配,仅仅围绕具体分配政策做文章。然而公有制有公有制的分配方式,私有制有私有制的分配方式,离开所有制,怎么能够说得清楚分配问题呢?淡化甚至不问所有制问题,这种看法不论政治上,还是学术上都是错误的。

马克思主义是十分重视所有制问题的。生产资料所有制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淡化不得。

人类要生存和发展,必须进行物质生产。在生产过程中,人们不仅和自然界发生关系,而且人们相互之间也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即生产关系。不同其他人发生社会关系的孤立的个人是无法生存的。任何生产都是在一定生产关系中进行的。离开生产关系,就不会有物质生产。生产关系的总和就是决定社会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

在物质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发生的经济关系是多种多样的,生产关系是一个具有多层次内容的复杂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生产资料所有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是整个生产关系的基础。谁占有生产资料,他就在生产过程中占有优势,生产是为占有生产资料的人服务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了生产的目的,也决定了劳动过程中和分配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经济关系的性质。一个社会的性质,从经济上说,正是取决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形式。离开所有制,就无法认识经济关系的本质,也就无法判断社会的性质。

我们重视所有制,除了因为所有制的形式决定一个社会的性质外,还因为采取什么样的所有制形式,对生产力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性质,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规律。人们在物质生产中采用什么样的生产关系,并不是人们主观的选择,而是由生产力的性质客观地决定。但是,一定的生产关系一旦确定下来,它会对生产力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当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性质时,它就成为发展生产力的巨大的推动力,能够解放、发展生产力;当生产关系不适合生产力的性质,它就会阻碍、束缚生产力的发展,甚至破坏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这种辩证关系,使得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所有制问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决策失误,没有按照生产力的性质及其发展要求来确定所有制形式,而是按照西方经济学的某种“理论”,例如根据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这一“经济人假设”,来主观地“设计”、“安排”所有制结构,那么,就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阻碍现代化建设。

恩格斯总结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指出社会革命虽然是政治行动,但归根到底是为了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他说:“迄今的一切革命,都是为了保护一种所有制以反对另一种所有制的革命。它们如果不侵犯另一种所有制,便不能保护这一种所有制。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是牺牲封建的所有制以拯救资产阶级的所有制”。“的确,一切所谓政治革命,从头一个起到末一个止,都是为了保护一种财产而实行的,都是通过没收(或者也叫作盗窃)另一种财产而进行的。”[①]这段话,确切地阐明了生产资料所有制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

所以马克思恩格斯谈到工人阶级乃至全人类获得解放的共产主义运动时,强调所有制问题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问题”。[②]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实行彻底的决裂”。[③]他们提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④]这三句话是他们在《共产党宣言》这个全世界共产党人公认的共同纲领里说的。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组织生产,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所在。他们在考察、研究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获得解放的途径时,始终把生产资料公有制问题放到首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