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侯惠勤 2017-08-14 浏览:
当今西方哲学主流呈现碎片化、多元化态势,我们面临着相对主义、多元主义、“碎片化”占着主导地位的精神氛围。现在重温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不难发现,当下时尚的后现代情绪、非意识形态化思潮、消解“宏大叙事”、“思想淡出、突显学术”、“少谈主义、多研究问题”的氛围,无不指向一元化的世界观,这是目前非常重要的动向。所以今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元世界观、一元历史观,这是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主导地位的世界观基础。

原编者按:本文针对当下用“非意识形态化”视角“重新解释”马克思完成的哲学变革的倾向,深刻阐明从抽象人类精神、国家理性向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飞跃,通过“意识形态批判”对抽象的普遍观念进行整体性的革命实践还原,不仅是对黑格尔辩证法进行唯物主义颠倒的关键,也是坚持和丰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本。偏离这一方向,就不能说明马克思主义是包括启蒙思想、德国古典哲学在内的人类优秀文化成果的继承者和弘扬者,更不能揭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代的价值和强大生命力,其结果只能是从马克思已经完成的哲学变革上倒退。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仔细研究西方各种反共意识形态,会发现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现象,就是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将其攻击矛头指向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从美国官方意识形态立场出发的布热津斯基认为:“共产主义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在哲学思想方面。马列主义的政策归根到底源于对历史的根本错误的判断和对人性的严重误解。……它没有考虑人对个人自由的基本追求;没有考虑人渴望通过艺术和宗教等方式表现自我;没有考虑在文化普及和宣传媒介具有广泛影响的时代,人们会进而要求政治上的选择权利;没有考虑生产率的提高与发明创造同个人追求物质享受的愿望的有机联系。” 以自由知识分子的“马克思学”立场讲话的波普尔认为,马克思学说的致命处在于其历史决定论,而历史主义的实质就是“选民说”,“选民说更加明确地设定上帝挑选一个民族作为他意志选中的工具,这个民族将获得尘世”。“特选的人、特选的种族和特选的阶级这些学说的共有特点之一,就是它们最初是作为对某种压迫的反映而出现,并变得重要的。”其中两种最为现代的形式,“一方面(右翼的)种族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的历史哲学和另一方面(左翼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哲学。” 而以“经济增长的阶段”做出“非共产党宣言”表态的W.W.罗斯托更明确提出:“马克思属于西方这样一类人物,这一类人以不同的方式反对走向成熟阶段中所发生的社会和人类成本,寻求使社会保持更好和更合乎人道的平衡。” 概括起来,他们认为马克思的学说无非是一种浪漫情绪,其要害是无视历史走向成熟所必须付出的社会成本,而支撑马克思错误历史观的则有两大支柱:一是黑格尔的辩证法。“黑格尔和在他之后的马克思,要求代表历史讲话,他们认为,合理的东西要么已经是现实的,要么在无产阶级革命之后变为现实。但是,这是一些错误的预言家。” 二是神化近代无产阶级。“革命的幻想把对进步的不可阻挡的进军的信仰与乌托邦的海市蜃楼结合起来。它引诱人们脱离现实的世界,因而在实际上——如果不是有意的话——引导人们离开自由。对于很多人来说,怀抱这种奢望的关键就在于‘无产阶级’这个概念。” 所有这些评论,从学理上说,都涉及两大问题:一是近代以来德国哲学革命的实质和黑格尔辩证法的历史地位,另一是马克思哲学变革的实质及其成就。可见,对于马克思哲学变革的任何解释,本质上都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言说。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德国古典哲学是近代以来德国哲学变革的重大成果。这一哲学变革不仅是西方哲学传统的重大转折,而且预示着现代意识形态时代的来临,用黑格尔的话说,这将是一个真正“用头脑思考”的时代,即观念创造历史的时代。这样,德意志意识形态就具有了双重“身份”:它既是德国新生的弱小的资产阶级借以跻身“世界历史”的幻想形式,又是现代意识形态的发达形态,提供了解剖现代资产阶级国家的样本。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对于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批判,也就为批判现代意识形态,进而为批判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奠定了基础。正因为如此,《德意志意识形态》才能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形成的标志性著作。正是在该著作中,他们用批判施蒂纳的一段话,揭示了黑格尔关于观念创造历史这一“意识形态时代”的秘密:“我们已经指出,思想和观念成为独立力量是个人之间的私人关系和联系独立化的结果。我们已经指出思想家和哲学家对这些思想进行专门的系统的研究,也就是使这些思想系统化,乃是分工的结果。” 当代西方学界对德国古典哲学有个“逆向评价”,即与马克思、恩格斯从康德(经费希特、谢林)到黑格尔、费尔巴哈是“螺旋式上升”的哲学评价相反,它把黑格尔视为康德哲学的大倒退。这里的关键还是辩证法问题。恩格斯明确指出:“德国资产阶级的学究们已经把关于德国伟大的哲学家及其创立的辩证法的记忆淹没在一种无聊的折中主义的泥沼里,这甚至使我们不得不援引现代自然科学来证明辩证法在现实中已得到证实,而我们德国社会主义者却以我们不仅继承了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而且继承了康德、费希特和黑格尔而感到骄傲。” 他同时强调,尽管康德哲学已包含许多辩证法思想,但“要向康德学习辩证法,这是一件劳而无功和得不偿失的事情,因为在黑格尔的著作中已经包含了辩证法的一个无所不包的纲要,虽然它是从完全错误的立脚点出发而展开的” 。所以,必须深刻阐明辩证法是德国古典哲学革命的主要成果。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侯惠勤
侯惠勤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