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网络空间安全若干关键问题辨析(上)

牟承晋 2017-07-23 浏览:
近些年来,全球网络空间安全问题愈演愈烈。源自美国中情局和国安局的网络武器一再被“泄漏”,反复被用来发动世界性的网络攻击,笼罩在各国网络应用之上的安全阴霾日益沉重。由于网络攻击随时可能爆发的极度危险性难以控制,任何一个国家也承受不起网络攻击扩大化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从根本上说,网络空间安全是主权归属问题、受制于人的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樱花”工具是由斯坦福国际研究所(SRI International)2006-2012年定制研发,目标是WiFi设备,包括3Com、思科、D-Link等市场应用的流行产品。

3狼和毒蛇就在我们的网络家园里

当我们全力以赴应对已经发生和防范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时,有必要关联观察现象和延伸思考。

新的严峻挑战是,这些泄露的网络武器已经被公开和被利用,不是“狼来了”,而是狼和毒蛇一般的蟊贼已经潜藏在我们的家里了,我们的信息资产正在和继续流失中,只是还没有被发现而已。“棱镜门”事件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曾针对我国内某公司连续5年窃取数据,这决不会是唯一的目标,国安局也绝不会就此罢手。

对于已知的网络攻击技术来说,发起针对.CN域名的网络攻击易如反掌,不仅能够随时发动,而且可以做到无法追踪溯源。——这绝非危言耸听!问题的关键在于,假如那一天的网络攻击真的来临,我们有能力预警吗?有能力宣战吗?将对谁宣战?我们能有多大的对战胜算?

正是由于网络攻击随时可能爆发的极度危险性难以控制,任何一个国家也承受不起网络攻击扩大化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近年来,世界各主要国家都不遗余力地加强网络安全的理念完善以及网络安全管理和管治,皆源于此。

能够掌控战场边界,才敢于走进战场、深入战场;能够掌控对手弱点,才敢于锁定对手、正视对手;能够掌控战争结果,才敢于宣布战争、决胜战争。

从根本上说,网络空间安全是主权归属问题、受制于人的问题。其中涉及的诸多关键技术问题和计算机网络(包括频谱资源)的认知理念、感知范畴、知识概念等,我们是不是都搞清楚了呢?是不是能够胸有成竹、运筹帷幄、从善如流了呢?

4、警惕“术语陷阱”危害网络安全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2012年的《网络安全与美中关系》报告指出:“网络安全领域缺少共同的一套词汇,关键术语的定义尚未统一。即使像‘信息’和‘网络攻击’这种单词在美国和中国的政府内部和政府之间都有着不同的用法。同时,‘攻击’分多个种类,但没有统一的方式将他们区别分类。”报告认为,“术语相异”对美中双方就行为规范或合作性实施机制达成共识产生巨大挑战。

2014年6月9日,美国国防部(DoD)发布《专业术语和定义》,开篇引用了希腊哲学家、教育家苏格拉底的一句话:“智慧始于对术语的定义”,——发人深省。

语言基础是网络科学术语的本源,也是网络安全的基本要素。我国网络信息业界的某些“权威”任意解读英文术语,某些专业人士习惯于用英文牵强附会地诠释中文(汉语)术语,国家网络主管部门的行文普遍存在科学语言、专用词汇不规范、不严谨、逻辑不清、自相矛盾的术语陷阱问题。“术语陷阱”已经成为我国网络安全管治(包括技术研发和应用)最严重的羁绊之一。

现在网络中应用语言最多的是汉语。中国有7亿使用汉语的网民,占全球网民的五分之一。全国使用汉语的约10亿人。中国有56个民族,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文化,其中使用汉语言的包括汉、回、满等民族,人数最多。汉藏语系包括汉语和藏缅、壮侗、苗瑶3个语族,早年被称为“印支语系”。全球公认的“汉语言文化圈”,包括汉字发源地中国和周边的朝鲜、韩国、日本(含琉球)、越南、新加坡等东亚、东南亚各国和地区。据考证,文莱、秘鲁和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都与汉文化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有人说,中文就是汉语,因为中文和汉语的英文单词都是Chinese。用英文诠释汉语太过牵强。任何一位汉语言学家从来不敢称自己是“中文学家”。显然,汉语并不等同于中文,汉语有明确的定义指向,中文是广义的覆盖概念。26个字母组成的英语,不足以囊括自商代的甲骨文字和铜器铭文以及后世积累的极为丰富的汉语言文化和文字的典籍,不足以诠释、解读历代字典、词典、诗词、韵文、韵书、声训以及汉字本身的结构构成的汉语史和汉语言、文化、文字的极为丰富的内涵和外延。汉语就是汉语,是世界上迄今流传最丰富、最完整、最深远的人类遗传语言和历史文化。汉语的字、词、句、文的权威解读只能是汉语自身,并必将替代英文字母,成为网络信息发展的基础语言、文字和文化。

长期以来,围绕因特网Intent和互联网intent,网络Network和网络Cyber,网络空间Net Space和网络空间Cyberspace等等,汉语与英文意译、音译混淆,意境、语境不清,使用、适用随意,给中美乃至各主要国家网络界、科学界、教育界、经济界、思想界、文化界、政界、军界、学界以及社会各界都带来极大的困扰、纷乱和纠葛,严重干扰我国网络信息业界战略和策略的制定,严重阻滞我国网络安全事业方针和路线的修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牟承晋
牟承晋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