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问题重回世界舞台中心

蔡历 2017-07-22 浏览:
要树立正确的资本管理的概念,进行有效的资本管理,必须抛却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基本视角和理念,而采纳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视角和理念。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事实上是以资本管理为中心的,只是采取了一种极端的形式,即消灭财产私有的共产主义。而西方主流经济学则不主张对资本进行管理,而强调放任资本的胡作非为,而形成资本管理的另一个极端。

资本问题重回世界舞台中心

150年前,马克思发表《资本论》。马克思主义迅速席卷欧美,甚至在遥远的中国也深深扎下了根。原因在于,马克思抓住了当时欧美世界问题的要害,就是资本问题。

《资本论》是一部经济学专著,然而与主流西方经济学不同的是,这本书选择了独特的视角,认为经济问题的核心在资本,把经济问题约化为资本问题,把经济问题与资本问题等同。而主流的西方经济学则不然,它关注的问题是市场体系,仅仅把资本看成市场体系中的一个要素。

马克思认为,资本可以影响和决定市场。资本是决定者,市场是被决定者,资本的自由可以毁灭市场的自由。只有资本自由,而无什么市场自由。或者说,在市场中,有资本者有自由,无资本无自由。而且,有资本者的自由是建立在对无资本者的自由进行剥夺的基础之上。

而主流的西方经济学则无意和有意地断然否定资本对市场的影响和决定,否认资本的自由会危害和毁灭市场自由,否定有资本者对无资本者自由的剥夺,而虚构出一个神话般的自由市场和市场自由,认为只要减少政府干预就可以创造一个自由市场,在这个自由市场中,人人就享受平等的自由。自由市场简直就是基督教观念中的天堂。

事实上,不仅政府的可能之恶会危害和吞噬市场自由,资本的可能之恶也同样会危害和吞噬市场自由。而包括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在内的西方资本主义知识界,却一味地强调政府之恶,而忽略资本之恶;一味强调政府干预对市场自由的危害,对资本干预对市场自由的危害则选择沉默和忽略;一味强调将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而却任由资本权力的肆虐和泛滥。

这样以来,就显得西方主流经济学,以及西方主流知识界,或者是伪善的,或者是愚蠢的。他们所要保护的自由市场,实际上只是资本者大资本者的自由。保护资本者的自由,实际上也是保护资本者大资本者对无资本者小资本者的自由侵害和剥夺的自由。在资本者愈发自由的同时,无资本者却愈发不自由;在大资本愈发自由的同时,小资本者愈发不自由。

所以,如果西方主流经济学当道,西方资本主义的主流知识精英当道,必然会导致整个社会出现两极分化,出现分裂,富者愈富愈自由,穷者愈穷愈不自由。富者的愈富愈自由很大程度上是恰恰建立在穷者的愈穷愈不自由基础之上,富者的获得是以穷者的失去为代价的。

资本问题重回世界舞台中心

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欧美社会所发生的真实故事。

2008年美国之所以爆发了次债危机,原因是美国很多老百姓还不起房贷。很多人在指责美国政府金融监管不力,滥发房贷,但却忽略了更根本的原因,为何那么多的美国普通百姓还不起房贷,买不起房子?正是这场危机将美国民众近30年来收入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的真实情况的盖子得以揭开,举世哗然。原来普通的美国人只是在借钱消费,他们其实真的很穷,美国虚假繁荣的经济面具被击个粉碎。

2011年,反过味的美国老百姓不干了,他们走上街头,发起了“占领华尔街”的政治运动。他们提出的口号甚为经典,叫“1%对99%”。意思是社会的财富,经济发展的好处,乃至社会的自由和权力,大部分却被1%的人占据和拥有了,而剩余99%的人却啥都没有。

美国的普通民众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被宣扬市场自由的主流经济学家,主流精英阶层欺骗了,因为他们发现到头来拥有自由的只是那些属于1%的人,而作为属于99%的自己,自由只是别人灌输给自己的一个梦幻。于是他们不再相信主流知识的宣贯,他们果断抛弃“政治正确”。

同样的故事版本也在欧洲上演,有人把欧美民众的这种新动向叫做“民粹主义”,这是一个带有歧视意味的词汇。民粹主义的实质是,欧美的普通民众,对包括主流经济学在内的主流知识,以及建立在主流知识基础之上的社会制度感到失望和愤怒,因为它们偏袒和保护属于1%的别人,而却歧视和剥夺属于99%的自己。

正是在民粹主义大潮的推动之下,又发生了后来的英国脱欧,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等所谓的“黑天鹅”事件。其实这些“黑天鹅”并非真的是“黑”色的,而是固有的知识缺陷蒙蔽了西方主流知识界、精英界的眼睛,降低了其智商,让其变得愚蠢和虚伪,无法去看清一个真实的世界,把本来正常的白天鹅也看成了不正常的黑天鹅。

资本问题重回世界舞台中心

与欧美民众对主流知识感到失望和厌恶相对应,有一本强调资本对市场危害的非主流的经济学专著却大受他们欢迎,“意外”地在欧美成畅销书。这本书出版于2014年,作者是一个70后法国经济学家,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书名——《21世纪资本论》。

该书的基本视角和基本判断都是在继承马克思的《资本论》,以资本作为研究经济的基本视角,认为资本会影响和危害市场,主要体现在收入和财富分配上。该书用历史实证数据证明,资本收益率会长期高于GDP,长期高出社会产出和收入的增长。这意味着,资本对经济整体存在利益剥夺,这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说是一致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