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趋利避害,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应当遵循的五大原则

余斌 师新华 2017-07-03 浏览:
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之所以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逐步转向具有当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恰恰是因为我们还缺乏对生产力的本性的认识,还没有掌握它的活动、方向和作用,同时也还不清楚应当如何有效地对生产进行社会的有计划的调节,从而还需要摸着石头过河来进行探索。经过三十多年的摸索,从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遵循以下五项原则:一是实现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原则,二是壮大国有企业原则,三是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分配原则,四是国有企业全面竞争原则,五是政企分开原则。

若要趋利避害,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应当遵循的五大原则

一、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国内一些学者就试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例如,于祖尧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的概念和理论,刘国光最早提出缩小指令性计划和实行市场化取向改革的主张,苏星最早提出社会主义企业实行股份制的主张,等等。自从党的十四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以来,众多专家学者围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与实践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所著专著以及文章不计其数。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人提出“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不相容论”,要求国有企业退出市场,甚至取消国有经济,或者国有企业只是像一些资本主义国家那样仅仅承担公共服务的职能。例如,陈微波认为,国有企业存在的唯一正当理由只能是为了维护、增进重大的公共利益,公共利益是设立国有企业的首要的、直接的和根本性的目的【参见陈微波:《公营部门劳动关系:对我国国有企业劳动关系的重新定位》,《现代经济探讨》2011年第12期。】。李连根认为,从理论上分析,国有企业应退出的行业是一般竞争性行业,这些行业是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标依靠市场竞争来发展的行业。国有企业从竞争性领域的退出包括两个层次:一是国有企业退出市场,二是国有资本退出企业。国有企业退出市场是企业法人实体的消失。国有资本退出企业则是指国有资本部分或全部从企业退出,原来的企业还存在,但已不是单纯的国有企业,而是混合所有制企业,有的最终可能成为非国有企业【参见李连根:《论国有企业改革与国有资本市场化经营》,《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2期。】上述说法所反对的其实并不是国有企业,而是当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旨在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是因为,按照这种说法,只有私有企业才与市场经济相容,从而社会主义也必然与市场经济不相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只能是一句口号,其实质就只能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其实,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是否相容的问题与其说是理论问题,不如说是实践问题。事实上,在西方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也存在不少国有企业,因此,说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不相容与事实不符。黄书猛指出,法国是国有经济比重最高的国家之一,国有经济在国家经济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对国有企业管理比较成功【参见黄书猛:《美法两国的国有企业管理及其对我国的借鉴意义》,《经济与社会发展》2003年第4期。】。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国有企业的发展,甚至走出国门在国际竞争中的发展都表明,中国的国有企业是与市场经济相容的,这也表明邓小平所指出的“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是完全成立的。

还有人认为,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除了在所有权方面的差异外,在其他方面差别不大,从而在与市场经济相容方面也没有什么差别。例如,杨学富认为,国有企业资产市场化经营管理的前提条件是:国家以国有企业资产对企业进行投资,拥有国有公司企业的“股权”,成为国有企业资产股东。国有企业资产股东丧失对投入公司的国有企业资产的直接占有、直接使用、直接收益和直接处分的权力,股东只能通过请求权和表达权间接地作用于公司的财产。国有企业资产股东对实物财产的支配转变成对价值财产(拥有的股票)的支配。国有企业资产股东所有权的权能转变为股权的权能【参见杨学富:《论国有企业资产市场化经营管理》,《企业经济》2005年第12期。】。这实际上是让中国的国有企业性质向西方国家国有企业的性质靠拢,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融化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之中。

当然,在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问题上,也有人注意到了我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因此,关键不仅是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相容的问题,更在于国有企业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何相互促进的问题。例如,钱津指出,在社会主义国有企业里,企业是为职工存在的,而不是职工雇佣于企业。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必须照顾到全体职工的利益,职工可以流动,但企业却不能随便将大批职工推出门外。所有的职工在国有企业里都具有主人地位,从逻辑上讲,不能是主人将主人自己的权力取消。在传统体制下,国有企业存在相当多的冗员,但改革决不能是以简单地去掉冗员为己任。企业经营机制的转换,要在改革中改到以人为核心的市场化经营中来,既不能随意裁掉冗员,又要尽快使他们不再是冗员,而且要调动企业各个层次的经营积极性。他还提到,我国国有企业的经营机制走向市场化,需要积极地运用股份制这种经营方式,但只是在经营方式上采用股份制,而不是企业本身由股份制取代【参见钱津:《论国有企业的市场化经营机制》,《中州学刊》1998年第3期。】

恩格斯指出,社会力量完全像自然力一样,在我们还没有认识和考虑到它们的时候,起着盲目的、强制的和破坏的作用。但是,一旦我们认识了它们,理解了它们的活动、方向和作用,那么,要使它们越来越服从我们的意志并利用它们来达到我们的目的,就完全取决于我们了。这一点特别适用于今天的强大的生产力。当人们按照今天的生产力终于被认识了的本性来对待这种生产力的时候,社会的生产无政府状态就让位于按照社会总体和每个成员的需要对生产进行社会的有计划的调节。那时,资本主义的占有方式,即产品起初奴役生产者而后又奴役占有者的占有方式,就让位于那种以现代生产资料的本性为基础的产品占有方式:一方面由社会直接占有,作为维持和扩大生产的资料,另一方面由个人直接占有,作为生活资料和享受资料【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60—561页。】。其实,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之所以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逐步转向具有当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恰恰是因为我们还缺乏对生产力本性的认识,还没有掌握它的活动、方向和作用,同时也还不清楚应当如何有效地对生产进行社会的有计划的调节,从而还需要摸着石头过河来进行探索。经过三十多年的摸索,从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遵循以下五项原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