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蔡历 2017-07-02 浏览:
当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后,我们需要重拾《资本论》的基本视角,同时又要正确区分经济的资本侧和实体侧。当前中国经济的关键问题在资本,在资本侧,而不在实体侧,需求侧和供给侧都属于实体侧。所以,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应该放在资本侧上,放在“资本管理”上。资本管理的目的是化解资本侧和实体侧之间的矛盾,修复印资本影响而扭曲和失灵的价值体系,最大程度地降低资本压迫。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实践,实际上带来了两个重要结果。其一是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创造了奇迹;其二是中国经济的资本化,中国经济已成资本化的市场经济,市场已经为资本所控制,价格信号只能反映资本的需求,而掩盖和压抑实体经济本身的需求。第一个结果已经引发全球的瞩目,第二个结果却被忽视了。

中国经济之所以出现了资本化,进入了资本化时代,原因在于中国出现了资本过剩,这些过剩的资本超越了实体经济对资本的需求,脱离出实体经济,自成一个体系。因为资本的本性是逐利,而逐利是要通过低买高卖来实现,或者说通过炒作资产来实现,所以,资本过剩会导致对以房地产为主的各类社会资产的过渡购买,使得这些资产的价格迅速上涨,形成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当今时代的货币是信用货币,这进一步加剧了过剩资本对资产的过渡购买程度,因为大家都担心通胀,一定要把过剩的现金换成某种资产,以期保值增值。

当过剩资本的过渡购买推高房地产等资产的价格时,市场整体的价格机制就发生了扭曲和失灵。扭曲是说,当被资本疯狂追逐的资产的价格急剧攀升时,其他商品的价格是维持原状,甚至降低的,这样就使得价值估值标准和价值导向发生了扭曲,资本所需求的就值钱,资本所不需求的就不值钱。失灵是说,资产价格的上涨所反映只是资本的需求,而非实体经济本身的需求,实体经济本身的需求并不支持支撑这样的上涨。也就是说市场的扭曲和失灵是针对实体经济来说,过剩资本则是市场扭曲和失灵的制造者。

这样以来,整个经济就分化为相对独立的两块,一块是资本的,一块是实体的。按现在的经济流行语,整个经济可以分为两侧:资本侧和实体侧。所流行的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分法并没有涵盖当前经济的全部,因为这两者都属于实体侧,忽视和遗漏了资本侧。

但资本和实体两侧的经济又是在共用同一套价格体系,实体侧部分不得不接受因资本侧而扭曲和失灵的价格。如果被资本追逐的资产并不为实体经济一般所实际需要,即便价格扭曲了失灵了,也没什么,譬如对某些金融资产,某些艺术品。但事实是,被资本追逐的主要资产是房地产,为实体侧经济的生产和生活所必须,这样以来,有实际需求的企业和消费者就必须接受被资本所扭曲和失灵的房价,被迫接受一个被高房价所急剧拉升的运营和生活成本,倍感压抑和压迫。

当前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资本侧与实体侧之间的矛盾,资本侧压迫实体侧。也可以把这种压迫称之为资本压迫。同时,资本压迫也是资本的危害在当今时代的主要表现形式。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危害表现在资本剥削,这是资本的危害在那个时代的表现形式。随着社会的发展,资本的危害在形式上已经发生了变化,由资本剥削转变为资本压迫。

资本压迫与资本剥削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矛盾的双方不同。资本压迫的矛盾双方是经济体的实体侧和资本侧,而资本剥削的矛盾双方则是企业内部的资方和劳方。二是,矛盾的机制不同。资本压迫是通过市场机制实现的,通过影响价格实现的,而资本剥削则是通过企业指令实现的,因为谈判力强势,资方有意压低劳方的工资,获取“剩余价值”。资本压迫比资本剥削更有迷惑性、欺骗性,因为它是市场化的,貌似公平合理的、公开透明的。

马克思非常重视资本对经济的影响和危害,为此他写出了《资本论》。他认为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导致资本过剩,资本过剩必然会导致生产过剩,这又进一步导致资本的收益率会持续降低,直至为零为负。马克思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在资本主义框架内是无解,解除之道唯有资本主义本身的破坏和消灭。

然而历史事实证明不仅资本主义并没有消灭,而且更重要的是,资本的收益率也没有出现持续的下降。恰恰相反,《21世纪资本论》这本书给出的长历史跨度的数据显示,资本的长期收益率一直维持在一个高于GDP增长率的高水平。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马克思的失误在于,他忽视了资本过剩后所发生的资本化,忽视了资本侧经济的出现和存在,未能对经济的整体做出实体侧和资本侧的区分。当产能过剩时,实体经济内的资本收益率固然为降低为零为负,但是,过剩资本会离开当时的实体经济,而发展出一个资本侧经济来,在这里它的收益率是很高的。

2008年以来,尤其是2012年以来,中国的实体经济是萧条的,其中的资本收益率相当一部分为零为负,但是,中国的房地产却持续火热火爆,房价打着滚的涨,这里的资本的收益率当然高的吓人。中国的房价与实体经济显然是背离的,原因就在于它是受过剩资本推动的,房子是当前中国过剩资本最主要的追逐对象。以此,不难看出资本收益率在资本侧和实体侧的反差。

实际上,除了过渡购买国内资产外,过剩资本脱离当前的实体经济还有另外两个途径,一个是流向海外,另一个是投资创新产业。创新性产业尽管也属实体经济,但是不属当前的旧实体经济,所以,投资创新产业也是对当前旧实体经济的脱离。这三个途径可以称为过剩资本脱离当前实体经济的“一体两翼”,过渡购买本国资产是一体,是最主要的途径,流向海外和投资创新产业是两翼,相对不是那么重要。“一体两翼”也是资本侧经济的基本结构。这都会让资本在实体经济不振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一个很高的收益率,同时也为资本主义的继续存在提供空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