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远:普京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吴恩远 2017-06-20 浏览:
在普京总统纪念俄国革命100 周年的命令中,以及同期他关于评价苏联历史的讲话里,常常体现出一种二元对立的思想。当然这是基于他自身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同时,也隐含了他力图消弭俄罗斯社会曾经分裂的因素,实现社会和谐的良苦用心。

在2015年5月20日俄罗斯联邦文化部、俄罗斯科学院通史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俄国史研究所、俄罗斯军事历史学会、俄罗斯历史学会共同召开、文化部长梅津斯基主持的“迎接俄国大革命100年:理解为了团结”的圆桌会议上,与会者通过了致俄罗斯社会各界的呼吁书。尽管与会者观点不一,但大家一致认为:如果借助国外力量来解决国内的政治矛盾是错误的,这指的是1917年到1920年外国干涉和国内战争时期。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使资本主义国家赶到了威胁,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兰辛说道,苏俄的成立是“对各国现存社会制度的威胁。”他向威尔逊总统报告说:“如果布尔什维克继续掌握政权,我们就毫无指望。”[9]威尔逊总统在1919年重复了兰辛关于苏俄制度对美国的威胁的意思。他说:“莫斯科政权在一切方面都是对美国的否定,”[10]于是组织据称有十四个帝国主义国家武装入侵苏俄。

今天,俄罗斯学界认为:当时俄国有八百万人因战争、饥饿、疾病等后果而死亡,两百万人流离国外,苏维埃国家处于战争的废墟上,经济崩溃。外国干涉使国家遭受了恐怖主义的灾难。

总结历史教训,俄罗斯认为必须防止外国发动新的干涉俄内政的“颜色革命。正如俄罗斯历史学会主席、国家杜马主席谢尔盖·纳雷什金所说:结合当今俄罗斯和世界的形势,强调制定统一的、客观的关于1917年事件评价观点是必要的。他强调,近年许多国家被引进颜色革命,造成了公民的流血和死亡,致使国家遭到破坏和陷入贫困。汲取俄国革命历史一个世纪之久的历史教训,“不会再使我国公民彼此分开和相互推开,我们必须支持这一趋势并创造一切必要条件”。[11] 

二、 普京以评价十月革命上的二元对立思想促成社会和谐

在普京总统纪念俄国革命100周年的命令中,以及同期他关于评价苏联历史的讲话里,常常体现出一种二元对立的思想。当然这是基于他自身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同时,也隐含了他力图消弭俄罗斯社会曾经分裂的因素,实现社会和谐的良苦用心。

1、承认十月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对革命过程中一些行为提出批评。

2016年7月31日,普京登上十月革命发出“一声炮响”的《阿芙乐尔》巡洋舰,这是该舰在维修4年后,驶回涅瓦河100年前炮打东宫地方的首次亮相。在舰炮炮身的铭文上写到:“根据革命委员会命令于1917年10月25日晚向冬宫开炮”。普京仔细参观了舰上当年的历史文物,并检阅了海军舰队。俄各报均把普京视察《阿芙乐尔》巡洋舰看作是对十月革命肯定的一个信号。

普京也对被十月革命取代的沙皇专制制度评价不高。他指出“旧俄国的思想不适于今天”。 2014年11月5日,普京会见俄罗斯历史学家时,他说:“如果当时的(苏维埃)政权不是那样严酷,而是处于沙皇尼古拉二世时期,我们能够赢得战争的胜利吗?肯定不可能。”

与此同时,普京对十月革命过程中布尔什维克党的一些行为表达了严厉的批评。2016年1月25日,普京在“全俄人民统一阵线”会议讲话中,对十月革命初期,乌拉尔当地的一些布尔什维克党人采取了严厉镇压措施、枪毙沙皇全家、包括其中的小孩,以及在内战中苏维埃政权杀害了上万个神职人员这些事情进行了批评。[12]

应当说枪杀已经缴械的沙皇一家包括小孩是完全错误的行为。但过去对此问题存在把布尔什维克政党妖魔化的情况:一是大大夸大被枪杀的末代沙皇罗曼诺夫全家人数:被说成似乎高达几百人。实际上一共被杀害的约30几个人;二是这件事情也有可解释的原因:当时(1918年7月)正值帝国主义对俄国实施武装干涉,阶级斗争极其尖锐,列宁就是在这个时刻被反革命刺杀受重伤;而且俄国历史的“皇权主义”传统(即盲目拥戴沙皇),也使得红军担心沙皇落入“白军”手里使斗争局势更为复杂。

2、承认共产党所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对俄罗斯历史发展的贡献;同时批评共产党是“极权体制”

普京对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党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对俄罗斯历史发展的贡献是肯定的。他认为(苏联)“计划经济具有确定的优势,它能够集中全国的资源完成最重大的任务。例如,解决了苏联人民的健康保障问题,这毫无疑义是共产党的功劳”。

普京还说到:(苏联)解决了教育问题,这也毫无疑问是共产党的贡献。十月革命前俄国文盲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二,是欧洲最低水平。列宁发动了“文化革命”,1940年苏联每千居民受过普通教育人数达到245人,远远高于美、英、德、法、日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

普京特别强调苏联工业化提高国防能力的贡献。他说,如果不能集中利用全国的资源,苏联就不能做好应战德国纳粹的准备。而如果在卫国战争中遭到失败,不仅对我们国家、对俄罗斯民族、对苏联境内其他民族的悲剧性后果都是非常惨烈的。普京最后总结到:(苏联)所做这些贡献是无可怀疑的。[13]所以他多次承认苏联解体是一个悲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恩远
吴恩远
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