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已成国际反恐新阵地

赵晨 2017-06-14 浏览:
在全球万物互联的大背景下,与传统恐怖手段相比,网络恐怖主义将暴力破坏和思想渗透深度融入互联互通的网络空间,导致个体式恐怖主义突飞猛进,游击战、快闪战层出不穷、此起彼伏,令人难寻其踪,使恐怖主义危害更重,防范更难。

网络空间已成国际反恐新阵地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网络空间已成国际反恐新阵地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在社交媒体大热的当下,人们的生活模式乃至现代政治都被极大地影响了。如今,判断一个人的失联,是以这个人从社交媒体中消失为肇始的。反之,与一个人的联系不再局限于见面,在社交媒体上保持联系往往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主要渠道。社交媒体火热的程度像是能把过去的主流媒体挤到一旁。令人担忧的是,在现代军事领域,社交媒体被“武器化”的趋势日益凸显。社交媒体像是一件无形的武器,它不仅有“杀人诛心”的威力,而且改变了游戏规则,一种全新的军事战略战术正在被塑造。

近年来,国际恐情不断演进,全球多地频遭恐袭,反恐形势日趋严峻。尤其是网络与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成为助力恐怖主义滋长与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网络空间成为恐怖组织蛊惑人心、招兵买马、密谋策动的重要平台,网络恐怖主义甚嚣尘上,严重危及国家与社会安全。面对严峻形势,国际社会相关方通力合作,打防结合,与恐怖分子展开殊死较量,网络空间已成反恐新阵地。

1、何为网络恐怖主义

1997年,美国加州情报与安全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柏利·科林首次提出“网络恐怖主义”一词,认为它是“网络与恐怖主义相结合的产物”。同年,美国联邦调查局专家马克·波利特对此进行补充,认为“网络恐怖主义是有预谋,有政治目的,针对信息、计算机系统、计算机程序和数据的攻击活动,是由次国家集团或秘密组织发动的打击非军事目标的暴力活动”。此后,网络恐怖主义的定义不断完善。2009年,联合国“反恐执行工作组”(CTITE)将其界定为四类行为:“第一类是利用互联网通过远程改变计算机系统上的信息或者干扰计算机系统之间的数据通信以实施恐怖袭击;第二类是为恐怖活动目的将互联网作为其信息资源进行使用;第三类是将使用互联网作为散布与恐怖活动目的有关信息的手段;第四类是为支持用于追求或支持恐怖活动目的的联络和组织网络而使用互联网。”

2012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将其定义为“故意利用计算机网络发动攻击以扰乱如计算机系统、服务器或底层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行”。伴随恐怖组织熟练运用网络与信息化技术,“网络圣战”“数字圣战”“新媒体恐怖主义”“恐怖主义2.0”等新概念纷至沓来,恐怖组织的网络化发展态势难以阻挡,改变了国际社会对恐怖主义与反恐的传统认知。

尽管国际社会对网络恐怖主义尚未有统一概念,但作为恐怖主义犯罪的表现形式之一,网络恐怖主义的最终目标仍是希望借助网络空间,更为便利、有效地对现实世界制造危害与社会恐慌,壮大恐怖势力。因此,一切以极端主义、暴力和恐怖活动为目的,通过网络实施的相关活动均可列入网络恐怖主义范畴。具体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以网络为攻击目标,如针对目标国家政府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入侵行为。二是以网络为战略动员工具,主要包括鼓动宣传、招募培训、筹措资金、勾连策划等,以此作为其实现恐吓与胁迫的手段。

在全球万物互联的大背景下,与传统恐怖手段相比,网络恐怖主义将暴力破坏和思想渗透深度融入互联互通的网络空间,导致个体式恐怖主义突飞猛进,游击战、快闪战层出不穷、此起彼伏,令人难寻其踪,使恐怖主义危害更重,防范更难。

2、网络恐怖主义的主要伎俩

经过多年摸爬滚打,“伊斯兰国”(IS)等恐怖组织已招募和培养大批精通网络技术的新生代恐怖分子,网络实力大幅提升,网络恐怖活动全面推进。其手法有以下几种:

网罗青年,传“教”解“惑”。恐怖组织高度重视培育恐怖主义“新生代”,它们深谙网络新媒体之道,通过至少24种语言,注册大量社交媒体账号,改编网络游戏,铺天盖地广撒网,以年轻人乐于接受的方式搜寻志同道合者。当前,一些年轻教徒和部分西方国家本土青年的社会存在感下降,思想不成熟,对实现“西方梦”丧失信心,容易受到网上激进主义的宗教宣扬和教唆的影响。在此背景下,恐怖组织再因“人”而异,有的放矢,招揽向往者,效果明显。恐怖组织在网上既播放针对狂热分子的恐怖血腥图片视频,也传播刻意淡化暴力色彩、反映现实与温情生活的精美“刊物”;既有传播极端思想的“洗脑式”网站和网络游戏,也有与追随者无微不至的“互动”“关怀”。美欧统计数据显示,土生土长的极端分子大多数年轻、自愿性强,IS在年轻人中的支持率居高。如IS成员在匿名青少年问答社交网络Ask.fm上积极应答上百种问题,并鼓励私聊;开发旨在“为高端客户群服务”的智能手机客户端“福音的黎明”,让以个人信息进行注册的会员“实时掌握圣战消息”。《纽约时报》将2013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恐袭案称为“社交媒体时代首例全方位互动式国家悲剧”,恐怖分子察尔纳耶夫兄弟即通过脸谱网站接受极端思想,按照网上公布的《“圣战”战士个人行动手册》在自家厨房制作简易爆炸装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