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听惊雷——论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梁柱 2017-06-07 浏览:
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是深刻而深远的。它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从而实现了由旧式的民主革命向新式的民主革命的转变,并初步明确了以社会主义作为中国革命发展的方向。李大钊在这时提出的对社会主义的看法,对我们今天仍有启迪意义。

于无声处听惊雷——论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100年前发生的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它为中国革命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典范,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从而实现了由旧式的民主革命向新式的民主革命的转变,并初步明确了以社会主义作为中国革命发展的方向。

一、热情讴歌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之时,中国革命正处在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比俄国革命早6年发生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但是,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既不敢鲜明地提出反帝的口号,又不能广泛发动农民群众,以致革命的成果很快落到封建军阀手中,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1915年发生的新文化运动,以民主与科学为口号,更加深入、广泛地开展了以学习西方先进的思想和社会制度为实际内容的思想启蒙运动,为这个时期寻求国家新的出路增添了战斗性很强的内容和新鲜气息,但是,经过民主与科学的呼唤之后,依然看不到国家的新希望。这种痛苦的历程,正如毛泽东所说:“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1](P1470)而鲁迅对当时自己心路历程的描述,是对毛泽东上述结论的最好佐证,他说:“见过辛亥革命,见过二次革命,见过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看来看去,就看得怀疑起来,于是失望、颓唐得很了。”[2](P455)正是在这样的历史契机下,在北方邻国发生了十月革命,人民当家作主,这对中国先进分子的影响力和震撼力是十分巨大的。

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中国一批先进分子由民主主义转向共产主义,成为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李大钊就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李大钊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最早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为实现中国革命历史性的转变在思想理论上做出了重要贡献。

首先,对十月革命的性质和划时代的意义作了准确的判断和阐述。中国革命的新取向,是以俄国革命为榜样的,因此正确认识十月革命就成为一个首要的问题。李大钊在论述十月革命的系列文章中,就对它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和比较深入的论述。一是正确指明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及其历史意义。众所周知,一个历史事件刚发生的时候,要准确把握它的本质和走向是不容易的;更何况这时的俄国已成为全世界反动势力竭力攻击的目标,弥漫全球的是对十月革命的歇斯底里般的咒骂声,这使得许多人对十月革命产生疑虑和恐惧。李大钊透过反动派欺骗宣传的重重迷雾,指明了十月革命的性质及其伟大历史意义。他把发生在18世纪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和20世纪的俄国无产阶级革命作了比较,正确指出:“俄罗斯之革命是20世纪初期之革命,是立于社会主义上之革命,是社会的革命而并着世界的革命之采色者也”。[3](P226)他认为正是这一社会主义性质的革命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时代,并预言:“20世纪初叶以后之文明,必将起绝大之变动,其萌芽即茁发于今日俄国革命血潮之中”。[3](P225)这是一个很有深度的见解。二是对俄国革命这一历史事件作了较深入的分析,比较准确地指明十月革命所展示的基本内容:指出指导这个革命的是布尔什维主义即马克思列宁主义,“是20世纪世界革命的新信条”;革命的目的是要把资本家独占利益的生产制度打破。“他们将要联合世界的无产庶民,拿他们最大、最强的抵抗力,创造一自由乡土”;[3](P260)这个革命是依靠群众运动的力量,并认定这种20世纪的群众运动必将战胜一切反动势力而取得胜利。三是初步把中国革命同十月革命联系起来。他从上述认识出发,把十月革命喻为“惊秋之桐叶”,“是世界革命的新纪元,是人类觉醒的新纪元”。他说,十月革命对于中国,“好比在沉沉深夜中得一个小小的明星,照见新人生的道路。我们应该趁着这一线的光明,努力前去为人类活动,作出一点有益人类的工作。”[3](P268)在他以后的论述中,更加明确地把中国革命作为“人类解放运动之一部分”,[4](P67)即新的世界革命一部分。

其次,比较深入地分析了帝国主义的内在矛盾及其联合中国封建势力压迫中国人民的事实,从而把争取民族独立、民主自由同明确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紧密结合起来。在近代,帝国主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这是中国民主革命任务中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然而这却是中国先进分子长期没能获得正确认识的问题。近代中国革命惨痛的历史教训都同这个带根本性的缺陷相联系。同时,社会主义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出现的,社会主义代替资本—帝国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因而只有科学揭示帝国主义的本质,才有可能真正认识和接受社会主义。而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的认识由感性认识进到理性认识的阶段,正是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后才实现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柱
梁柱
北京大学原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