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供给学派与凯恩斯主义庸俗解读供给侧改革

蔡万焕 2017-05-09 浏览:
目前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解读,有从供给学派出发和从凯恩斯主义出发的两种思路。应超越供给学派和凯恩斯主义之争,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供给关系的本质、决定因素以及陈云的综合平衡思想为理论基础,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个方面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从生产力角度来看,对产业结构即社会生产分工比例进行调整;从生产关系角度看,宏观调控政策要对收入分配关系从而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进行调整。不能简单套用西方经济学理论,要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识和指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别拿供给学派与凯恩斯主义庸俗解读供给侧改革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由高速转为中高速,预计将保持在 6.5%~7%的区间内。如何适应、把握、引领新常态,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时再次强调,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

如何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界存在许多不同的声音。厘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渊源、方法论基础和实施背景,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构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具有重大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目前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几种解读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经提出就成为学界讨论的焦点,这是否意味着之前扩内需的政策无效?供给和需求哪一个更为重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端管理是什么关系?目前理论界主要从供给学派角度和凯恩斯主义角度出发围绕上述等问题展开讨论。

1 .从供给学派角度进行的解释

一些学者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供给学派联系起来,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基础就是供给学派的理论学说。

有学者认为,“萨伊定律”开创了“供给侧”学派的先河,从“萨伊定律”到“供给学派”再到“供给管理”,观察视角和逻辑起点是一致的。 [1]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仅以短中期调控为眼界的需求管理已不能适应客观需要,应转向供给管理。 [2] 从“新供给经济学”的角度出发,贾康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在提供“有效制度供给”,如加快实施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的税费改革和大幅度地减少行政审批,解除金融抑制,为企业经营创业活动松绑、减负,等等。 [3]

还有学者认为目前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在于,此前“凯恩斯主义”色彩浓厚的需求刺激政策,并未有效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反而制造了一次暴涨暴跌的股市大泡沫,放大了金融风险。因此中国政府下决心开始拥抱“供给经济学”。中国面临的问题并非简单的需求不足,目前的供给现状是低端供给过剩、高端供给不足,无法适应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结构。而导致供给不足的原因,要么是政府管制太多扼杀了创新,要么是税负太重抑制了供给。供给经济学的精神实质是对“小政府,大市场”、自由竞争和企业家精神的坚定信仰。 [4]

另有学者认为,根据新供给经济学,新供给不但能够自动创造需求,而且所有产品销售收入最终都会变为要素报酬,而资本、劳动和资源等要素报酬要么转化为消费,要么形成储蓄并转化为投资,形成新的需求。因此,应放开市场,让经济回到“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理想运行轨道,恢复“供给与需求的自动平衡机制和最终均衡状态”。 [5]

尽管这类观点中有人认为供给学派并不能完全适用于中国, [6] 但他们的思路和提出的政策主张表明,实际上他们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作为新自由主义的流派之一的供给学派混为一谈。[7] 所谓“新供给经济学”将劳动力、资本、土地、创新、制度并列为经济增长的五大要素,否定劳动作为价值的唯一源泉从而也就否定了劳动价值论,其理论基础是要素价值论。此外,“新供给经济学”特别强调制度的重要性,认为目前中国经济遇到的问题是由政府所引发的,而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简政减税、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该观点将技术创新的希望寄托在政府减少对市场的干预,过度夸大了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因为技术创新涉及生产力发展、科技发展程度和科研投入等,制度改革并非充分条件,不是一定就能带来技术创新;同样,经济增长并非只和政府大小、干预力度相关,一味地将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放缓问题归咎于政府是片面的。

2 .从凯恩斯主义角度进行的解释

有一些学者对“新供给经济学”提出了批评,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能照搬西方理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依然在于需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与适度扩大总需求同时进行。

林毅夫构建了“新结构经济学”,他认为 2010年至今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仍是由于总需求不足,而需求不足的原因是外部性的、周期性的。对于消费需求和投资性需求,有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抑制消费、抑制投资,因此推行时间点要掌握好。扩大总需求必须以投资性需求为主,针对“政府投资挤出效应”理论,林毅夫认为,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会挤占民间投资,经济下行时正是政府投资基础设施的时间点。投资不会挤压消费,相反投资跟消费正相关:如果投资是提高生产能力的,或者是降低交易费用,这样的投资不仅不会挤占消费,而且可以提高家庭收入,提高家庭消费水平。 [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