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历史经验及启示

鄢一龙 2017-04-17 浏览:
本文将通过梳理中国过去六十多年经济发展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将中国保持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经验总结为:第一,保持了较高的广义积累率,使得发展可持续有后劲;第二,充分尊重企业发展主体同时,政府要作为推动发展和调控发展的主体,实现发展的自发性和自觉性的统一;第三,实现不平衡性与平衡性的辨证统一,推动经济发展的螺旋式上升;第四,实现自主性开放,从而成为全球化的赢家;第五,通过两个发挥两个积极性,实现人民的主体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中国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历史经验及启示

中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快速度的经济增长奇迹。中国经济保持30多年强劲、快速增长,1979—2014年的GDP年平均增长率高达9.7%,2014年GDP相当于1978年的28.25倍。[1]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彭斯高度评价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在所有实现高增长的案例中,中国是增长幅度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这种速度和规模的增长史无前例。”[2]同时,中国也在社会公平上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中国是世界上减贫成就最大的国家,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按照1.90美元(2011年PPP)绝对贫困线计算,1981年贫困发生率为88.3%,到2010年贫困率只有11.2%,贫困人口数减少7.4亿,占全球贫困人口减少数的85%。

如何理解过去几十年中国的持续的经济发展?它的基本历史经验是什么?有何启示意义?发展经济体就如同人体,是一个类生命的复杂系统。任何单一的经济增长模型,经济发展模型都很难解释中国的发展。胡鞍钢教授和我的新著《中国国情与发展》一书尝试在一个动态国情的复杂系统中来理解中国的发展。[3]我们尝试提出发展诊断学来认识中国的国情与发展,不同于临床经济学、诊断经济学,我们更多地借鉴了中医的思想,认为发展经济体是一个整体系统,阴阳动态平衡是保持发展经济体健康的前提,子系统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相成、相害的关系。发展经济体与外部的大系统息息相关,必须因时因地而作息动止。“下工治已病,上工治未病”,发展经济体持续健康需养治结合。

发展经济体就如同一个成长的生命体,它包括五大系统:经济系统、自然系统、人力资源系统、社会系统与广义的制度系统(包括经济与政治制度、意识形态、风俗习惯等正式与非正式的制度规范)的复杂系统,系统之间及内外环境的动态平衡是发展经济体保持健康的前提。《中国国情与发展》一书将中国的发展经济体分为经济系统、自然系统、人力资源系统、社会系统、中国与世界五大系统,全书共分5篇,18章,148个表,47个图定量化描述了中国国情的动态变迁,以及中国发展的动态演进。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就是引领发展经济的良性发展与健康发展,是我国数十年发展经验的总结。创新发展是解决经济系统持续发展动力来源的问题,经济发展的要素投入有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本与创新要素,创新发展就标志着创新要素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第一要素;协调发展是解决不同系统之间,子系统之间的协调性问题,既要防止短板效应,又需要相互协调配合;绿色发展是解决发展与自然系统关系的问题,推动自然系统与人类的经济社会活动的恶性循环(黑色发展)向良性循环(绿色发展)转变;共享发展是解决发展过程中的社会系统问题,良好的发展需要由全社会共同参与,发展成果为全社会共同分享。开放发展是解决于外部系统关系的问题,只有开放的系统才有活力,一个封闭的系统是要走向衰落的。

总结我国六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保持发展经济体持续健康发展需要坚持如下几条基本经验:

1、始终保持高水平的广义积累率,使得发展有后劲,具有持续性。

如同陈云同志指出的那样,“一要吃饭,二要建设,吃光用光,国家没有希望。吃了之后,还有余力搞建设,国家才有希望。”[4]经济长期协调和持续发展与正确处理积累与消费的关系密切相关,可以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积累率[5]的概念进行扩充,提出广义积累率概念。广义积累率是指在发展过程中物质财富,自然财富,人力资源与知识资本财富增加率扣除掉各类发展成本比率后的广义财富的积累比率。中国持续健康发展不仅是由于名义储蓄率高,而是由于广义积累率高,特别是对公共财富的积累长期保持较高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名义储蓄率就很高,再加上我们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基础设施建设、人力资源开发、研发生态环境改善,同时各类发展成本又有所下降,使得我们的广义积累率迅速提高,这是我们能够未来继续保持持续发展的根本前提。中国是世界上名义储蓄率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1978年中国名义储蓄率达到37.3%,在1994年达到42.8%的高点,其后略有下降,2000年之后重新快速上升,2009年达到51.9%,2014年为48.7%,1982-2014年我国的名义储蓄率平均为41.9%。这一储蓄率在全球同时期可比的二百多个国家中是最高的,世界平均水平为23.8%,上中等收入国家平均为30.7%。[6]

中国长期保持高的广义积累率,中国的高储蓄被引入到国家财富的积累除了用以投入扩大再生产与产业转型升级,同时也大量的投入了基础设施建设、人力资本开发研发、与生态环境的公共财富积累。这种公共财富的积累,为私人财富的创造提供了条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