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军万马”开发页岩气的主张,看极端市场化灾难

高戈里 2017-04-02 浏览: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页岩气,是国务院近年新批准的独立矿种。它赋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是以吸附和游离状态为主要存在方式的非常规天然气。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富煤、少油、贫气的国家”。[1]过去,由于页岩气开采成本高,开发利用缓慢。近几年来,随着水平井和水力压裂等关键技术的突破,页岩气开发正在改变世界的能源格局,并已经开始影响相关国家能源战略的重大调整。据报道,中国页岩气可采资源量初步估计在31万亿立方米,在世界名列前茅,预计2020年产量将超过1000亿立方米,达到目前常规天然气生产水平,2030年产量有望与常规天然气相当,与美国接近。[2]

从“千军万马”开发页岩气的主张,看极端市场化灾难

当下的中国如何开采页岩气,是国家亟待确定的战略课题。对此,近年来学术界关于“市场化”开发页岩气的呼声非常高,其中最典型的是2012年11月1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2012财新峰会”上,针对“目前中国石油天然气的开采权都掌握在国有企业手里”,公开主张:“开发页岩气遇到的问题不仅是技术问题,在中国还有体制问题,页岩气的分布是非常广泛的,适合一些中小企业千军万马齐上阵。”[3]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有学者重提“放宽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准入”的政策建议。[4]

对此,有必要用事实说明:“中小企业千军万马齐上阵”开采页岩气的极端市场化资源开发模式,若被采纳,很有可能带来一系列灾难。

 

一、“千军万马”开发页岩气有可能诱发生态灾难

 

页岩气藏的储层一般呈特低孔、特低渗透率的物性特征,气层压力高,其开采通常要先打直井到几千米地下,再向水平方向钻进数百米到上千米,并采用大型水力压裂技术,通过向地下注入清水、陶粒、化学物等混合成的压裂液,以数十到上百兆帕的压力(产生1兆帕压强,需要在1平方厘米面积上施加约10公斤的压力),将蕴含天然气气流的岩层“撬开”。[5]据报道,在美国开采页岩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单位面积打井密度越高产气量就越高,其打井密度通常是开采常规天然气的数倍。美国著名的巴奈特(Barnett)页岩气区块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2008年钻井数量已达1.21万口,平均每平方公里打一口井,故开采页岩气有“地毯式钻井”之称。[6]

页岩气的上述气藏特点和开采特点,决定了国家大规模开发页岩气不能回避“两必然两可能”的环保问题

一是必然加剧水资源短缺。据报道,开采一口页岩气井通常需要20万吨水。在页岩气开发的“十二五”规划中,像华北地区、准噶尔盆地、吐哈盆地、鄂尔多斯盆地都是严重缺水地区。有业内专家提醒,即便在陕西和四川,大规模开发页岩气也有可能出现与工业、农业和生态需求“争水”的社会发展难题。[7]

二是必然形成大面积的地下水污染。开采页岩气,需要向页岩中注入的压裂液中含有大量化学成分,这势必造成大面积的地下蓄水层污染,且根本无法治理,后果也难以预测。

三是可能引发严重的地表水污染。西方石油寡头雪佛龙最近一二十年在厄瓜多尔热带森林、在尼日利亚三角洲等地排放污水带来的灾难,[8]是前车之鉴,很值得警惕。中石化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教授级工程师丁士东指出,最大的污染存在于反排阶段,因为压裂液里含有高分子和低分子聚合物。[9]2010年,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分公司蜀南气矿在四川珙县上罗镇钻探两口页岩气井,经过两年努力,实现了我国首例页岩气商业供气。目前的情况是,这两口页岩气井每天都要从页岩气储藏层中抽出一部分有害废水,再用水罐车将这些废水运走,以“反排废水”方式,重新注入新钻探的页岩气井的地层深处。据了解,页岩气的废水处理费用约占页岩气开采成本的10%左右。如果页岩气开采市场完全放开,受资本逐利性的驱动,一些民营企业能不能像国企那样不惜代价承担社会责任,难说。除此之外,还有媒体称:“页岩气开采可能导致气井周围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饮用水被甲烷、乙烷和丙烷污染。”[10]

四是可能诱发地震。四川,既是天然气和页岩气的富集区,同时又是地壳板块断裂带的富集区。目前的情况是,一些地震断裂带附近已经或正在兴建了一大批巨型水电站,如金沙江下游在建或规划中的四座巨型水电站,就位于或靠近最近频繁发生3.0-4.9级地震的华蓥山、则木河、小江等断裂带,其中装机容量600万千瓦的向家坝水电站2012年底蓄水发电后,库区就发生过3.1级地震,震中就在白杨坪隧道旁;[11]又如装机容量仅次于三峡电站、水库总库容相当于1975年河南特大水灾洪水总量四分之三的溪洛渡电站,附近就曾发生过七级地震。[12]与此同时,一些地震断裂带附近正在规划或已经开采页岩气,如四川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内就有华蓥山断裂带。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地震预报部主任刘杰最近指出:汶川地震释放出了巨大能量,引发了南北地震带中不同断裂带的调整运动,这些断裂带也趋向不稳定。这种效应叫做“库仑应力触发”。根据经验,南北地震带的活跃期一般要持续10年左右,因此在未来几年内,南北地震带发生七级地震的可能性仍存在。[13]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