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天下没有白喝的美国奶

陈映真 2017-03-14 浏览:
时至今日,在整个辽阔的第三世界中,几乎已经没有一个地方像台湾一样,不论在朝在野,那样地对美国的帝国主义政策缺少批判的认识,而对于美国的一切,还怀抱着几近幼稚的幻想。

陈映真:天下没有白喝的美国奶

 

美利坚:超级的帝国

 

作为一个帝国,美利坚共和国在二次大战中和二次大战后,有急速的扩张和发展。她远远地压倒了欧洲,成为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雄长。美国一国的总消费量,等于全世界其他各国总消费量的总和。美国一国所使用的铜、铁、重要稀有金属、石油和能源,远远超过任何一个或十数个民族和国家所使用的总和,她的陆海空军基地遍布全世界,和四十多个国家订立军事同盟条约,只有另一个霸权苏联可以匹敌。她的投资遍布全世界,不论在西欧,在第三世界,星条旗总会在地球的某一个地方上的基地和企业大楼上,迎见不没的太阳。她的大学吸引来自全球的知识分子,世界上不论富国贫国,都有受过美国大学、研究所、研究机构训练的知识分子,位居政、经、学、商和军界要津。美国制的武器、弹药、制服、军事编制,作为美国对各该国的军事控制和影响力的明显象征,遍布全球。美国的政治贷款、经济压力、国际特工,控制着好几个民族和国家。

以美国为母国的国际性企业,垄断和支配着全世界的资源、市场、政治和外交、军事。美国的“工业、军事”复合体对于世界上反对美国经济、外交利益的国家,施行残酷的镇压。美国的国务院、五角大厦、跨国企业、新闻处、中央情报局、军事顾问团和学术基金会,所执行的环球策略,基本上与旧式殖民主义政策性格相同,但范围极大、内容极精巧,即所谓的新式殖民主义。美国的新闻社、电影、电视、全球性企业公告和遍布各国的美国新闻处,对全世界进行思想和文化的美国化工作,制造美国和世界体系的优美形象,相对地消灭、破坏其他民族悠久、优美、深厚的传统文化……代替了过去的“白人的负担”论、“文明的使命”论等,今日美国以“大国的责任”和“自由”、“民主”的“信念”,向全世界进行不知餍足的政治上,军事上、文化上、经济上之扩张。以无数原料国的贫穷、文盲、疾病、政治不安和内战为价,美国支配全球各地的资源,以维持美国的富强。美国也以颠覆、暗杀、镇压为手段,支持许多第三世界的军事独裁政权,以维护美国的外交、经济的利益。美国不惜支持她的傀儡政权,对各国要求民主和自由的政治运动、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之血腥的镇压,来保障美国在各国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利益。

在人类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一样,深远、广泛地影响着世界上每一个人民、民族和国家。在有些国家中,美国的政治、外交、军事政策,简直和自己的近现代史分不开。而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战后美国和台湾的关系

 

日本战败以后,美国军方为了接运来台接收的国军和遣返在台日本侨民和军队,美国海军舰队进驻高雄港。当时,由于台湾当局对美国海军的骄横作风有所不满,不予合作,美国竟派遣数千名陆战队非法登陆台湾沿岸要地,完成遣送日本侨民的任务。

为让台湾作为美国空军不可或缺的中继站,战后,美国迅速修复了台北、新竹、台南等地的军用机场,并在林口和松山建立航管雷达站,进驻美国第十三航空队。早在国共战争在大陆结束之前,台湾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了。

美军在战后的对台任务,是在台湾建设美国在台湾的政治和经济的支配。当时驻台“陆军顾问团”在台湾当局的排拒下解散,另行组成美陆军“驻台办公室”。美国的台北领事馆成立后,这些军人转隶这领事馆的武官处,继续活动。在同一时期,美国驻台军事和情报单位,并完成对台湾地理、水文、人文、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调查。

在国民党于大陆节节失利的情况下,美国原先支持“国府”剿灭中共的政策开始转变。一九四九年,《中美关系白皮书》发表,正式宣告放弃“国民政府”,并且企图以遗弃“国府”为代价,向中共示好,以利继续维持美国在“革命”后中国的利益。一九五〇年,杜鲁门总统宣布承认中国对台湾的宗主权;美国不图占有台湾或在台湾建立基地,享有特权;美国不图在台另建亲美独立政权,并不再为“国府”提供军援,最后宣称美国不介入中国内战。至此,美国全面、彻底地遗弃了“国府”,暗地里准备向中共伸出“友谊”之手。

一九五〇年六月,韩战爆发,把东西冷战带向一个高峰。美国以缩小韩战的战争面为言,宣告“台湾海峡的中立化”政策,一方面制止“国府”反攻大陆,一方面以美国海空军力进驻台湾,吓阻中共对台进攻。十月,中共挥军渡鸭绿江与美军对阵,美国开始改变对“国府”的遗弃政策,恢复了有规模、有组织、有计划的军事援助,以增强“国府”三军和培植亲美政权,使台湾成为美国全球战略利益的组成部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