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买办资产阶级和鬼影子知识分子

陈映真 2017-02-22 浏览:
大国设备完善的教育机构和研究发展单位,每年吸引了大批第三世界知识分子前往各大国受教育、研究和训练.其结果是最大规模高效率的洗脑工作,对第三世界知识分子,进行向着文化、科技\"中心\"改造的运动.

【摘要:跨国公司为了在全世界推销产品,它的行销计划,也是以多国为范围的。在整个行销过程中,跨国企业以雄大的财力和人力,对第三世界市场国文化进行依乎行销目标所必要的利用、改造、解体的工作。现代大众传播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国际性行销管理如虎添翼,透过各种行销传播,达成塑造新的文化价值观念”,改造传统的“文化价值观念”,以利商品的倾销。结果,许许多多欲望解放主义、享受主义、消费主义破坏和取代了许多古老亚非拉各民族传统的“文化价值观念”——例如与天、与自然相和谐,欲望的适当节制,知足知限的哲学与伦理——以利创造和操纵人类超乎自然的需要和欲望,达到商品的国际范围中的推销目的。通过成本很高的各种大众传播形式,例如电影电视节目、广告影片、报纸和杂志,大国的“文化价值”在广泛的第三世界中所向披靡。种族偏见(例如美国西部片中的印第安人,外国电影中的中国人),殖民主义,白人种族中心主义,对商品的夸大过的饥饿,从美国、西欧的观点和偏见去报道和解释时事新闻……都通过西方强大的大众传播打入第三世界人民的心灵中。大国设备完善的教育机构和研究发展单位,每年吸引了大批第三世界知识分子前往各大国受教育、研究和训练。其结果是最大规模高效率的洗脑工作,对第三世界知识分子,进行向着文化、科技中心”改造的运动。人才外流、在第三世界内部培养了一大批和大国的国际资产阶级有共同语言和利益的买办知识分子,或如法兰兹·范农所称的“鬼影子知识分子”(phantom intellectuals),不但向他们的国人大肆转贩新殖民主义的文化价值观念”——例如发展理论、现代化理论、依赖理论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不可反抗论——还协同外国支配者对自己祖国进行剥削,为巩固本国军事独裁政治拿主意、出点子

陈映真:买办资产阶级和鬼影子知识分子

近来拜读渔父的大作《愤怒的云》,敬服之余,自然也犹不至于打破想来对自己的诫命。只是和许多明眼之人一样,觉得渔父的大文,谈文学其实是假的,其实只是个幌子;谈有关第三世界发展理论,才是真的,才是他“用心急切”的本意。因此,在绝不出击渔父对我文学作品的批评这个原则下,单就第三世界发展的理论提出几个和渔父颇不相同的意见。

渔父的大作中,贯穿着一份出奇的焦虑。这溢乎言表的焦虑之请,使他迫不及待地把小说集《云》中的几篇小说,判定是“显而易见”地为所谓“依赖理论”账目的小说。其实,倘若渔父不那么“用心急切”,他应断乎不至于留下这于他为绝无必要的破绽的。

在《万商帝君》中,我比较用心地写了一个跨国性企业。以它全球性的行销管理活动,如何对地主国的价值和思想进行深刻的改造运动。在现代传播技术和国际范围的管理技术下,即使土著企业的行销活动,对人的行为、思想和价值的强大影响,是生动活泼的台湾生活里每天的真实。我只是因着自己曾经在台湾的跨国企业中负责过中级管理者的工作,参加过几次亚洲级的管理训练会议之体验,更加深刻地注意到,以整个地球为企业管理的基盘的国际性企业,其行销管理对于全球土著文化之令人震惊的改造力量罢了。

批评跨国企业的行销活动,对落后国家文化的解体和改造,只是“依赖理论”中对跨国企业活动之批判的一小部分,更何况由于跨国企业的行为越来越引起世界经济学家和政治学、社会学者的注意,各从各自不同的专业角度研究跨国企业者越来越多。有人搞跨国企业与全球化生态、污染的问题;有人搞跨国企业中个人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关系问题;有人搞跨国企业行为与各民族国家的国家利益间的关系,等等。然而,据我所知,“依赖理论”中对跨国企业的批判,似乎更着重在跨国企业倚仗其本身雄大无伦的资本力和超强母国的政治力,对落后地主国购买和施加政治力和军事力,从而以落后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不足”为代价,稳固和扩大企业的超额利润。TTT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共同颠覆智利阿连德政府,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据此以观,即使是拙作《万商帝君》,又和渔父所急于扑灭的“依赖理论”之间,殊无形式内容上的关联了。因此,不能不说,渔父在一开场,就犯了议论所忌的“无的放矢”之过吧。

陈映真:买办资产阶级和鬼影子知识分子

从历史的展开去理解依赖的形成

接着,我想检讨一下渔父对于依赖理论的理解,以及基于这理解所做的反论。

首先,渔父似乎错误地把依赖理论中的“依赖”,看成是静止的和外加的东西。渔父开明宗义地说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