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周绍东 2017-02-17 浏览:
技术推动和市场拉动是产业升级两条传统路径,通过分工深化和广化将两者联系起来,可以形成内生互动的升级动力,并形成\"产品价值节点—产品价值片段—行业价值链条—产业价值网络—国家价值空间\"的升级路径.

 

(二) 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升级的四个阶段

 

升级的第一阶段是从单个的价值节点升级到产品价值片段。1、以面向国内需求的产品价值链作为升级起点(产品价值链1),在这条价值链上,研发设计、加工制造和营销品牌是三个典型的价值“节点”。2、从产品价值链1的加工制造节点做起,通过分析国内需求特点,开展有针对性的产品创新和工艺创新(图1步骤A)。3、通过创新活动,深化产品内分工,拓展产品间分工,广化产业间分工,以此实现市场规模扩张(图1步骤B)。4、在更大的市场容量基础上深化产品内部分工,提高加工制造规模,增加产品附加值,从而实现向更高层面的产品价值链2升级(图1步骤C)。5、在产品价值链2上重复以上步骤(图1步骤D和步骤E),从而实现产品价值链的螺旋式上升。我们将在这一过程中形成的A-B-C-D-E路径称之为产品价值片段。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图1 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升级的第一阶段

 

产品价值片段升级的方向是行业价值链条,行业是产品的组合,产品从价值节点向价值片段升级,将同时带动行业价值链条的升级。如图2所示,当行业价值链上下游产品均实现升级时,产品1、产品2、产品3的升级节点就组成了行业价值链条的升级路径,也即P11-P21-P31升级到P12-P22-P32再升级到P13-P23-P33。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图2 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升级的第二阶段

 

行业价值链条的升级方式是编织产业价值网络。新的产业升级路径不仅是单个行业自主构建行业价值链的过程,同时也是形成企业集群的过程;不仅是形成单个独特的技术路线的过程,同时也是形成立体的技术簇群的过程。在研发设计节点上,既有专业从事原始创新和核心技术研发的企业,同时也有从事模仿创新、集成创新的企业(如图3虚线a所示)。在加工制造节点上,既有从事产品深加工和核心部件制造的企业,同时也存在仅从事初加工和简单包装、组装的企业(如图3虚线b);在营销节点上,既有从事一般性批发零售的终端企业,同时也有专业从事品牌运作、渠道整合的高端商业体(如图3虚线c所示)。这些企业集群与不同层次的行业价值链一起,形成了纵横交错的网状结构,这就成为产业价值网络的雏形。在这一阶段,分工作为技术和市场中介环节的作用体现得更为明显,企业在特定价值节点上的分工,将技术的层次性与市场的多元化结合起来,从而将行业价值链条升级成为产业价值网络。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图3 行业价值链条编织产业价值网络

 

当行业价值链条中各产品均实现纵向和横向升级从而编制价值网络时,一张更为庞大、系统的产业价值网络将被编制出来(如图4所示)。与行业不同,这里的产业概念不仅涵盖了企业之间的投入—产出关系(纵向分工),同时还包括同一价值节点上不同能力水平企业之间的分工(横向分工)。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图4 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升级的第三阶段

 

网络升级的方向是形成价值空间,这种价值空间,是指由不同产业有机构成的价值总体。如电力的国家价值空间,不仅包括传统的火电,还包括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核电等新能源电力。将分工广化、分工深化、区域分工广化与深化等纳入本土企业的升级路径中,就不难发现,由分工联系起来的技术创新和市场需求,不再仅仅是平面上对接,而是实现了立体的全方面对接。也就是说,以分工作为中介环节的升级动力,能够推动本土企业实现由平推式发展向立体式发展的跃升,从而将产业价值网络进一步提升为国家价值空间。

图5表示两个具有投入—产出关系的产业Ⅰ和产业Ⅱ内部的企业升级路径。产业Ⅰ中,基于分工深化的企业升级路径表现为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产业Ⅱ中,基于分工深化的企业升级路径表现为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但这种升级行为由价值链条上的各个节点共同催动时,便成为一种价值链条的整体升级,也即产业Ⅰ中的链条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向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再向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升级。

 

基于分工广化的企业升级路径表现为:原本仅有的产业价值网络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拓展成为产业Ⅱ,从而形成两张产业价值网络,表现为图中网络的横向拓展。尽管新产生的产业附加值并不一定比原有的产业高,但综合来看,基于分工广化和深化的升级路径中表现为面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升级为面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这不仅表现为产业价值空间数量容积的扩大,也表现为产业价值空间质上的提升,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将这一升级阶段称之为由产业价值网络向国家价值空间的升级。

 

 

基于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研究

 

图5 技术和市场内生互动升级的第四阶段

 

(三) 结论

 

构建自主的国家价值空间,实现与全球价值网络的全面对接,并以此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型,是本土企业面临的重大历史责任和现实命题。单纯依靠国内市场或自主技术的产品价值链附加值较为有限,因此,在本土企业升级的初始阶段,其附加值水平距离全球价值网络还较远,这决定了本土企业的升级活动是一个循序渐进、逐层升级的过程。本土企业应通过持续不断地技术突破和品牌提升,利用分工深化和广化实现技术创新推力和市场扩张拉力的良性互动,沿着“产品价值节点—产品价值片段—行业价值链条—产业价值网络—国家价值空间”的路线,最终实现升级目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绍东
周绍东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经济系主任